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激战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158字
  • 2022-07-01 09:11:51

柯罗等人通过地道进入蝠王城的那间小屋内,扁双童与苏亚正焦急的等待着。当然,焦急的主要是扁双童,至于苏亚,他还领会不到焦急这种情绪。

忽然紧闭的房门被推了开来,彭宗和旅爪鱼贯而入。

“彭师您可回来了,您看到老大了吗?”扁双童率先开口问道。

“老大?噢,你是说柯罗吧,他还没回来?”彭宗向屋内扫视一圈奇道。

“坏了,老大该不会单枪匹马找人去了吧!我真不该着急把那条信息发给他的……”扁双童满脸懊恼,接着一把将苏亚从地上拽起冲着彭宗急道:“彭师我们也快去吧,老大根本不知道具体位置,这样乱转被妖族发现就遭了!”

“慢着,你是通过铭纹确定果果的位置的吧……现在还能收到信号吗?”彭宗拦下扁双童道。

“能!当然能!彭师您放心,我一直盯着呢!”扁双童点头如捣蒜。

“不对……这信号来得太蹊跷了,里面恐怕有诈……”彭宗眉头紧锁道。

“是不太对劲。有个情况你们还不知道,前不久,我的眼线彻底失去了小姐的行踪,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之前一直搜不到的铭纹信号却突然出现了……”旅爪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不过众人都清楚,果玛现在极有可能已经身陷囹圄,而这个信号八成就是敌人放出的诱饵。

“这样,你们都在这等着,容老夫先去一探究竟。”彭宗说着就要扭头出门。

“不行!城内地形你不熟悉,还是我去吧!更何况你一个人类,在城内随意走动,很容易引起守卫怀疑……”旅爪反对道。

彭宗清楚旅爪说的是事实,思索片刻后点头道:“那好,你速去速回。”

…………

蝠王寝宫内,柯罗与血魔的战斗已进入白热化。早已过了*超频*一分钟极限的柯罗,正在勉力支撑着,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就像要沸腾了一样,全身皮肤都浮现出一种妖艳的殷红色。如果现在有人测量他的体温,一定会震惊地发现他的体温已高达近50度!

突然,血魔在和柯罗硬拼一拳后向后暴退至墙边,一股血箭不可遏制的从口中喷射而出。柯罗见此机会正要乘胜追击,但才冲出几步便感觉胸口一阵剧痛,眼鼻中道道血水蜿蜒而下,紧接着从全身的毛孔中喷出大片血雾。

如遭雷击的柯罗顿时萎顿跪倒在地,那浑身鲜血淋漓的凄惨模样,仿佛随时都会挂掉。

当然表面上的伤势虽然看上去严重,但在他那非人的恢复能力面前,哪怕放着不管,也要不了多久就能基本痊愈。真正麻烦的是内伤,也就是内脏的损伤。他现在只觉得胸腹内好似在用火煅烧一般灼痛,心脏更是像要被挤碎似的绞痛异常。他强忍剧痛尝试着想要站起来,但因为心脏禁脔造成的脑部供血不足险些让他晕厥过去,吓得他连忙保持原状,不敢乱动了。

“啧啧,真是浪费啊……”血魔咳出两口血沫,看着飘散在空气中的血雾满脸可惜,接着又诱惑道:“这样斗得两败俱伤又是何苦呢?只要你现在答应,我的条件不变!这么样,再考虑一下?”那贪婪的神情看得柯罗直起鸡皮疙瘩。

柯罗缓缓吸一口气,尽量显得语气平缓道:“我的条件也一样,你放了果玛,我定期给你提供血液,其他条件免谈。”

血魔倒也没有显出失望,只是悠悠一叹道:“不识好歹的小子……既然这样,就让你见识一下你和我的差距!”说完猛地冲向柯罗。

似乎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血魔,速度比之前明显慢了不止一个档次。柯罗正想嘲讽两句,忽地对方竟从自己眼前消失了!

就当柯罗愣神的刹那,一只泛着寒光的利爪已经在他的后背上开了一道血口。等他回过神来,就见血魔正站在不远处,对着一只不知从哪掏出的玻璃试管似的容器,将指尖沾染的几滴鲜血小心地滴入管内并封存起来。

怎么可能!他不是也到极限了吗?柯罗突然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似乎知道柯罗在想什么的血魔邪魅一笑,“别急,这只是开始!”

