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潜入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101字
  • 2022-06-27 09:16:23

柯罗的进度在狼雀看来连及格都算不上。要知道,连接铭纹这种事情,在妖族,即使六七岁的孩子也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完成。而柯罗,就算刨去给电池充电和修炼的时间,那也至少用了二十个小时以上。

一定是从小生活在人类世界,受到了污浊的人类世界的污染,导致了对神的信仰不虔诚。虽然多花了点时间,好在还是成功了,看来还不算无药可救。狼雀默默思索着,他要是知道对面这个献宝似的向自己炫耀的家伙究竟观想出了一个什么玩意,估计会将这个渎神的罪人血刃当场……

能够连接铭纹后,再来就是具体操作层面的事情了。不过你要认为是像科幻电影中那样,在精神层面构筑了一个酷炫到极点的虚幻场景,然后一顿操作猛如虎,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别说什么虚拟场景,就连想用意识操控查看个账户余额都做不到。

真正的操作方法说来并不复杂,无非是你输入指令,它输出结果。但有句话怎么说的?魔鬼在细节中。

首先想要操作铭纹,就必须记住一大堆长到反人类的指令代码。毕竟铭纹可看不懂任何一种自然语言。当然光记住还不够,还需要传达给铭纹。而实现这一点的就是利用铭纹附近肌肉的收缩,来形成铭纹能够识别的,或长或短的神经电信号。最后的输出结果自不必说,当然也是相同原理的神经电信号……

作为受过良好教育的现代大学生,柯罗立刻意识到,这不就是由0和1组成的最原始的机器语言吗?!!等于原本应该是机器做的,自然语言与机器语言之间的转译工作,完全由人脑来完成!他突然有种一夜退回原始社会的感觉。就连小胖子在知道这一点后,也彻底熄了偷师的心思。

时间在吉普车的飞驰,与柯罗痛苦的背诵中流逝着……

基本如彭宗所料,众人在出发的第四日,也就是柯罗观想出“金钱之神”当天的黄昏时分。透过夕阳,远处地平线上,影影绰绰的蝠王城终于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接下来众人降低了车速,缓缓向目标驶去。

最终一行人将吉普停在了距离城池四五公里远的土丘旁。

“今晚我们就在这休息一夜,养足精神,明日一早行动。”彭宗轻巧跃下车顶道。

“为什么要等明天,不是应该趁黑悄悄潜进去吗?”想尽早找到果玛的柯罗焦急道。

“嘿嘿,那些大蝙蝠基本都是夜猫子,晚上正是他们最精神的时候,你想被抓个正着尽管去,老子可不奉陪。”狼雀嗤道。

“还有这么一说吗……”小胖子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

“什么是夜猫子?”苏亚和不合时宜地问道,这时候自然没人搭理他。

被呛了一下的柯罗虽然心里清楚对方说的很可能是真的,但嘴上却不愿服输,正要反驳,就听彭宗道:“狼雀说的不错,老夫知道你担心果果,但这么多天都等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总算还有个明白事理的。”狼雀笑着率先下车,在土丘旁,找了块舒适的地方躺下翘起二郎腿,嘴里还叼着一根草杆悠哉道:“啊,那么各位晚安。”

“睡死你……”柯罗小声嘟囔着。

这么一打岔,柯罗也熄了斗嘴的心思,正要找个地方完成今天的修炼,狼雀那讨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小子,别忘了练习铭纹的使用。”

“……好~是~”柯罗回答地有气无力。

之后果然如狼雀所说,一整夜蝠王城都灯火通明,即使隔着四五公里也能感受到城内的热闹。

翌日,随着朝阳升起,城内的狂欢似乎已经接近尾声。

这边收拾完毕的众人整装待发,除了还在呼呼大睡的狼雀……

“不叫醒他没关系吗……”小胖子凑到柯罗身边问道。

“不用管他,反正那家伙也不和我们一起行动。”柯罗撇撇嘴,接着望向彭宗道:“彭师我们可以出发了吧?”

彭宗眯缝着眼看了看已经完全升起的朝阳答非所问道:“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快到了……”

“啊?什么快到了?”柯罗满头问号。

就在这时,刚还睡得呼呼的狼雀突然一下弹做起来,“小心脚下!!”

“脚下?”柯罗与扁双童同时疑惑地低下头,“没东西啊……”

话音未落,两人脚下一轻瞬间下坠,紧接着就双双卡在了一个开口直径在一米左右的圆洞内。

“卧槽有陷阱,我们被发现了?!”柯罗惊道。

“老大救我,我感觉有东西在拽我的腿……”吓坏了的小胖子声音已带上了哭腔。

不等其他人有进一步的反应,洞口边上又是一阵塌陷,一个带着斗篷的尖脑袋钻出来就是一顿破口大骂:“MD晦气,什么玩意把洞口堵住了!”

