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渐渐迫近的危机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189字
  • 2022-04-25 09:21:42

巨鼠背上的人形生物看了一眼坐在板车上的佝偻身影后,开口说道:“旅爪,本统领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归顺我王。”

“要打便打,哪那么多废话!正好老夫也活动活动筋骨。”鹿背上的人影说着将遮阳的斗笠抬了抬,微眯起眼尖打量着四周的这些追兵。

“人类你这么着急想死吗?那本统领就成全你......”那个婴儿大小的人形生物阴测测地说着,但当他看清了斗笠下那人的长相后突然尖叫起来:“你.....你是不老仙翁彭宗?!你还活着!”

“哦?老夫都避世十一个年头了,想不到妖族年轻一辈中竟然还有人认得老夫?”彭宗有些意外。

“本统领知道了!看来当年那个传闻是真的,王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小杂种果真是被你收养了!旅爪,你这个老东西看来也是知情者!真是神佑我我鼹十七,抓住你们俩,王一定会重重赏赐我的,吱嘎嘎嘎嘎嘎......”他说完癫狂地大笑起来。

彭宗没有理会鼹十七的话,扭头对身披斗篷坐在板车上的身影说道:“你的伤势还没好,一会你就坐那别动,其他的交给老夫。”

“谢了,不过几个小喽啰还奈何不了我,你专心对付他们,不用管我。”对方回道。

彭宗没有继续坚持,“那你自己小心。”说完紧握着横放于腿上的龙头拐也不主动出击,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

“嘿嘎嘎嘎,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功夫担心别人!彭宗,就算你可以容颜不老,但是本统领不相信你的实力也可以保持巅峰不退!”鼹十七冷笑着右爪一挥,“上!注意,别把他们弄死了!”

接到命令的巨型老鼠立刻冲出树林,向彭宗和旅爪扑了过来。而鼹十七则借机悄悄从坐下巨鼠的背上滑了下来,利用巨鼠的身体阻挡,一双利爪上下翻飞,不一会儿他就消失在了挖出来的洞穴内,整个过程除了细微的沙沙声就再无其他动静,坚硬的路面在他的利爪面前犹如豆腐般不堪一击。

足足18只巨型老鼠的同时扑击,可谓声势浩大,带起的烟尘混合着巨鼠长满脓包的身体所散发出的腥臭味,让人直欲作呕。而作为被重点照顾的彭宗,围攻他的巨鼠就有16只之多。但他丝毫没有流露出慌张的神色,只见他手中的龙头拐看似随意地往身侧一点,扑在最前面的一只巨型老鼠就像自己凑上来一般,眉心重重撞在了拐棍的棍尖上。随着“嘭”一声闷响,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以巨鼠眉心为原点呈环形散开,巨鼠就如同撞上了一面看不见的气墙,前扑之势戛然而止。之后又是接二连三的“砰砰嘭嘭”,总共十六声,一声不多一声不少。而鼠背上的那些鼠族骑兵更是因为这突然的急刹被纷纷甩了出去,甚至还有几个在空中就撞了个正着,落下的瞬间又被鹿角一顶,直接摔成了滚地葫芦。再看那些掉到路面上的巨鼠,有一多半都已经口鼻溢血,两眼突出,算是彻底死透了。

“还活着这么多?唉,果然是老了,力量大不如前咯……”一场以寡敌众的包围战,短短三秒左右的时间就造成如此惊人的战果,而彭宗本人竟然还不甚满意……

另一方面,旅爪那边已经和另外两只巨鼠和其背上坐着的鼠族骑兵战做了一团。虽然旅爪因为伤势稍稍落了下风,但看情况,支撑个一时半会儿还是不成问题的。于是彭宗决定先把自己这边解决了再去帮忙。他收敛心神,从梅花鹿上翻身下来,迅速绕着掉落在四周的巨鼠走了一圈,给还没咽气的巨鼠补了最后一刀。

直到这时,那些被甩飞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的鼠族骑兵才缓过气来。当他们起身看见眼前死了一地的巨鼠兽兵,立刻傻眼了。巨鼠瞬间团灭??这还怎么打?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他们一时间愣在了原地,不知是该上还是该逃。围攻旅爪的两个鼠族骑兵也终于发现不对劲了,急忙命令胯下巨鼠停止了攻击,一面防备旅爪一面警惕地看着彭宗。

这些人形大耗子可不是已经失去了心智的巨鼠兽兵,“恐惧”这种生物天然具备的东西,此刻已经占据了他们的身心,彭宗那只有七八岁孩童大小的身形,在他们眼中也瞬间显得高大起来。

