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两方战场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2985字
  • 2022-05-09 09:33:34

血魔虽然自恋,但绝不自大,在场的众人中,除了香南想对较弱,其他人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如果飞得太低,很容易被众人抓住机会围攻,而太远又失去了居高临下形成的威圧感。所以,他很谨慎地悬停在,距离地面十五六米左右的地方。

“放了你手上的人!”太史西奇厉声喝道。

真是风水轮流转,同样的话,前不久柯罗也说过。只不过,那时他是去救人,现在则是被救……

“能驱使这么多的兽兵,想必你在妖族内的地位也不低。如此明目张胆地闯入人类城邦,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左三紧接着出声问道。

“别着急嘛,我们先来做个交易如何?”血魔笑得很开心。

如果柯罗还清醒着,一定会大喊别上当,他就是这么着了这只大蝙蝠的道。但可惜,他现在完全不省人事……

“你想做什么交易?”太史西奇眉头随之一皱。

“把那个叫果玛的小杂种交出来,我就放了他。一换一,这个条件很公平吧?”在血魔看来,当时就在场的果玛一定知道自己手上这小子血液的秘密,所以必须抓住她。

“西奇大哥,别信他,他在撒谎!”香南在急忙身后小声提醒道。

凭借超常的听力,血魔把香南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才刚觉得即将可以独享一切的他立刻警觉。

太史西奇拦住了还要说什么香南,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这事我来处理!”

“不,让他说完!”血魔突然沉声道。

太史西奇闻言一怔,“四弟,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西奇大哥,这件事情涉及二哥的一个大秘密,没有二哥允许我无法擅自做主告诉你。而这个妖族恰巧就知道这个秘密,同时我怀疑他要找到果玛姐,很可能就是为了灭口!”

“人类的小子,真是要谢谢你提醒我,还有你这么个漏网之鱼!”血魔怒极反笑。

突然,血魔感觉一阵心悸,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尖叫着向一旁躲去。但他刚向右平移了十公分不到的距离,他的左肩体就毫无征兆地炸了开来,背后的蝠翼也跟着出现了碗口大小的窟窿,紧接着是一声巨大的枪响。柯罗连同那条断掉的血魔左臂,应声而落。

“不!”顾不得身上的严重伤势,血魔尖啸一声,疯了一般俯冲下去抢夺还处在昏迷状态的柯罗。

“阻止他!”果玛的吼声从不远处的塔楼上传来。

因为距离的原因,果玛的吼声传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将近半秒钟,而在那之前,太史西奇已经先一步反应了过来。但奈何,他被那些得到命令,重新开始行动起来疯狂进攻的巨鼠缠住了脚步。

眼看着从空中掉落的柯罗越来越接近地面,心急如焚的太史西奇一咬牙,高举起手中的抢戟,猛然插向地面,接着,双脚用力踩在枪戟的中部,金属戟杆立刻受力弯曲。就像一支射出的利箭,借助如一张满月大弓的戟杆的回弹之力,太史西奇飞扑而出。就在他快要成功接住柯罗的时候,后者突然开始反向上升!仅剩右臂的血魔,竟是先他一步抓住了柯罗。

太史西奇看得目眦欲裂,却又无可奈何。忽然,一道翠绿色的残影从他眼前一晃而过,速度之快,即便以他的目力都没看清是什么。直到柯罗的脚踝上,多出一条大张嘴,咬在上面的翠绿小蛇。

“这是青雷?!!”太史西奇在内心一阵惊讶,想不到这条不起眼的小蛇速度竟如此之快!

血魔自然也发现了这条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但小蛇椭圆形的脑袋,就明显预示着它无毒,同时,还不到小臂长度的体型,更几乎是安全的代名词。血魔也就想当然的忽略了这条小东西,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现在只有一条胳膊的血魔腾不出手来处理。而对血魔来说,只要柯罗不死,即便缺胳膊少腿,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他要的也只是柯罗体内那神奇的血液而已。

这一系列让人目不暇接的事态发展说来话长,实则都发生在眨眼之间,

拍打着蝠翼,迅速隐入建筑物阴影中的血魔怒喝一声,“杀光院子里的人,一个不留!”

