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修行第一天(下)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488字
  • 2022-04-12 09:36:18

现在正直四五月份,再加上水塘有小溪流经,水温偏低,光着身子下水的柯罗不禁打了个哆嗦。

“准备好了吗?”柯罗冲着对面的香南喊道。

“没问题!”香南说着还比了个OK的手势。

得到回应,柯罗立刻挥舞起双臂开始拼命拍打水花。在他大得惊人的力气下,如同有小水雷爆炸一般,伴着嘭嘭嘭的炸向,水面被他拍出了一连串两米多高的水花。

他这一折腾,水塘里甭管大鱼小鱼还是虾兵蟹将们可就彻底乱了套了,有跃出水面的,有往泥里钻的,但更多的则是蜂拥着远离柯罗。

反观香南那儿,他脚下的水中已经熙熙攘攘地挤了不少鱼。等鱼游地更近后,他瞅准时机,一杆子扎了下去。或许是因为水中光线折射,再加上手上的负重环,这一叉可以说毫无准头,非但没抓到,还把这一小片区域的鱼都吓跑了。

“怎么样,扎着没?”柯罗停下拍打水面的手急忙问道。

“偏了。”香南摇摇头。

“没事,咱们再来。”说着柯罗更加卖力地拍打起水面来,香南也深吸了一口气,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里乱窜的鱼。

大概是刚才那一杆子的关系,那些鱼说什么也不往香南脚边游,直到他手都举酸了,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出手,第一次尝试宣告失败。

两人稍事休息后,接着又进行了第二次尝试。

这回他们稍稍改变了一下策略,毕竟像柯罗刚才那样直接用手拍水赶鱼还是范围有限,于是,这次他使上了工具。

柯罗用蛮力掰折了一颗六七米高的小树后,将树梢部分插入水中。这棵小树就如同一口盛满水的大锅中竹筷,在他巨大力量的带动下沿着岸边一通猛搅,很快,原本还算清澈的水塘就泛起了淤泥。但他还觉得不够,最后干脆下水抱着小树横扫。

这么一来效果立竿见影,香南脚边猛增的鱼群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现在鱼虽然集中了,但水也给搅混了,而鱼的数量却远没有多到香南闭着眼睛也能叉中的地步。以至于两人忙活半天,抓到的鱼还是屈指可数。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柯罗坐在岸边揉着发酸的胳膊道。

“或许我们可以把水塘的一处垫高,用石头围起来......”香南边说边用树枝在泥地上画了一个设想图,大圆代表水塘,里边与大圆相切的小圆代表垫高的地方,“嗯......这里再堆个喇叭型状的倒开口,这样游进去的鱼就不容易出来了。”

柯罗看到这设想草图眼前顿时一亮,“好主意啊!不过你这方法工程量可不算小,我们没有合适的工具靠双手可得忙活一阵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两人就在想尽办法垫高水塘靠近岸边的一处。泥巴、沙子、石块,总之能想到并找到的堆填物都被他们用上了。

“一会我从左侧驱赶,四弟你就负责右边。”柯罗擦了把额头的汗水,再次抱起那棵小树。

“没问题!”香南手中握着两根树杈点头应道。

而在树下打坐的彭宗,看似紧闭双眼两耳不闻窗外事,事实上他从头到尾都一只关注着两人的动向。

忽然,他闭着的眼睛张开一条缝隙瞄向右侧。

那里的灌木丛中,正有一双乌黑灵动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堆在不远处的几条鱼。

彭宗嘴角微微一翘,便不动声色的重新闭上眼睛。

柯罗和香南两人对岸上的情况毫无所觉,此时他们正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奋力驱赶着鱼群。

相较于香南,作为主力的柯罗嗷嗷叫着,将手中的小树挥舞成了搅拌棒,所过之处淤泥翻涌,无鱼是其一合之敌。两人设在对面的小陷阱那儿,游入其中的鱼也在缓慢而坚定的增加着。

柯罗见此,自然更加卖力地向前推进。渐渐的,随着水位升高,阻力也在变大,他的胳膊开始酸胀起来,本想再坚持坚持。但突然似是福至心灵,鬼使神差地抬头朝岸上望了一眼,这一望,恰巧看见一只灰色的狐狸在叼自己的鱼!