接下来,柯罗如同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随着身上的伤口不停增加,血魔手中那支小玻璃罐中的血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而内伤未愈的柯罗唯一能做出的像样反击,大概就是偶尔弹出几道颇具威慑性的电弧。若非如此,他恐怕已经被血魔彻底拿下了。

不过遍体鳞伤的柯罗也不是全无收获。他一边等待伤势恢复,一边默默观察血魔的招式,发现对方并非一直保持高速运动,而是只有在接近自己或躲开电弧的瞬间才突然提速。

这一点在先前的对战中也有体现。当时血魔那忽快忽慢的速度让他极其别扭不说,还造成了自己不少误判,险些被擒。不过现在冷静下来一想,血魔之所以能比自己坚持的更久,并非他的硬实力真有多强,而是他真正做到了收放自如。

举个例子来说。假设柯罗和血魔开启*超敏态的极限时间都是一分钟,柯罗只会傻傻的开启,然后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再退出,而血魔则只在关键时刻才用*超敏态来进攻或规避伤害。此消彼长下,从表面看,血魔就像可以无限制使用*超敏态来加速一般。

彭师当初说的那句“收放自如”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明白了其中门道的柯罗边感受着体内的伤势,边暗自想到。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虽说距离内伤痊愈还差得远,不过心脏终于不再禁脔抽痛,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脖子,也没了晕眩的感觉。

看着故技重施的血魔狞笑着冲向自己,柯罗内心反倒有些兴奋,他知道自己反击的机会来了!

就在血魔接近自己的刹那,柯罗双手十指一触即分,拉出五道拇指粗细的紫色电弧,迅速甩向前方。这五道电弧的范围之大,和先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全无防备的血魔避无可避,只来得及将双臂交叉于身前,便一头撞上了电弧。

在一声炸响中,血魔被弹出五六米远才踉跄着站稳,下垂的双臂直至手肘都焦黑一片,还传出阵阵刺鼻的焦糊味儿。而柯罗也并不好受,一次性放出如此强大的电流,使得他的指尖皮肉已经基本碳化,双手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被电流损伤了神经系统,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你找死!”

血魔被这一击打出了真火,阴婺的眸子瞬间变得赤红。只见他抬起双臂,猛地一口咬下去,在让人头皮发麻的“咔嚓”脆响中,酥脆的外皮以及里面的血肉被一同咬掉并吞入腹中。

这像极了啃食鸡爪的场面,看得柯罗胃中翻滚不休,强忍着才没吐出来。而紧接着,被血魔自己啃得几乎只剩一副骨架的双臂,正在快速长出新的血肉与皮肤。那恢复速度简直比自己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MD……怪物……”之前血魔接上断臂的时候,由于柯罗还处于昏迷当中,这次亲眼所见,立刻被这匪夷所思的再生速度吓了一跳。

“怪物?叽嘿嘿嘿……我就当作这是你对我的褒奖吧,而且你似乎也没资格说我!”

血魔说完抬起那只率先恢复的左爪,一把抓碎寝宫墙面,从里面扯出一节拇指粗细五六米长的电线。接着使劲一拽,随着啪一声脆响,电线的两头应声而断的同时还蹦出些许电火花。之后血魔将去了漆皮的裸露铜线的一头缠绕在一只利爪上再次发起攻击。

不明白血魔要用铜线干什么的柯罗眉头微皱,试探着甩出一道电弧,只见那道电弧与血魔迎来的利爪相遇,接着立刻便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无踪。

“怎么可能!!”这结果惊得柯罗瞪大了双眼,脑子煞那间一片空白。

“现在我看你还有什么招数!哈哈哈哈哈……”感觉胜券在握的血魔状若疯魔癫狂大笑道。

另一边柯罗冷静下来后,立刻注意到了血魔手中的铜线,除了抓在手中的一头,另一头则随意地拖在地上。刚才因为只顾着注意对方手上的动作,而忽略了这个细节。现在他瞬间明白,刚才自己发出的电流之所以会消失,正是被这拖在地上的长长铜线给导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明白了其中原理的柯罗虽然还没想到什么好方法应对,不过内心的恐惧感倒是一下减轻了大半,正所谓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笑够了的血魔围着柯罗左看右看,已经完全将柯罗视为了囊中之物的他戏谑道:“不用挣扎了,你没有胜算的……”

“嘿嘿……是吗……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柯罗话音未落,便一拳轰了上去,早有防备的血魔抬起缠绕着铜线的左爪轻松化解。不过柯罗并未就此停手,而是一拳快过一拳,如雨点般的拳影与电光瞬间笼罩了血魔全身。

就在拳影即将打中的前一刻,血魔却如同瞬移般出现在了柯罗身后,“你先睡会吧……”说着朝他的后颈一掌批下。这掌若是批实了,以柯罗的身体强度也必定被打晕过去。

这时最初血魔偷袭时的一幕再次出现,一道湛蓝色的电弧从柯罗后颈弹出,直奔血魔面门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