之前围攻过柯罗的那七八个巨鼠骑兵,包括刚从地洞中钻出来的几十只巨鼠,在得到命令后,互相推挤着翻入围墙加入了混战。

血魔扭头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左肩,从创面可以清晰看到断掉的骨头渣子,和粘连的白色筋膜。伤势虽然恐怖,但还不足以致命,而且诡异的是,之前流出的鲜血就像渗入海绵的水,正在被伤口组织缓缓地吸收着……

“白蝠……你这个小杂种,果然留你不得!”血魔阴婺的眸子死死盯着果玛所在的那座塔楼。

枪声没有再响起,但血魔知道,果玛一定在寻找自己的准确位置,以便给自己致命一击。

“既然这样,那我就陪你玩玩儿!”血魔的嘴角咧出一个夸张的弧度,让原本阴柔的脸庞平添几分狰狞。

血魔一把扯下还挂在柯罗身上的那条断臂,同时,还特意看了眼柯罗的脚踝,发现那条奇怪的小蛇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了一排细小的牙印。而柯罗的各项生命体征,在他的感知中也都正常。

彻底放心下来的血魔举起断臂,将其上的创面部分向左肩靠拢过去。神奇地事情发生了!霎时间,从他左肩的伤口处伸出了许许多多细小的肉芽,迅速延申向断臂,将两者连在了一起。随后那条断臂也好似被什么东西激活了一般,同样生出无数肉芽,和左肩处的伤口生长在了一起。

而血魔就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额头青筋绽露,豆大的汗水从脸颊滑落。

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十来秒的功夫,紧接着,血魔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抬起从新接上的左臂用力握拳,发出连串“咔咔”声响。断掉的胳膊竟然就这样被他接上了?!只是,这样做也不是毫无代价的,从他明显消瘦的身形就能看出一二。

“游戏开始!”

血魔的双眼泛出一抹猩红,又向躺倒在地的柯罗看了眼后,一把抓起,将他牢牢夹在腋下。下一刻,血魔就拍打着巨大蝠翼飞了起来,目标直指那座塔楼。

飞在空中的血魔速度快得惊人,并且还在不停地变换方位。血魔这么做,显然是为了躲避果玛的瞄准,但事实上他是多虑了。果玛从看见血魔冲出阴影,快速飞向这边的那一刻,就放弃了那把笨重的反器材狙击步枪,反手从身后拔出那两把跟随自己多年的手枪,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血魔的出现。

突然,塔楼的屋顶“哗啦”一声被破开了一个大洞。血魔夹着还在昏迷状态的柯罗,从这个大洞中俯冲而下,同时,右手修长的五指握成爪状,向果玛的后劲狠狠抓去。

而果玛对此则丝毫不为所动,依旧这么直直地站在原地。如此反常的举动,自然引起了血魔的注意,生性多疑的他心念电转,立刻发现了对方从腋下伸出的枪口。这一发现让他一惊,急忙收手向一旁躲去,就在这时,果玛也扣下了扳机。

“呯”一声枪响,子弹几乎贴着血魔的鼻尖飞了出去,高速运动的子弹产生的激波刮得他皮肤生疼。而随着血魔在空中极速后翻所带动的气流,几缕被打断的碎发,也向塔楼内更远的地方飘散开来。

“想不到你还活着,当初真应该给你补一枪的。”果玛转过身,看着倒吊在房梁上的血魔,不无遗憾地说道。

“叽哈哈哈,这就是天意,你错过了杀我的唯一机会。而此时此刻,你即将死在我手中!”血魔残忍一笑,接着看了看塔楼内的环境,不屑开口道:“哼!你以为把战场圈死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就有胜算了吗?”

“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试试不就知道了!”

果玛收回落在血魔本该断掉的左臂上的目光,抬手就是一枪。而早有准备的血魔蝠翼一展,轻松就躲了过去。但是细心的果玛发现,原本翼展达到五米有余的巨大蝠翼,现在却将将达到三米的程度。如此大的缩水幅度,也不知是血魔为了应对狭小环境故意为之,还是因为强行接上断臂,实力受损所致。

“你应该也得到消息了吧?你的亲生父亲那个老蝠王,不久前就是死在我的手上,不过不用担心,你很快就可以去地下和他团聚了!叽哈哈哈哈哈……”血魔一边躲闪着果玛不断射出的子弹一边癫狂地大笑道。

“你不用拿这话激我,我和他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果玛冷冷地回道。但从她明显加快的射速可以感觉到,生身父亲的死,并非真像她嘴上说的毫无影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