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今年是几几年?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949字
  • 2022-03-10 09:09:22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飞在空中的血蝠。一片漆黑看不到眼白的阴鸷眸子,紧紧盯着就要跑远的柯罗,拍动着身后的膜翼追了上去。随后,那个为首的耗子精也回过神来,手脚并用地爬上一只巨大老鼠的脊背。此时他也顾不上自己的手下了,指挥着大老鼠向柯罗跑远的方向赶去。而还剩下的那些人形大耗子们,则看着越来越近的庞大野猪吓得尖叫一声,顿作鸟兽散。

直到野猪追着柯罗跑远后,这些人形大耗子们才敢纷纷冒头。而那些没来得及躲开的巨大老鼠,死的死伤的伤,场面一片狼藉。

见此情形,其中一个人形大耗子开口问道:“鼠胆,你主意多,你说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被问到的那个名叫鼠胆的人形大耗子,略一思索回道:“咱们也跟上去,不需要太快,就远远得吊着。这样即使没功但也没过,关键是可以保命。”其余大耗子精一合计,觉得这个注意妙。便逐一检查那些大老鼠,凡是还能动弹的便收拢起来,指挥他们沿着野猪留下的脚印追了上去......

话分两头。被柯罗扛起来便跑的女人,也终于回过神来,拼命挣扎着,“放我下来!”

但现在的柯罗力气大得惊人,女人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掉。再看这个奇怪“野人”,即使扛着自己依旧健步如飞,丝毫不比在空中的血蝠慢。倒也索性认命了似的,不再挣扎。

见女人不再挣扎,以为对方被自己颠晕过去的柯罗,反倒着急了起来,“果果,你没事吧?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能甩掉后面那头野猪了。”说着还把肩上的女人突然横抱过来,变成了标准的公主抱,惹来对方的一阵尖叫......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小名?我根本不认识你。”稍稍缓了口气后,女人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而想到自己正被一个,赤身裸体的奇怪野人横抱着逃命,顿时脸上一阵火烧。

“果果,你不认识我啦?我是你哥哥啊。我们小时候可是在孤儿院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你左边大腿上有一块疤痕,那是你小时候爬树摔下来造成的,方院长他们说你死了,其实是骗我的对不对......”柯罗飞快地说着他记忆中,和果果有关的回忆。即便怀里抱着的这个女人让他停下,他还是不停地说着。

“停!”女人受不了得大叫道。“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左腿并没有你说的那块疤痕。”

“哦......“被打断的柯罗轻轻应了一声,便闭嘴不说话了,只是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突然之间女人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有点残忍,因为她分明看到了对方眼中闪烁的泪光。

飞在空中的血蝠,依靠强大的听力把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你们还有功夫打情骂俏,当我不存在吗?”脑门青筋直跳的血蝠,说着挥舞尖爪,极速俯冲而下。

一直把空中那个人形怪物,当成高科技电影道具的柯罗被吓了一跳。刚刚的悲伤情绪,瞬间被他抛到九霄云外。还在跑动中的他,猛地一蹬地面,身体瞬间横移出了数米,这才险险地躲过一爪。但在刚才一刹那的四目交会,让柯罗意识到,那绝不是什么机械道具,而是实实在在的生物。“卧槽,这是什么怪物,黑暗势力新研发的生物兵器吗?!”柯罗大叫着加快了脚步。

被称作怪物,血蝠非但不生气,还很受用得“桀桀”怪笑着,在空中一个盘旋,便又追了上来。

就这么一追一逃,前后十来分钟的功夫。柯罗已经跑出了近一万米的距离,如果换算过来,那就是四五十公里的时速,要知道,他手中还抱着个大活人。这要是在以前,他决不相信,有人能达到这种速度。但现在,这事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有身后追着的那个怪物,巨大的野猪......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预示着,这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了。柯罗急迫得想要知道,在他睡着到再次醒来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哼,人类就算你再能跑,也休想甩掉飞在空中的我。你们这些劣等生物,就乖乖受死吧。”在空中紧追不舍的血蝠,打断了柯罗的思索。

“不行,得想个办法甩掉他,或者......干掉他!“意识到不能再这样跑下去的柯罗,决定干点什么。

“你放我下来,我们联手杀了他。”听到柯罗的自言自语,还被横抱着的女人出声提醒道。

“不,战斗是男人该干的事。”跑了这么久丝毫不累的柯罗,此时对自己的力量空前自信,觉得自己随手可以打死一头牛。全然忘记了,不久前被大野猪追在屁股后面的狼狈模样。他膨胀了......

拿定主意的柯罗,一个急刹车,站定身形。轻轻放下怀中抱着的女人,“额...那个...你......”在知道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妹妹后,柯罗一时间不知该怎么称呼对方了,显得有些尴尬。

“我叫果玛。”看出了柯罗的尴尬,女人大方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见如此对方豪爽的性格,柯罗自嘲地一笑,也不再扭捏,“我叫柯罗,果玛你在边上看着,天上那家伙交给我。”

“好。”果玛有心试试这个怪人的实力,也就没有拒绝。

追上来的血蝠见两人突然停下了,便悬停在半空,“怎么不跑了?认命了吗,桀桀桀,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痛快的。”

“除了认命,你难道没就想过另外一种可能?”极度不爽血蝠嚣张态度的柯罗神秘兮兮得说道。

见对方问得煞有其事,血蝠也好奇道:“什么可能?”

“也许你打不过我?”

