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变数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076字
  • 2022-05-07 08:54:20

柯罗深吸一口气,缓缓将右手臂伸了过去。

“放松,别紧张,不会痛的,说不定,今后你还会爱上这种感觉。”血魔微微一笑,接着张开比女人更柔美的红唇,露出了两颗如吸血鬼一样的尖锐獠牙。

“妈的……这话怎么那么容易让人想歪……”柯罗在内心腹诽着。

随着血魔的尖牙越来越近,柯罗的精神也高度集中,随时准备放出强电流。对于这一再找自己麻烦的该死大蝙蝠,他可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

锋利得像小匕首似的尖牙,轻易刺破了柯罗手臂上的皮肤。预想中的浑身无力感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倦意。

他暗叫一声糟糕,紧接着就要利用内观引出心中的愤怒从而放出电流。但任他怎么努力,哪怕在内心怒吼大叫,身上愣是一丝电流都没有出现,甚至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这种感觉就好像,思维和肉体被完全分隔开了,说的更玄乎一点,就如同灵魂出窍,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

不过,这种状况也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柯罗就被倦意击垮,彻底失去了意识。软倒下去的他,被血魔抓着一只胳膊提在手中。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让血魔难以自抑地仰天大笑起来,那声音既尖锐又刺耳。

与此同时,巨鼠们还在通过地上挖出的大洞不断涌入院子里,本就不大的院落一时间变得拥挤不堪,众人的压力也随之骤增。而那阵刺耳的笑声,更是让果玛等人眉头紧皱,几人虽然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能再拖下去了……”果玛银牙一咬,“不好意思,得罪了!”说着,她轻身跳上靠近客房方向的左三肩膀,接着一个垫步,及其灵巧地在空中团身,跃过六七米的距离翻入了大门敞开的屋内。那屋子正是她自己的那间。轻盈落地后,她立刻望床上望去,之前换衣服摘下的手枪,以及柯罗一直好奇的那只黑箱子,此刻都安静地躺在那儿……

另一方面,左三则因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果玛在肩上踩了一脚,立刻中心一歪。原本是照着脑袋去的拳头,也因此“噗嗤”一声,大半条胳膊都塞进了巨鼠的嘴中,干净利落得给他来了个深喉……

“卧槽!”左三吓得怪叫一声,赶紧抽出胳膊。巨鼠的咬合力可不是开玩笑的,再加上那四颗钢刀似的门牙,即使有着外骨骼装甲保护,他也不敢以身犯险。

而在左三抽出胳膊的瞬间,一大股腥臭粘稠的酸液当头淋了他一身。

“呕!”

那滋味,即使左三这样的沙场老兵也不禁干呕起来。

“哇啊,混蛋!你这小丫头,回头我再找你算账!”

脑门青筋直跳的左三抡圆了胳膊,攥紧的拳头“嘭”一声闷响,全力打在了那只巨鼠的左眼框上。要以他之前展现的水准,最多也就是把巨鼠砸飞。但这次不仅撞翻了好几只扑过来的其他巨鼠,那只被直接打中的巨鼠,更是半边脑袋都凹了进去,摔在地上后,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竟是被一拳直接打死了!

“左三,这一拳才是你的真实实力吧?”太史西奇双眼微眯,接着冷声说道:“别以为你是父亲的直属近卫,我就拿你没办法!还有,果玛是我的客人,更是我的结拜义妹,她的帐就算到我头上吧!”

“少爷,您说笑了,属下刚才那是气糊涂了,也就随口一说,又怎么会真的找那位小姐算账呢?”左三打着哈哈道。

既然对方服了软,给自己台阶下,太史西奇自然不会愣头青似的穷追猛打。从小在家族中耳濡目染,这点驭下之道他不会不懂,冷哼一声后,便不再理会对方。

“少爷,接着!”忽然从右侧传来一声大喝,正是拿到抢戟赶回来的左十二。

只见飞奔而来的左十二身后,四五只巨鼠紧追不舍。突然,他借助外骨骼装甲的爆发力高高跳起,接着在空中将枪戟奋力一甩,重达四五十斤的枪戟便画着大圆高速飞来。

而太史西奇,面对夹杂着风雷之势呼啸而至的枪戟,平静地抬起右手。当然他没有选择硬接,而是在接触枪戟的瞬间猛的向前一带,锋利的戟刃在扎穿了一只扑上来的巨鼠后,仍去势不减,牢牢钉在了用来铺地的坚硬青石板上,长长的戟身还随着震颤,发出阵阵嗡鸣声。

“西……西奇大哥巨鼠越来越多,呼哈……我快撑不住啦!”一直溜着巨鼠满场乱跑的香南突然大声喊道。

“四弟,往我这边靠拢!”太史西奇大声回道。

“哇!大哥不行啊,呼哈……哈……巨鼠太多了,呼呼……我过不去!”香南的气息已经明显开始紊乱。

太史西奇心中一凛。迅速握住斜插在身前还在震颤不休的戟身,猛然拔出,带出大股污血的同时一个横斩,刚扑到跟前的几只巨鼠立刻就被分了尸。

“四弟,你再坚持一下,我这就过来!”

