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对峙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067字
  • 2022-06-30 09:20:46

直到此刻,柯罗才注意到,这间号称血魔寝宫的地方,到处充满了宗教色彩的内饰。四周窗户并不少,然而都被厚实的帘子遮得严严实实,简直称得上暗无天日。更绝的是,根本看不到床……

对对方生活品味无语的柯罗暗自撇了撇嘴。到了这一步,他反倒不着急了,干脆盘腿席地而坐,闭目养神起来。

不知多了多久,或许是五六分钟,又或许更久一点?之前苦修近一个月都没有寸进的内观瓶颈,竟在这时突然间有了突破!由此带来的最直接的好处,自然是他对自身放电控制能力的水涨船高。

回味着刚突破瓶颈的余韵,“每临大事有静气”这样一句话没来由的蹦进了他的脑海。接着他自嘲一笑“我这也算临时抱佛脚了吧……”

突然,柯罗感觉一股劲风袭向自己的脖颈,他根本没来得及思考,完全是下意识的从脖颈处弹出一道电弧。紧接着,清脆的噼啪炸响中伴随着一声尖锐嘶鸣,一道残影和柯罗错身而过,又消失在了周围的阴影中。

柯罗摸了摸因为电流而有些灼烧刺痛的脖子,心中后怕的同时又有些小窃喜。要知道,像刚才那样精准的电流控制力,在此之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而刚才自己却凭着本能做到了!虽然有不少运气成分,但有句话怎么说的?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尽管内心还后怕不已,不过表面上却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血魔别躲了,我知道是你!”

柯罗只是随口一诈,事实上他压根不知道刚才一晃而过的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

伴随着阴森的冷笑,全身被黑布笼罩的人影从阴暗处走了出来,正是血魔。

此时,他眼角处一道长长的暗红色血印,在苍白面色的映衬下,反而显出几分妖娆。

“你特意挑选在这里会面,是想表达什么吗?”血魔意有所指,那眼神仿佛在打量一件自己的所有物。

柯罗先是一愣,随后就明白了对方在指什么,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放屁!这只是个意外!”

“嘿哈哈哈……我真是越来越中意你了……”血魔大笑道。

被三两句话带偏了节奏的柯罗暗骂了句“死变态”,接着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朗声道:“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哦?你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血魔饶有兴致道。

“你无非是想要我的血吧……放了果玛,我可以答应给你一管我的血!”柯罗说道。

“果玛?啊~就是那个小杂种吧……”血魔恍然,同时立刻猜到对方误会了什么,一脸为难道:“这恐怕不行啊,你知道的,为了坐上这个王位,我可是杀了她的父亲。区区一管血,就想让我放了一个随时会来杀我的家伙?”

“那你想要多少……”柯罗咬牙道。

“啧啧啧,看看你这一身廉价的衣物,年纪轻轻就要讨生活不容易吧?”血魔顾左右而言他,接着话锋一转,“不如今后你就留在我身边,我保证你会拥有你想象不到的荣华富贵,而你只需要定期付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血就可以。只要你答应了,我立刻就可以放人!”

“留在你身边就免了吧……我可以答应定期给你一点血,反正你真正需要的也只有这个。”被对方看得浑身发毛的柯罗恶寒道。

“不不不,你必须留在我身边!否则,万一你反悔了不来,我岂不是亏大了?”血魔摇头反驳道。

就在柯罗想着要不要跟他虚与委蛇一下,假装答应,先把果玛救下来再说。突然,他右手的铭纹又开始连续震颤起来。消息是扁双童发来的,内容为“扁双童:否,是,否”

这条消息来的可以说相当及时。

心中有了底的柯罗定了定神,故意板起脸道:“不行,你的要求太过分了,交易取消!”

即便柯罗脸上的喜色转瞬即逝,不过还是被老奸巨猾的血魔看出了端倪,再加上这180度的态度转变立刻让他起了疑心。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柯罗就是用妖族最熟悉的铭纹使用方法,在他眼皮子底下搞起了小动作。

“这人类小子难道刚才收到了什么消息……”血魔思索着,随后嗤笑道:“交易取不取消都随你,只不过,你觉得你还走得了吗?”

“你拦不住我!”柯罗笃定道。

“叽哈哈哈哈……我该说你自信好呢还是无知好呢?你知道这神殿内有多少我蝠族的勇士吗?甚至整座蝠王城的民众,只要本王一声令下,他们都会成为合格的战士!”血魔讥讽道。

见柯罗沉默了,满以为将他唬住的血魔正要趁热打铁,就听对方突然开口道:“牛伍来了吧?据说他也在找我,你把声势搞大了,就不怕他过来横插一脚?”

