第94章 094危机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084字
  • 2022-07-06 09:26:19

血魔的反应看得柯罗颇为惊奇,按他的理解,血魔已经是一族之王了,地位就算不比牛伍高,至少也不会相差太多才对。但现实却是,血魔对牛伍丝毫不敢忤逆的样子。既然如此,自己是不是可以借机报复一下。

柯罗的小心思又开始活泛起来……

“喂牛伍,问你件事,我血液的事情除了你和你边上的那只大蝙蝠,还有其他人知道吗?”柯罗看似不经意的一问,对血魔来说无异于诛心之言。

果不其然,牛伍听到这话,一双大如铜铃的双眼立刻瞪向血魔,一股无形的威压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哼!你知而不报的罪过我便不追究了……不过,记得管好你的嘴,否则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谢圣徒开恩……”血魔说着将身子弯地更低了。

柯罗不屑地撇了撇嘴,本想着双方即便打不起来,起码也能让那大蝙蝠吃点苦头,没想到牛伍竟然这么轻易就放过了对方……

他正挖空心思,看能不能再给血魔下点绊子的时候,余光中看见一道深灰色的身影向自己急冲而来,吓得他一激灵。然而没等他反应过来,围在他身边的那些妖族便像被旋风刮起的落叶,一个不剩的倒飞了出去,双眼反白,不省人事。

“你怎么过来了……”已准备慷慨就义的柯罗,看着如天降神兵般出现在面前的苏亚,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说话的功夫,小蛇青雷已经迅速转移阵地,盘到了柯罗头顶,小嘴死死咬住他的头发,一副打死不挪窝的架势。

“这是青雷要求的。好了,拦着你的人被我赶走了,你自由了。”苏亚声音毫无波动地回道。

“……”

苏亚的话让柯罗感觉,自己完全是热脸贴了对方的冷屁股。enmmmm……这铁皮疙瘩的屁股好像也热不起来……

“这时候还有功夫聊天,简直找死!”跃上房顶急冲而来的牛伍怒喝着,一拳捣向苏亚后心。

“小心身后!!”柯罗大骇道。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苏亚连身子也没回,金属胳膊用人类绝做不到的角度,以肩膀为轴心反关节抬起,就这么反身和牛伍硬对了一拳。

紧接着在一声闷响中伴随着强大的气浪,房顶因为承受不住双方的力量而瞬间坍塌。受到波及就要掉下去的柯罗忽然感觉后领一紧,随后眼前一花,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发现自己坐在了另一幢矮房的房顶上。

柯罗定了定神,看着站在身侧覆手而立的人影焦急道:“彭师!你怎么也来了!果玛她怎么样?”

“果果那孩子没事,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彭宗淡淡道。

“我?我很好啊!别看我这副惨样,我的恢复能力您老又不是不知道,这点伤势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柯罗挤出一个夸张的笑容回道。

彭宗并未回话,也不知是信以为真,还是不想拆穿柯罗,目光紧紧盯着场上。

牛伍丝毫没给苏亚喘息的机会,一拳接着一拳砸去,轰隆声不绝于耳,简直就是一台打桩机。

整整十秒钟后,巨大的声响和大地的震颤才停了下来,坍塌的房屋废墟之中,烟尘弥漫。

忽然一个巨大的身影从烟尘中一跃而出,跳到了另一侧的房檐上,狠狠的打了几个响鼻。这么大的烟尘对本就肺活量巨大的牛伍来说简直是灾难。

“该死,苏亚不会被他给拆了吧……”柯罗双拳紧握,咬牙切齿道。

话音未落,他头上的小蛇青雷就用尾巴有节奏地轻轻拍了几下,这是一条电码信息,而翻译过来就是“安心”的意识……

很快烟尘被风吹散,苏亚如钉子般半截身子都陷入了地面,此刻他正费力的将腿从地里拔出来。接着,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除了深灰色的袍子有些破损外,不知什么材料做成的金属机体依旧光洁如新,竟是连划痕都看不到分毫……

“你是什么人……”牛伍双目圆睁,瞪着从废墟中走出来的苏亚问道。

苏亚脑袋一歪,片刻后回道:“机器人。”

这回答差点让柯罗笑出声。

牛伍当然看出了苏亚是个机器人,但他是在问背后的操纵者是谁,也就是苏亚的主人是谁。可好巧不巧,偏偏碰上了一个有自主意识的机器人,人家压根就没有主人,这通对话自然是鸡同鸭讲。

“敢耍我!”