此刻,香南和太史西奇之间相隔将近二十米,这个距离,即使拥有外骨骼装甲的左三和左十二两人,也无法一次性跨越。而现在院落里又熙熙攘攘挤满了,双眼猩红,浑身长着脓包的巨鼠。似乎杀过去是唯一的选择了,太史西奇心中暗暗焦急,手上动作一刻不停,机械性的砍杀着不断围过来的巨鼠。

“如果是要去对面,或许我有办法。”苏亚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从一开始就在打酱油的他,也不知是存在感太低,还是驱魔经文真的有效,那些巨鼠竟然完全不攻击他,甚至连多看一眼的兴趣也欠缺。

“你要有办法就直接去做吧。”对他不抱什么希望的太史西奇随口回道。

“好的。”

太史西奇突然感觉身后有股劲风,已经来不及躲开的他后衣领一紧。

“该死!哪来的高手?我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太史西奇内心一沉,不等他回身反击,就被身后那人扯着衣领提了起来。他只听到炮弹爆炸般的一声炸响,紧接着就是强烈的失重感。

“哇啊啊啊啊!!”那种身不由己的不适感让太史西奇不禁大叫出声。

香南那头也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体力大幅下滑的他再也没有能力开启羚式气息法,眼看就要被围上来的巨鼠扑倒。就在这时,空中突然落下漫天掌影……

而等太史西奇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双脚着地站在了香南身边。他吃惊地看着四周围倒了一片的巨鼠尸体,每一只头顶都有一个清晰的掌印。他刚想向香南询问,对方倒是抢先开口了:“谢谢!”

太史西奇先是一愣,随后很快意识到这不是对自己说的,他急忙回过身,立即看见了苏亚那张毫无表情的金属脸。

“这些都是你干的?”太史西奇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啊,第一次用没控制好力量参数,我不是有意要杀生的……”苏亚合十双手对着这些死去的巨鼠连连鞠躬,嘴里还念念有词,像是在念诵金文。

“不,杀的好!”太史西奇沉声道。

要不是苏亚赶来的及时,估计香南现在已经骨头渣都不剩了,关于这点,单看那些被分食殆尽的巨鼠尸体就知道了。

就在三人说话的这会儿功夫,分食完血肉的巨鼠又围了上来。这些杀不胜杀的丑陋怪物着实让人头疼。

“四弟,到我身后来……”太史西奇说着紧了紧手中的长戟。

“需要我送你们一程吗?”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太史西奇的话。

三人豁然循声望去,那里是一片墙头,一颗大树的树冠伸进院墙,正好在那里形成了大片阴影。仿佛天生就融于黑暗,众人只能从阴影中勉强看出一个人性的大致轮廓,要不是血魔主动出声,直到现在都不会有人发觉他的存在。

巨鼠们也都停止了进攻,匍匐在地,像是为了迎接自己的王。

“白蝠那个小杂种在哪?”血魔阴婺的声音再次响起。

左三和左十二面面相觑,似乎对这个名字很陌生。而太史西奇和香南,此刻则在内心转着同一个念头,血魔既然出现在这儿,那追出去的柯罗人呢?至于苏亚,那张面无表情的铁皮脸,任谁都休想从上面看出点什么。

见没人回答自己的问题,血魔冷哼一声,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啊,是了,你们大概没听过这个名字吧?那小杂种在你们人类中的名字,似乎叫……果玛……”

太史西奇闻言一愣,“你这话什么意思!”同时将余光瞟向那间敞开大门的小屋,而里面早就没了果玛的身影。

“想知道答案?你们可以把那小杂种叫出来,当面问她啊。”血魔说着,忽然振翅飞上半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众人,眼中满是戏谑。

“二弟!!”

“二哥!!”

当看清血魔手中提着的人影后,太史西奇和香南几乎同时大叫出声。就连苏亚头顶上的小蛇青雷,也有些蠢蠢欲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