“你果然也得到消息了……”血魔的脸瞬间阴沉下来,紧接着表情一变,又展颜笑道:“不过,你想拿他当挡箭牌可就大错特错了。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来蝠王城?事实上你的行踪他早就知道了,而且是本王透露给他的!嗯……让本王想想……和你一起的人中,似乎有个挺厉害的小矮子,把他交给那头脑子里都是肌肉的蠢牛再合适不过了……”

看着柯罗震惊的表情,血魔满意道:“怎么样,决定了吗?要是再拖久一点,我可不敢保证你的那些朋友还能活蹦乱跳哦。”

柯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大脑飞速旋转着。他很清楚血魔说的八成是实话,但现在的关键是对方隐藏了多少……如果按血魔所说,牛伍来这儿的目的同样是为了自己,那他为什么没和血魔一起来?这样自己被两大高手围住,岂不是真的插翅难飞?这么大的破绽,血魔不可能看不到。除非……血魔根本就没有告诉牛伍,自己在神殿的蝠王寝宫内……

想通了这一点的柯罗镇定了不少,“说了这么多,你恐怕也不是真心和牛伍合作吧,否则他为什么没出现?因为你不想让他知道我的具体位置!”

其实柯罗还是想岔了,血魔和牛伍绝非对等的合作关系,以牛伍的圣徒头衔,血魔这样一个小小的蝠族之王,在明面上只有俯首称臣的份。所以血魔绝不想让牛伍知道自己抓了柯罗,否则那就真的是在为他人做嫁衣了。

血魔笑容一敛道:“哼哼,既然你猜到了,本王也不拐弯抹角,这蝠王寝宫坚固得很,隔音效果也不错,不如我们就把战场划在寝宫内,大家各凭本事,速战速决!”

话音未落,血魔便如一道黑色旋风,猛然袭向柯罗。一直防备着对方的柯罗虽慌不乱,迅速架起手臂当下了血魔的一爪。

“嘁,多日不见,你已经沦落到只会偷袭了吗?”

柯罗说着迅速开启*超频,下一瞬间,双方几乎同时消失在原地,只看到两道残影交错分合,空气中“呯呯啪啪”的闷响声不绝于耳。

此时,距离柯罗预计的一个小时的时限,还有差不多二十分钟……

然而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

之前柯罗隐藏那些被他打晕的家伙们的地方,一个面色蜡黄贼眉鼠眼的蝠族守卫,连裤子都忘了提,愣愣地看着角落里,滑落的遮盖物下,那些昏迷不醒的守卫们被横七竖八摞在一起。

要知道他只是想找个地方解决内急,在发现手上没有合适的物件后,就随手扯了身边一块像是盖杂物的破布当厕纸。谁曾想,竟发现了这么不得了的事情……

另一边,神殿的会客厅内,牛伍紧锁眉头来回踱着步。只是不到十分钟的等待,便让他有些焦躁难耐。忽地,他瞥见窗外视野内的两个守卫一阵骚动,虽然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但他凭直觉觉得,一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本来就没什么耐性的他,这下更等不下去了。

“让你们王来见我!”牛伍推门而出,对着门口的守卫不容置疑道。

“圣徒大人……王上正在准备神纪大典,恐怕抽不开身啊……”守卫一脸为难道。

“是吗?那告诉我他在哪,我亲自过去。”

见自己已经不惜自降身份,这小小的守卫竟然还支支吾吾。

牛伍的脸色阴沉得像要滴出水来,不由冷声道:“怎么?我的话说地不够清楚吗?”

守卫被牛伍那来自上位者的威压吓得冷汗直冒,最后咬牙道:“圣……圣徒大人息怒,实在是在下也不清楚王上去了哪里……”

在牛伍犹如尖刀的眼神下,那守卫的脊背弯的更低了。

发现确实问不出什么,牛伍冷哼一声,甩手向外走去。

“圣徒大人……您这是要去哪……”守卫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道。

“我去哪还要向你请示吗?”牛伍脚步不停,冷冷瞥了对方一眼道。

这话吓得那守卫又是一哆嗦,慌忙连连摆手,一脸谄媚道:“不不不,您误会了……您初到蝠王城,一定还不熟悉,在下只是想为您当个向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