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重磅炸弹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041字
  • 2022-06-18 09:17:30

柯罗闻言一怔,随后拿起手稿翻看起来。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画满了各种表格数据以及专业术语,甚至还谈到了“炁”这种玄之又玄的概念,直看得他云里雾里,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呃……这些东西我也看不太懂,彭师您还是直说了吧……”柯罗将手稿递还了回去,摸着鼻子赧然道。

彭宗并未关注因为没看懂,从而自尊心作祟的柯罗,点点头,接过手稿道:“简短截说,老夫从血魔的血样中,发现了某种古老的本不该表现出来的隐性血脉。换句话说,应该是当初血魔吸食了你的血后,意外完成了血脉二次觉醒……”

“什么?!!”柯罗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他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把我的血给果玛喝了,是不是也能帮她成功觉醒?”。

彭宗倒也没有卖关子,直说道:“目前对血液样本的研究显示,确实有这个可能性,但提升的成功比率应该不会太高。而且血脉觉醒涉及到全身的器官和组织,甚至是基因层面的改变,这个问题就太复杂了,变数太多,在没有做足够多的针对性试验的情况下,贸然用这方法,谁也说不准会出现什么意外……”

没得到确切答案的柯罗略微有点失望。

“不过……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彭宗突然话锋一转。

“什么办法?”本已经不抱多大希望的柯罗闻言,立刻又兴奋起来。

“这就得从一个意外说起了……那次老夫无意中将你的血液样本落在了杀菌室内,等老夫想起来再去取的时候,意外发现了在紫外灯照射下,从你血液中散佚而出的丝丝缕缕状的紫色光雾。最初老夫以为是自己眼花,或者有什么污染物,但之后再三检验,最终确定了这种奇特物质就是从你的血液中散佚出来的……这样的物质老夫闻所未闻,是以老夫从古籍中找了一个可能不算太恰当的称呼‘炁’!”

随着彭宗似是回忆般的述说,柯罗惊讶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都不自知。那种感觉就像在听奇幻故事,不巧的是,偏偏这个故事还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东西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吧……”柯罗想到自己血液中竟然有这种未知的物质,不禁有些后怕道。

彭宗摇了摇头道:“至少目前来说,老夫尚未发现这紫炁有什么坏处,恰恰相反,它很可能还是导致你的血液可以促进生物进化的真正原因所在。因为随着紫炁的散佚,你的血液对其他实验样本的影响作用也在减弱……从这个角度分析,你现在异于常人的体质,极有可能也和这种紫炁有关……所以老夫在想,如果将你血液中的紫炁收集起来,进一步提纯,这样即排除了其他无用成分的干扰,又可以提高‘炁’的浓度,再配以充足营养物质的供给,或许就能大大增加觉醒成功率!”

“太好了!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开始吧!”柯罗突然间和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地撸起胳膊,那架势,恨不得当场割腕放血。

“此事不急在一时,说得直观点,如果想要达到预计的效果,就至少需要相当于一个水缸的血量,即使你恢复能力再强,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抽取出如此多的血。”彭宗缓缓道。

听到一个水缸的血量,柯罗瞬间面皮一僵,讪笑着收回了胳膊。

之后,二人又详谈良久直至深夜……

翌日一早,柯罗继续将熟睡的青雷丢给苏亚照看,自己则在狼雀面前露了个脸,并叮嘱他,只要不伤人,其余随他高兴。而后者也顺便提了让柯罗带酒回来的要求。

交代完这些,觉得没什么遗漏的柯罗,便下山风风火火地朝万象镇方向去了。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让狼雀放开手脚折腾意味着什么。山上那些安逸惯了的动物们,突然碰到一个及其擅长狩猎的妖族,可算是倒了血霉。之后好一段日子,整个山头的动物死的死跑的跑,可谓鸟兽禁绝,犹如鬼蜮,当然,这是后话……

位于茶楼地下,那间由防空洞改成的实验室中。柯罗正坐在一张相当有科幻感的银色躺椅上,躺椅的扶手处延申出两根长长的透明管线,一直连接到前方的一个气体收集装置上。

“那我们这就开始吧。”彭宗脸色一肃道。

随着柯罗一点头,躺椅的两个扶手处各伸出一只小机械臂,接着两一只机械臂缓缓将针管刺入了他手肘处的血管中。

很快暗红色的血液就顺着管线流入了玻容器中,再经由装在容器中的紫外灯一照射,上空立刻升腾起了氤氲紫炁,将四周都映照得紫蒙蒙一片。这些如极光般飘渺闪烁的紫炁实在太美了,看得柯罗如痴如醉,要不是手上还插着针管,他都想上去捞一把。随后这些紫炁在柯罗的注视下,翻滚着涌入了上方的玻璃管道中,但一离开紫外灯光的照射范围,那紫炁便像突然消失了一般,再也看不到丝毫痕迹。

