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惊喜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303字
  • 2022-04-14 09:45:15

在全身负重高达600公斤的情况下,柯罗依然跑出了飞人博尔特的速度。

比柯罗早跑了六七秒的香南很快发现,他的领先优势正在迅速变小。

但香南似乎并不着急,仍旧按着自己的步伐不紧不慢地跑着,自然很快就被柯罗超了过去。

“略略略!”超过去的瞬间柯罗还贱贱地扮了个鬼脸。

可惜好景不长,他这个爆种状态还没超过半分钟就坚持不下去了,不光因为肌肉在高强度无氧运动下形成的酸痛感,更重要的是肌肉产生大量的热量堆积在体内已经到了临界值。此时如果有人测他的体温就会发现,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四十二度,这几乎就是大脑和脏器所能承受的温度极限。

他现在甚至连慢跑都不敢,只能停下用双手拼命扇风来给自己降温。

不过,这炎炎夏日,降温可没想象中的容易,还没等他恢复过来,香南就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略略略!”

“……”

这真是六月债还得快啊。

“哈哈,二哥你掌握的形意兽息确实多,但你对他们的了解还太浅了,就比如现在。”香南还特意扭头嘲讽道。

“臭小子,别得意!一会我就会追上你的!”柯罗在后面放着狠话。

此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策略出了问题,从水塘到茅屋的距离,粗略估算一下在四五公里左右,所以光有爆发力可不行,这是一场长跑!而所有动物中谁最善于长跑?不是别人,正是人类自身!

大量的汗液正在迅速带走他积蓄在体内的热量,大约一分钟后,感觉体温基本恢复正常的柯罗再次出发了。浪费了这么多时间,香南早就已经跑没影儿了,不过他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输,因为他手中还有一张强大的底牌,这张底牌,估计就连教授他们形意兽息的彭宗知道,都会大吃一惊的……

再看香南那儿,此时,他正默默地计算着距离,准备最后的爆发冲刺。他很清楚领先只是暂时的,自己这位结义二哥,绝对是他见过的最难缠的家伙,没有之一,所以半点都不敢松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香南离茅屋也越来越近,但身后始终没有看见柯罗的影子。

“不应该啊,难道我估计错了?”香南狐疑道,“不管了,还剩不到一公里,这个距离差不多了!”

“形意兽息*羚式!”这就是香南经过深思熟虑权衡利弊后,最终选择的一式。

使出了形意兽息*羚式的香南,呼吸变得更快更深,奔跑速度也徒然快了一节。不,与其说他在跑,不如说是在双脚交替进行的跳跃。而且,仔细观察还能发现,他留在地上的脚印只有前脚掌。

“前面就是茅屋了!”香南看着前面出现的一片呈环形围绕起来树林心中一喜。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连串如同鞭炮般的啪啪炸响,随后就看见一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朝这边飞奔而来。

“哈哈哈哈~我定赢啦!”这个人影从边跑边兴奋地大叫着,只是那声音就像开了倍速播放,让人很难听清他在说什么,还自带一种莫名的喜感。

“好快的速度!”香南心中一凛,顿时一咬牙,也加快了脚步冲向前方的树林。

那个人影自然就是柯罗,让我们向前回溯一下。

五分钟前。

“呼-呼-呼-”柯罗气息平稳的一步步朝山顶方向跑着,和香南一样他也在默默计算着和茅屋的距离。

“1.3公里...1.2公里...1.1公里......这个距离差不多是极限了......那么开始吧!”柯罗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形意兽息*鼠式!”他双眼微眯低声念道。

紧接着,他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心率也达到了惊人的400跳/分钟。

这是他第二次尝试进入这种状态,此时他眼中的世界相较于之前似乎变慢了。

事实上,最初修炼*鼠式的时候,他就发觉自己的极限心率远高于彭宗所说的220跳/分钟。于是便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结果就进入了这种类似时间变慢的神奇状态中,当时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怀疑是不是产生了幻觉。为此,他事后还专门找彭宗旁敲侧击地询问,鼠式气息法有没有什么神奇的功能。而对方一脸狐疑地看着自己,一再叮嘱,修行要一步一个脚印,别急功近利。接着,还讲了一个历史上某位前辈,因坚信*鼠式气息法是所有气息吐纳之术中最强的,结果却练得走火入魔,从此一生怕猫的故事。

在彭宗那找不到答案的他,只好反求己身。经过多次测试,终于证明,确实是自己看到的世界变慢了。这让他着实高兴了好久,还专门骚包的给自己这个神奇能力取了个很贴切的名字*超频......

这些念头在他脑中瞬间生灭。突然,他伸出右手,轻巧地夹住了一片从他面前飘过的树叶。这种空前的掌控感,不禁让他嘴角微微一翘,随后便如一道幻影般冲了出去......