牛伍勃然大怒,小山般的身躯再次冲向苏亚,双方立刻站作一团。虽然苏亚能做的只是被动防守,不过他那开挂级别的结实身躯,再加上不输牛伍,甚至还隐隐略胜一筹的怪力,已经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制造苏亚的人,来头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彭宗这话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柯罗听的。

突然,一道寒光直取彭宗后颈。彭宗似是早有预料,握着的红云刀反手往背后一架,用刀鞘挡住了这一击。

柯罗察觉到动静骇然回身,只见血魔覆手而立,阴婺的双眸满是贪婪。

“两个血魔!!”

要知道柯罗可是一直留意着血魔的动向,明明那边还站着一个血魔,这个血魔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那边剩下的只是一副披风的空架子。”似乎为了验证彭宗所言,前一秒还挺立在那的身影,立刻软塌了下去,果然里面空空如也。

“吱嘿嘿嘿……你这人类小娃娃还有点能耐,先让本王的战士们和你玩玩。”血魔说着向后退入蜂拥而上的蝠族战士中。

面对如此多的敌人彭宗气质瞬间一变,“待在原地别动……”言辞中透着股说不出的傲然。

然而说完后,却迟迟不见彭宗有进一步的动作,甚至还把眼睛闭上了……眼看那些蝠族战士就要扑到脸上,实在按耐不住的柯罗正准备出手,突然,彭宗动了。

只见他闲庭信步般绕着柯罗走了一圈,未出鞘的红云刀或劈、或刺、或撩、或扫,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让人赏心悦目。而那些蝠族战士,就如同下饺子,扑通扑通,一个接一个的栽倒在地,两眼翻白,全然没了反应,也不知是死是活。

剩下的蝠族战士一时间被吓得畏缩不前。

柯罗心说:“你们这些大蝙蝠也有害怕的时候……”嘴上则连忙问道:“彭师您这是什么刀法……太厉害了……”

“老夫刚才的招式不在刀,而在心,其有一个古老的名字……心流……”彭宗答道。

“心……心流?”柯罗两眼放光,这个象极了某种绝世武功的名字立刻勾起了他的兴趣,“彭师教我吧!”

“心流无法教导,只能你自己体悟,记住这句口诀,‘未来不迎,当下不杂,过往不恋,无欲无为,物我两忘’”

“啊???”柯罗听得一头雾水,这意思是让我啥都不在乎,做个快乐的傻子就能领悟心流了?

柯罗正欲再问,一个身披战甲的蝠族突然飞身而下,一把提起倒在地上的某个蝠族战士,上去“啪啪”就是两巴掌,后者在疼痛的刺激下竟悠悠醒转过来,只是脸颊青肿再配上溢血的嘴角,显得有些凄惨。

“装神弄鬼……”那披甲战士说着将提着的蝠族甩向一旁,撞入了另几名蝠族战士的怀中,“我火蝠会让你们知道,与妖族作对的下场……再有畏缩不前者,军法处置!”

此时,距离柯罗等人所在地几条街外的小巷中,浑身灰头土脸的扁双童双手握手一柄手术刀,正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背后是一条死胡同……

“嘿哈哈……人类,为什么不乖乖让我杀掉呢……这么辛苦逃命,最后的结果不还是死路一条?”一个倒三角脑袋的蝠族咧着大嘴,一口泛着森白光泽的尖牙让人心悸胆寒。

另外两个跟在其后的蝠族哈哈大笑,戏谑之情溢于言表。

起初,左三与左十二还能护他周全,但随着围上来的妖族越来越多,左三二人已经自顾不暇,局势很快变成了各自为战。而被吓坏的扁双童慌不择路,很不幸的和左三他们走散了。

谁也没想到城内的妖族竟变得如此疯狂。

怎么办……怎么办……我还不想死啊!早知道,说什么也不会答应那两个家伙的提议……扁双童悔之莫及。

“站……站住,你要再过来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他这毫无气势的话,连虚张声势都做不到。

“不客气?哈哈哈哈哈……你这人类猪猡是想笑死我们吗?嘿哈哈哈……”三个蝠族笑得几乎直不起腰。

扁双童面孔涨得通红,羞愤难当的他一咬牙,握着手术刀,直直冲向当先的那蝠族。后者轻巧一侧身,伸腿一绊,扁双童便飞扑而出,摔了一个标准的狗吃屎。唯一的武器,手术刀也甩出老远。

他显然是有些摔懵了,挣扎好几次都没站起来。

那蝠族上前一把掐住扁双童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他脸上血水混合着汗珠与尘土蜿蜒而下,将胸前的衣襟染红了一大片。

“啧啧啧,摔得真惨啊……不过,你马上就可以解脱了……”那蝠族说着,掐住扁双童脖颈的手渐渐加大了力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