另一边,彭宗则紧紧盯着收集装置上缓缓偏转的压力表,默默点了点头。

在抽取了约莫四多百毫升的血液之后,银色座椅上的小机械臂便拔出针管停止了抽血。又过了五六分钟,直到容器中的血液再也没有丝毫紫炁升腾,彭宗这才关掉紫外灯,将管线从收集装置上拔了下来。

“四百毫升的血中只有一升左右的‘炁’,看来比预计的还要少一点……”彭宗看了看仪表盘道,但紧接着他突然脸色大变,“不对!里面的‘炁’怎么在减少??!”

“不会是罐子漏了吧……”柯罗摸着下巴道。

“现在的东西质量真是越来越差了……你稍微等会儿,老夫去换个罐子。”

彭宗说完从角落又拎出一只收集罐开始倒腾起来。然而换了一只罐子后,‘炁’仍旧在不断减少。眼见这种情况,感觉老脸有些挂不住的彭宗气得差点当场骂娘,声称一定要给这家奸商差评云云。

虽然生气,不过眼下的问题还得解决,不得已只能再换一只罐子。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两人几乎把彭宗买来的七八只收集罐换了个遍,仍无法阻止‘炁’的减少,而且折腾这么久,里面的‘炁’已经所剩无几。

要说一两个罐子有质量问题还说得过去,但每个都漏,这就很不正常了。如果不是罐子的问题,那答案呼之欲出,一定是这神奇的‘炁’有问题!

想通了这点,彭宗二话不说,拎起罐子快步走入杀菌室内,将其往桌上一放,接着闪身出门打开了紫外灯的开关。

随后两人隔着玻璃门看到了让他们惊讶的一幕。只见罐子四周被一层淡淡的紫色光雾包裹着,一时间,将整个桌面都映照得紫蒙蒙一片。而且仔细观察还能发现,罐子外壁的某些地方,溢出的光雾更是成丝丝缕缕状,就好像这罐子是一堵四面漏风的墙。

至此,彭宗也大致明白了,金属罐在铸造过程中难免会有肉眼看不出来的孔洞或缝隙,本来这也没什么,用来承装一般的液体或气体完全够用。但这紫炁则完全不同,它似乎能从极细小的缝隙中钻出来,这是超流体才具有的特性。

之后两人又试了各种瓶瓶罐罐,但都无法彻底阻止紫炁的外溢。这个过程中,柯罗又被抽取了几百毫升的血,要不是他体质特殊恢复力强悍,这会儿估计已经可以直接送医院抢救去了。

“怎么会这样……难不成这紫炁是一种量子态的存在……”彭宗眉头紧锁。

“量子态!?”柯罗在一旁惊讶道。

“简单来说,你可以将这些瓶子的壁想象成有着孔洞的蜂窝结构,而一般的物质,要么比上面的孔洞大要么因为有粘滞性,而无法穿过孔洞。但量子态的物质恰好完全满足上面两个条件,因此它会有一定概率可以穿墙而过,这紫炁很可能就是如此……”彭宗一手捋着胡须缓缓解释道。

“您是指量子隧穿?”柯罗搜肠刮肚总算想起了这个生僻的学术名词。

“哦?想不到你还知道量子隧穿效应。你在你们那个时代,也是科学研究者?”彭宗显得有些惊讶。

“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红领……不对……大学生!”

一直被果玛当原始人嘲笑的柯罗此刻忽然又找回了自信,一股莫名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可是,当他转脸看到一副茫然表情的彭宗,他那才刚升起来的自豪感瞬间破灭,感觉自己就像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咳嗯……行了,不说这个……”彭宗似乎为了掩饰他没听过这两个名词的尴尬,连忙岔开话题,“咱们今天先到这儿吧,‘炁’的收集工作怕是需要延后了……接下来老夫需要准备点东西,这几天你就先回茅屋安心修炼,等老夫的通知。”

柯罗默然点头,随后向彭宗告辞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