“四弟,认输吧!哈哈哈哈哈~”柯罗的语速还是那么快,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迅速拉近着。

“二哥,你这状态坚持不了太久吧?咱们谁能笑道最后,还不一定呢!”香南高声回道,同时,脚下的步子踩的更急了。

如果说,在这仿佛时间变慢的神奇状态下,有什么不好的,那大概就是和人说话了。就比如现在,香南的语速在他听来就像中了缓速魔法,简直能把人急出个好歹来,于是,他这个话痨神奇的选择了闭嘴。而香南见对方没有回话,也不在意,只以为他是为了专心控制气息无暇他顾。

两人你追我赶,虽然柯罗的速度更快,但那1200斤的负重可不是说笑的,所有也绝对没到可以碾压香南的地步。第一个到达环形树林边缘的香南,没有丝毫犹豫就一头扎了进去。可是,由于树林内紧密的树木间隔,他只能稍稍放缓了速度,否则一个不小心撞在树上,且不说测试的优胜可能拱手相让,这脸更是丢大发了......

大约五秒钟后,柯罗也终于冲进了树林,这时候,他被莫名其妙提升了神经反应速度的好处就凸显出来了,在树木间灵活穿梭的他,不仅没有放缓速度,还嫌负重环拖慢了自己。此消彼长下,两人间的距离也在以更快的速度缩短着。

等香南前脚跨出树林,后面的柯罗也紧跟着冲了出来,可以说两人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此刻,他们距离茅屋还有50米。

有着速度优势的柯罗正要发表胜利宣言,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心悸感,他暗叫一声糟糕。每分钟400跳以上的心率,即使是他这样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也无法长期保持。

他还记得前不久第一次进入这神奇状态,就因为好奇贪玩忘了时间,在心脏超负荷工作下,身体出于自我保护,强制退出了那种状态。随之而来的就是排山倒海般的眩晕恶心与窒息感,其强度之大,差点让他怀疑人生。

但现在他也顾不了这么多,成败在此一举,“坚持,再坚持一下!”他在心中默念着。

另一方面,同样强弩之末的香南也在勉力支撑着。

距离茅屋30米,柯罗终于再次超过香南获得了领先……

距离茅屋20米,那种心悸感再次袭来……

最后的10米,他退出了*鼠式气息法。在他想来,最后这点距离即使没有气息法的加成也应该稳赢了,更主要的是,他可不想再体验一次那种生不如死的超负荷后遗症。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就好像玩儿赛车游戏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加速一样,突然退回去的神经反应还没来得及适应自身的速度,于是,在香南惊奇的目光中,柯罗突然莫名其妙地“哇嗷~”一声大叫,接着脚下一绊身体腾空而起,异常华丽地飞过六七米的距离,用脸撞开了茅屋的大门。

“呯啪!”“扑通!”“沙~”脸先着地的柯罗,感觉自己向前平伸的右手似乎摸到了什么,硬邦邦,有棱有角,好像是只盒子?!前一秒还摔得迷迷糊糊的他,瞬间清醒过来,猛地抬起头就要伸手去抓盒子。

突然,一阵劲风刮过,盒子已经被冲进来的香南抢先一步,交到了盘腿坐在蒲团上的彭宗手中。

“……”趴在地上的柯罗僵直着前伸的右手陷入了呆滞。

彭宗则微微一笑,“还不算太傻,总算赶在最后期限前想到了,那么我宣布,这次测试的优胜者——香南!”接着将手中的盒子又递还给香南,“打开看看吧。”

香南双手接过盒子,满脸期待地将其打开,“一张纸?”他看着盒子里折的方方正正的纸片嘀咕道,接着就将纸拿了出来。

一张纸?听到香南嘀咕的柯罗也立刻来了兴趣,他可是记得彭宗说过里面会有惊喜,难道是什么不能轻传于世的武功秘籍?(这货还没放弃自己的武侠梦……)他一骨碌爬起来,凑上前去,“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但当他发现香南手里拿着的明显是一张崭新的纸张,而非想象中的古老卷轴或者羊皮古卷之类的东西,他的兴趣立刻就减了大半。

“什么啊,真的就是一张纸啊......”

彭宗并未理会活宝般的柯罗,而是笑着示意香南打开纸张。

香南自然照做。

这是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蝇头小楷的纸张,还有不少图示穿插其中,似乎像是某种实验?这是香南的直观感觉,至此,他还看不出惊喜在哪。但当他将视线瞄到了纸张左上角的标题后,他的眼珠子就像生了根一般再也挪不开了。

“彭……彭师,您……真的肯将这个秘方教给我们?!”香南眼睛直勾勾盯着纸张,激动地嘴巴都有些哆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