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往事(上)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324字
  • 2022-05-20 11:04:51

西牢城内,鱼龙混杂,城池中人类的守卫力量本就严重不足,更因为地处边陲,与妖族领土太近,城主干脆决定不再限制妖族的进出。

最初,着实是乱了一阵子,但渐渐的,竟真如城主所说,奇迹般的形成了新的秩序。而维持秩序的,自然不是人类,恰恰是妖族。部分自组织起来的妖族,向商贩民众收取部分钱财,作为交换,妖族则为他们提供基本的安全保障。没错!这些妖族事实上就相当于收保护费的黑社会!别觉得不可思议,妖族并非不可交流的野兽,双方也不是只有你死我活一种结局,他们同样有作为生物,最基本的安全需要,既然能有其他更好的生存手段,谁又愿意去拼命呢。

但今天,大队的巨鼠骑兵和蝠族战士的到来,却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平衡。

“果城主,把人交出来吧。”城主府内,一个叫做冥蝠的蝠族高级战士一脸倨傲地说道。

说是城主府,其实就是几幢用围墙围起来的矮房而已。

“这位战士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被称作果城主的络腮胡男子疑惑道。

蝠族战士冷哼一声,“还要本将说得更明白吗?你的宝贝女儿从王宫逃跑了,本将一路追踪至此,别告诉本将你对此毫不知情!”

“什么!果冉她逃跑了?!”果峰山(果城主)的神色极其吃惊,似乎不像作假。

冥蝠眯起眼睛深深看了他一眼,“哼,你是真不知道也好,装傻也罢。总之,在本将找到人之前,城内的所有情报都必须让本将过目。还有,你知道的,那些兽兵呢,偶尔会出现些许失控的状况,在此期间会有多少人类伤亡,本将可就不敢保证了……”紧接着一挥右手,“给我全城搜!別漏下任何一个角落!”

“大人,您息怒……”果峰山被对方的话吓了一跳。

人类与妖族的社会融合,一直是他的政治理想,为此他更是牺牲了亲生女儿的幸福。自己多年的努力眼看着刚有点起色,怎么能让人轻易破坏?

“这样,您给我三天……不,两天时间,我要找不到人,到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城主大人真是好魄力。”冥蝠说着轻蔑一笑,“那本将就给你两天时间,时间一到若见不到人,你就提头来见!”

目送着大队妖族人马离开,果峰山的眉头也随之越皱越深……

就在一天之前,城内的一家小旅店内。

“你已经到了目的地了,那老夫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彭宗对屋内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说道。

这女子虽是一身粗布麻衣,却也掩盖不住其明艳出尘的气质。反倒其臂弯中的孩子,浑身遍布伤痕,不少缠着纱布的地方,还隐隐有血迹渗出。但这孩子既没有喊疼,更没有哭,似乎已经习惯了身上的痛楚。而彭宗和十年后相比,此时的他一身洁白胜雪的宽袖大袍,再配上鹤发童颜的容貌和几乎与他人等高的红云刀,倒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仙翁留步,小女还有一事相求……能否帮小女把这封信送到城主夫人手上?”

“夫人你何必求他,送信的任务,我也能完成。这一路上他根本就没出什么力,还不老仙翁,我看就是个长不高的小矮子!”

“旅爪!我教你的都忘了吗?”果冉黛眉微皱嗔怒道。

“夫人的话旅爪自然永记在心!”

“那就向仙翁道歉!”

“……对……对不起……”

“无妨,老夫又怎么会和一个比老夫还矮的孩子计较呢。”

“你!”

“旅爪,够了!”果冉及时制止了双方孩子气的争吵。也不知是两人天生犯冲,还是其他原因,从见面开始就没少斗嘴。

“仙翁,您看这封信……”

“好吧,好吧……谁让老夫一时好奇接了这个任务呢,还有什么事情都一并说了吧,老夫这次就送佛送到西。”

“谢谢,这样就够了。”

…………

当晚,彭宗不仅把信送到了城主夫人手上,还将人也一并带了过来。之所以等到晚上,一方面当然是夜晚潜入更容易,另一方面,他为了将城内的大体结构布局默记在心,也花了不少时间。作为独行侠的他,每到一个陌生城市,首先摸透当地的地图以防万一,是重要的保命手段,这几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啊……老夫这爱管闲事的毛病,也真的是该改改了……”正坐在旅店房顶上的彭宗小声嘟囔着。

“哼,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旅爪不知何时也爬上了屋顶,接着坐在了屋顶的另一头。

彭宗难得的没有回嘴,只是笑了笑就不再理会。

此时,果冉所在的那件客房内,一名穿着并不华丽,但却极为整洁清爽的中年女子与她相对而坐。

“小冉,这些年你受苦了……”