“鼠族的探子!”狼雀独眼微眯,瞬间一爪抓向那个露头的鼠族。

眼看夹着凌冽风声的一爪就要落在那鼠族头上,一根拐棍却后发先制,挡下了这一爪,吓得那鼠族惊出一身冷汗。

“冷静点,这是自己人!”稳稳架住了狼雀的一爪彭宗开口道。

“没错,我认识你。”就在狼雀疑惑愣神的当口,苏亚自认为及有礼貌地上前伸出右手向那鼠族打起了招呼。

但时机显然不太对,再加上那让人无法接话的问候方式,理所当然的被对方直接无视了。

这时柯罗也终于认出了那鼠族,正是旅爪,于是也连忙阻止道:“误会,误会,他确实是自己人。”

“……嘁,真无聊……”狼雀说着把手一收,便不再搭理众人,扭头走到一旁继续倒头呼呼大睡。

而旅爪之所以出现在这儿,正是彭宗的注意。毕竟来说,即使蝠王城内已经沉寂下来,不似夜晚这么热闹人头攒动,守卫们也大都昏昏欲睡,但想这么光天化日的从几乎没有遮挡的地上接近蝠王城而不被发现,也无异于痴人说梦。是以彭宗联系了旅爪,让他从地下挖了一条直通城内的地道,好巧不巧,地道的开口正是柯罗两人站立的地方,于是便有了刚才一幕。

再说那地道,仅凭旅爪当然没法在一晚上就挖出一条长达四五公里的地道,而被拉出洞口的两人裤腿上挂满的毛茸茸的小家伙,以及地道内黑压压的一大片,正好解释了这一点。

那是多到令人发指的旅鼠。要说这种小家伙,别的能力没有,就是及其能生,这也充分证明了人多……不对……是鼠多力量大……

旅鼠们的任务既然已经完成,再扎堆留在这儿也没什么意义。只见旅爪吹了个拖长了尾音的口哨,那些毛茸茸的黄褐色小家伙们便乌泱泱地涌出地道,很快和入秋后枯黄的草原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跟我来。”旅爪说着率先跃入地道。

“别看了,抓紧时间。”彭宗催促道。

柯罗与扁双童这才从刚才震撼的场面中回过神来,拉上苏亚一一从地道口一跃而下。狼雀瞥了眼最后进入的彭宗在洞口处盖的一层薄薄的草秆不屑一笑,便不再理会继续睡他的回笼觉去了。

一个小时后,蝠王城内的某间宅邸内。青石板铺成的地板下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接着其中一块石板被轻轻推开,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深洞,旅爪从中钻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扁双童几乎是被柯罗从地道内硬生生顶出来的。那逼仄狭窄又长达四五公里的地道对小胖子来说简直如同地狱,浑身泥土的他躺在地上,贪婪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再次回到地上,让他突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等到彭宗也从地道中出来,柯罗便再也忍不住地急匆匆道:“我们这就去找果玛吧!”

“老……老大……能稍微休息一下吗……我感觉我快不行了……”扁双童有气无力道。

“是吗?那我找个地方把你埋了吧。另外,为了防止诈尸,我会把土盖严实的。”

蹲下身子的柯罗,那笑眯眯的表情再配上上面那些话,吓得扁双童立刻不吱声了。

这时彭宗出言劝阻道:“别急,据老夫所知,目前至少还有两股势力盯着果果那孩子的动向,我们暂且不要和果果轻易接触。”

随后旅爪接过话头,“不错,在不清楚这些势力的目的之前贸然行动,很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难不成又要我等?”柯罗急道。

“当然不是。不能和小姐接触,不等于就要被动等待。”旅爪嘿嘿一笑接着道:“根据你们提供的情报以及我派出的眼线的观察,小姐这次很可能就是为了杀血魔而来。恰好两天后就是妖族的神纪日,届时刚当上蝠族之王的血魔一定会公开现身,不出意外的话小姐应该也是选在那时动手,而且我很清楚小姐的性子,不达目的她是绝不会罢休的。即使你们硬将小姐拖走,她也会像上次那样再次不告而别。所以在救走小姐之前,我们需要帮她完成她此行的目的。”

彭宗听出了旅爪话语中的隐意,看着对方微微一笑,“多年不见你也长进了啊,这招一石二鸟的阳谋用得不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