“哼,人类爱吹牛的这个毛病,到死也改不了。”已经丧失了耐心的血蝠,不再和柯罗废话,拍打着背后的膜翼,极速俯冲下来。

即便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真的面对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向自己冲过来,柯罗还是不得不在心里说一句:“丫的,长得真丑。”

很快,血蝠就俯冲到了距离柯罗不足五米的范围。还在那感慨对方长相的柯罗,连忙收拢心神,紧紧盯着血蝠的飞行轨迹......三米…两米…一米,就是现在!柯罗那不知何时悄然铲进泥地的脚,猛然踢起,扬起大片尘土。正极速飞过来的血蝠,双眼被撒个正着。他怪叫着捂住双眼。柯罗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早已蓄势待发的右拳,狠狠朝血蝠打去。眼看就要打中,捂着双眼的血蝠一个侧身,闪了过去。柯罗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拳居然落空了。

和柯罗擦身而过的血蝠怪叫着飞上半空,“你们人类果然卑鄙!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一点一点吸干你的血,让你在绝望和恐惧中慢慢死去。”

柯罗很郁闷,他想不明白刚才对方,怎么突然像多了双眼睛一样,轻易躲过了自己的一拳。

“他是蝠族,能通过声音感知周围环境。”一旁观战的果玛,看出了柯罗的疑惑,提醒到。

怎么把小朋友都知道的,蝙蝠通过声音定位的能力忘记了。暗自埋怨自己的柯罗,并没有放松警惕,他知道,血蝠随时都会攻击过来。

很快,血蝠就从眼睛的不适中缓过劲来,他在空中不断变换着方位,寻找攻击的机会。柯罗则紧紧盯着空中的血蝠,并思索着,接下来的应对策略,双方都很谨慎。

忽然,柯罗似乎被脚下的石头拌了一下。血蝠抓住这个机会,迅速俯冲下来,想要一举拿下这个可恶的人类。一旁的果玛见柯罗有危险,正打算上前助阵。却发现好不容易控制住了重心的柯罗嘴角一翘,突然深吸一口气,“哇!”得一声大喊。要知道柯罗现在的身体素质,已经是非人级别,肺活量也大得惊人。这一嗓子,直接就把飞到跟前的血蝠,吼得掉在了地上。这其中不光是吓得,更多的原因,是被柯罗巨大的吼声,伤到了耳内控制身体平衡的半规管。而此时在一旁观战的果玛,耳内也嗡嗡直响。

看着摔在地上的血蝠,柯罗哈哈大笑着兴奋上前,抬腿便跨坐在血蝠背上,轮圆了双拳一顿猛砸。被按在地上打的血蝠,尖叫着拼命挣扎,一双利爪伸向后背试图抓住柯罗。尽管柯罗的上身极力躲开了向后伸来的爪子,但是他跨坐在血蝠身边的腿却无法幸免。一股钻心得疼痛传来,柯罗再也无法保持平衡,被血蝠反过来掀翻在地。

已经口鼻溢血,明显受了重伤的血蝠,手脚一撑,便扑向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柯罗。露出嘴里出的两颗尖牙,重重咬在了柯罗的脖子上。柯罗只觉得,一股酸麻感从被咬的地方传来,顿时身体便使不上力了。

果玛见此状况急忙飞奔过来,拼命拉扯着血蝠。但血蝠像八爪鱼一样缠住柯罗的身体,一时间竟拉扯不开。正当果玛要从腰后拔出手枪的时候,缠着柯罗的血蝠却突然松开了手脚,猛掐住自己的脖子疯狂得吼叫着,“你...你...血......”然后直挺挺倒了下去。

“你在血里下毒啦?”

回复行动能力的柯罗刚爬起来,听到果玛这句话,脚下一滑,险些再次摔倒。

“你才在血里下毒了!”柯罗自己还纳闷呢,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血蝠,怎么吸了自己的血,就像吃了砒霜一样......

“不对,我的意思是你的血有毒?”意识到自己刚才话里有问题的果玛纠正到。

这一下到把柯罗问住了,因为对于自己现在的身体,究竟发生了多大变化,他自己都不清楚。巨大的力气,几乎看不到极限的耐力,要是再加一个有毒的血液......额...似乎也说得通......

“这个...我也不知道。”找不到答案的柯罗无奈回道。然后又试探着问道:“要不你尝尝?”

“不要!”果玛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算了,就算有毒,反正也毒不死我自己。”柯罗对此,倒是想得挺开。而这颇有戏剧性的一场战斗,也让他意识到,自己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果玛对着远处的树丛,大喝一声:“谁在那里?出来!”

对方被喊破身形,慌忙向着林子更深处钻去。远远看去,正是一路追过来的那只大耗子精。见对方已经跑远,果玛也就懒得再追,一个小角色而已由他去吧。

“哇,好酷啊,这么远你是怎么发现他的?”柯罗惊叹道。

“因为我听力好啊。”对这个涉及到她蝠族身份的问题,果玛并不愿意多谈。

“噢,这样啊。”放松下来的柯罗,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那头野猪什么时候不见的?”

“不知道。”并不关心这个问题的果玛,直截了当的把柯罗堵了回去。

柯罗对此也不觉得尴尬,继续问道:“果玛,你看能给我找身衣服吗?”

“先去我住的地方,我帮你想办法。”

“那我能叫你果果吗?”

“不行!”

“......”

“有件事我想问一下,今年是几几年?”

“几几年?你不会真是野人吧?今年是神创历527年。”

“???”

柯罗和果玛就这么闲聊着,渐渐走远了,然而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地上的血蝠似乎动了一下。

两人走后不久,那只大耗子精随即又悄悄转了回来,但眼前的一幕却吓得他差点尖叫出声。

只见血蝠在泥地上痛苦的翻滚着,七窍血流如注,身体更是像吹气球似的胀大了一圈。

突然,血蝠被血水染红的双眼猛然瞪向那大耗子精所在的位置,再配上恶鬼附身般扭曲恐怖的面孔,顿时一股腥臊味从那大耗子精的股间飘散开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