“怎么,还要继续吗?”彭宗环视了一圈杵在原地的鼠族骑兵,本就被恐惧包围了的他们,更是感觉如坠冰窖。

与此同时,钻入地底的鼹十七也是一脸惊骇,他可以通过对震动的感知,大致了解地面上发生的事情。但让他就这么放弃,是无论如何也不甘心的。现在敌明我暗,偷袭成功的可能性应该不小,他心中这么默默盘算着,向彭宗的脚下钻了过去。三米……两米……一米……就在他满以为自己将要成功的时候,一道目光犹如实质般落在了他的身上,顿时让他觉得自己像被一座山压住,喘不过气来。其实这种感觉很奇怪,照理说人的视线不可能穿透地面,更不可能形成实质,但他偏偏就感觉到了。

随后在他惊恐的目光中,彭宗抬起龙头拐杖重重一顿,“还不滚!等着老夫把你们全杀光吗?”这一声怒喝,让早就噤若寒蝉的鼠族骑兵们立刻如蒙大赦,四散奔逃。而刚才彭宗手中的拐杖看似随意的一顿,地面上虽然看不出任何异样,实际上,劲力早已透过地表震伤了地底下的鼹十七,一口鲜血再也抑制不住地喷了出来。

“瞧,对付耗子吓唬一下就够了!”彭宗转头笑着对旅爪说道。但发现后者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似乎连对方也一起骂了,于是急忙尴尬得打了个哈哈,“啊那个……你看今天晚霞真不错……哈哈哈……”

“为什么放他们走?这一点都不像你的作风,而且我们已经暴露了行踪,这岂不是等于放他们回去通风报信吗?”旅爪没有纠结彭宗的话,转而不解地问道。

“老夫的作风?老夫的作风就是看心情啊!今天心情好,所以放他们一马咯。”彭宗哈哈一笑,接着走到那只壮如牛犊的巨鼠面前,这只没有接到主人命令的兽兵,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双眼无神,木然望着前方。

“唉,送你一程吧!”彭宗叹息一声,抬起拐杖,对着巨鼠眉心一点,又是“嘭”一声闷响,这只巨鼠也随即口鼻溢血,倒地死去。

“对这些兽兵来说,死亡或许才是最好的解脱吧……”彭宗说着看了眼双手合十站在一旁像是在祷告似的旅爪。随后,他们一起将这些尸体简单掩埋后,继续上路出发了。

直到梅花鹿拉着小板车已经在消失在蜿蜒的山路中后,从这片不久前才发生过战斗的路面下,传来一阵细微的沙沙声,接着鼹十七长满了细密黑毛的脑袋才从地下钻了出来,只有绿豆大小的眼睛满是阴婺,“曾经人类的传奇人物竟然如此可怕……不过,得到了全新进化的王绝不是你们可以抗衡的……吱嘎嘎嘎……”

“我们已经离得够远了,现在你可以说实话了吧?”坐在板车上的旅爪忽然开口问道。

“实话?什么实话?”彭宗一脸的莫名其妙。

“别装傻,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好吧,不开玩笑了……”彭宗说着脸色瞬间严肃起来,“雏鹰迟早有一天要独自翱翔于天际,而他们现在还需要正真的磨练!你不觉得这个血蝠,或许就是一块不错的磨刀石吗?”

……

晚宴上,太史西奇或许是太高兴了,平时滴酒不沾的他还特意弄了坛好酒,不胜酒力的他,才半碗下肚就开始脸颊微红,显然已经喝高了,“二弟,你们想要个弄个机器人玩玩可以和我说啊,何必自己破费去买一个呢?”他说着搂住柯罗的肩膀,指了指几人之前在玉仙号飞船上就见过的那个美女机器人管家,“不是大哥吹牛,家族研发的这款机器人虽然还没投产,但功能上绝对齐全。”

太史西奇就像个推销员,一脸兴奋地介绍起管家机器人的各项功能来。但柯罗似乎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郁闷和无奈,但他只以为自己看错了,所有也没在意。

“你误会了,他可不是我们买的,他叫苏亚,是来的路上我们刚认识的新朋友。”柯罗咽下满嘴的食物后解释道。

“他是你们在路上遇见的?”太史西奇惊讶得向坐在对面的果玛和香南求证道。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他的主人呢?”太史西奇接着追问道。

“这个我知道,我听到他和一个熊脑袋说过,他没有主人。”柯罗回答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说的熊脑袋又是谁?”太史西奇彻底糊涂了。

“竖弟你来解释一下吧,我拽出点(四弟你来解释一下吧,我再吃点)……”柯罗边说着边不停的往嘴里塞食物……

经香南的一番简单叙述,太史西奇总算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如此。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叫苏亚的机器人似乎有点特别啊……”他说着还特意看了眼站在边上的苏亚,而后者就像个雕塑似的一动不动。似乎对几人针对他的讨论话题毫无反应。太史西奇见此不禁怀疑,难道自己想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