果冉摇了摇头,“娘,这是我自愿的,您不用感到愧疚。”

“是娘对不起你……”中年女子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簌簌而落。

“娘,我是偷跑回来的,所以我就长话短说了……”

中年女子一惊,“什么偷跑回来的?!那……那蝠族岂会善罢甘休……”

“没错,蝠王应该早就派出追兵了。”

“小冉你快跑吧……”

“我不会跑的!娘,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一事相求。”果冉说着看了看怀中缩成一团熟睡过去的孩子,“这孩子是我和蝠王所生,即使在妖族也是最不受待见的半妖,是可以被任意欺凌的对象。而且这孩子很可能活不过18岁的妖族基因觉醒,但至少……我想让她有个快乐的童年……娘,您能帮我将她抚养长大吗……”

“这就是我的外孙女?真是可怜的孩子……”中年女子看着孩子身上的伤痕心头一痛,紧接着抬头问道:“那小冉你呢?”

“我会回到蝠族。”

“他……他们不会杀了你吧?”

“娘放心吧,蝠王对我不错,回去最多受点皮肉之苦,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好吧……娘答应你。”

听到这儿,柯罗已经猜出故事中的孩子应该就是果玛,他万万没想到果玛竟然是人类和妖族结合所生的孩子!同时他内心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人类和妖族为什么可以生下孩子?难道没有生殖隔离吗,还是这之中另有隐情……

这些念头只是在柯罗脑中一闪而过,便继续专心听着彭宗讲述,生怕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等城主夫人果林氏回到城主府,已经是中午了,蝠王派出的追兵刚离开不久。

果林氏抱着果冉交给自己的孩子,在屋内来回踱着步。这孩子离开了母亲也不哭闹,只是警惕地看着四周。突然她感到怀中的孩子身体一颤,紧接着,如野兽一般冲着房门呲牙。下一秒,房门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推开了。

“你昨晚……”果峰山的后半句话还没出口,就看见自己夫人怀中抱着的那个孩子,“这孩子是从哪来的?”

“老爷,这孩子是我在路上捡来的,我看她可怜,就想……”

“说实话!”果峰山声音一沉。

果林氏支支吾吾好半天,见实在瞒不过去,也只好照实说了。

“这孩子我们绝不能收留,她必须和果冉一起回去!”果峰山回答地斩钉截铁。

“这孩子即使是半妖,那也是你的亲外孙女啊!你就这么狠心,让她再回去受罪吗!”

“你!妇人之仁!妇人之仁!”果峰山一时间气得浑身发抖。他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叹了口气,“这事由不得你我。”接着上前,一把夺过果林氏怀中的孩子,任由萎顿在地的果林氏如何痛哭,他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

被果峰山夹在腋下的孩子,拼命挣扎着。最后,一口咬在了果峰山的手臂上。剧烈的疼痛让果峰山不禁眉头一皱。很快,丝丝血迹就殷红了衣袖,可见这一口之重。

“孩子……你要恨就恨外公吧……”说完就不再停留,带上几个兵丁,疾步出了城主府。

要说也是果峰山去得及时,他刚赶到那家旅店,就碰见了从大门出来的果冉和旅爪。双方撞了个正着。

“果果!”果冉一眼就看到了被自己父亲夹在腋下的孩子。

果峰山也终于松开了夹着孩子的手臂,重新获得自由的孩子,飞奔着扑进果冉怀里。

“你连女儿的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吗……”果冉轻抚着孩子的后背。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果峰山说完,扭头拐入了街角的一条小巷。

在等了片刻后,抱着孩子的果冉和旅爪,就一同出现在了小巷外。

“你手里的孩子可是有着蝠王的血脉,即便她只是一个半妖,蝠王也绝不会任由王族血脉流落在外,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所以,你和这孩子都必须回去!”果峰山开门见山道。

“蝠王那边,女儿会想办法的……”

不等果冉说完,果峰山就打断了她,“胡闹!你这是在拿全城百姓的生命做赌注!”

“百姓,百姓……从我懂事起,你就把这个挂在嘴边!对你来说,你那救世主的春秋大梦,比你女儿的终身幸福,比你外孙女的命更重要吗?”

“我是一城之主,必须为全城百姓的生命负责!”

突然,一个充满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哎呀呀,你们父女的久别重逢,看来并不怎么愉快呢。”

在场众人豁然抬头,只见,冥蝠正蹲在屋檐边,似笑非笑地俯视着众人。几名鼠族士兵也忽然出现,围住了小巷。

“追……追兵……怎么会这么快……”果冉小声呢喃着,害怕地搂紧了怀中的孩子。

冥蝠阴阴一笑,“城主大人的办事效率还真是高啊,这么快就把人找着了。”

果冉闻言,惊愕地看向果峰山,接着就再也抑制不住眼眶中的泪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