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抓来的鱼,竟然就要被叼走,他只感觉一股怒气瞬间直冲脑门,“混蛋!放下!!”

以此同时,他周身呲啦一声闪过一串电光,靠近岸边的香南连哼都没哼一声便一头栽倒下去。

“噗通!”

“香南!”

从愤怒中清醒过来的柯罗想要过去将香南抱到岸上,但水中的阻力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他越着急,速度越快不起来,还因为用力过猛脚下打滑,呛了一口泥水。

“咳咳咳咳.....”

此时,香南被手脚上的负重环拽地大半个身子都已经沉入了水中。

突然,从岸上极速伸来一根拐棍,拐棍弯折的龙头部分一下钩住香南腋下,将他拖到了岸上。

见香南被彭宗救上岸,柯罗跳到嗓子眼儿的心才算稍稍回落了一点。紧接着他就想起这次意外的罪魁祸首,那只狐狸,连忙扭头看去,但对方早就跑没影了。

岸上,彭宗仔细检查着香南的生命体征。呼吸、心跳、瞳孔...每一项检查完,他蹙着的眉头便舒展一份。

手脚并用爬上岸的柯罗飞速冲过来,在一旁焦急地问道:“彭师,香南他怎么样?”

彭宗将香南的头微微侧向一边后才回道:“他只是被电晕了,休息一阵就会醒的。”

“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柯罗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这次是运气好,一来你两人离得远,二来水塘里鱼够多,形成了阻挡,这才没有酿成悲剧。”彭宗说完抬头看了柯罗一眼,后者被看得一阵心虚。

“对...对不起......”柯罗如同犯了错的孩子,低着头小声说道。同时在内心开始惧怕起自己这不受控制的能力,今天只是电晕了香南,万一哪天伤到果玛......他不敢想下去了.......

彭宗倒是并未责怪柯罗,悠悠叹了口气道:“哎,也是老夫疏忽了!看来你当务之急并非炼体,而是修心!”

“修心?那是啥??”回过神的柯罗一脸懵逼。

“这事一会再说,你先去把水里的鱼捞上来吧。”彭宗伸手一指水塘道。

柯罗顺势扭头,立刻就看见水塘里已经飘满了大大小小的鱼,这回也不用费劲抓了,基本就是连锅端,“啊......好的......”

但柯罗在捞起每条鱼的时候都会细细检查一番,确定已经没有抢救希望了才将它抛到岸上,嘴里还念念叨叨:“电鱼犯法啊,罪过,罪过,我也不想让你们断子绝孙,实在是事出意外......”

接近傍晚的时候香南终于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睁开眼,还有些模糊的视线中一个黑影迅速放大,吓得他条件反射般一拳捣出……

此时柯罗也很郁闷,正在烤鱼的他远远看见香南似乎动了一下,于是打算凑近了看看,谁想他刚说出一个四弟的四字,便被一拳结结实实打在鼻子上,阵阵酸痛激得他眼泪直流。

“我说老四,你这报复心也太强了,用刚醒来就给我一拳......”柯罗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道。

“咳咳......咳咳咳,二......二哥刚才是你啊,不好意思,你没事吧......”发现自己误伤了柯罗,香南连忙道歉,接着又迷茫道:“我怎么会躺在这儿?”

“那个......你被我电晕了......”柯罗不好意思地抓着后脑勺道。

“哈?被你电晕了?这是什么意思??”香南更迷茫了。

“啊?就是字面意思啊。”柯罗也被问懵了。

“还是老夫来解释吧......”彭宗走过来简短说了一下当时情况,接着又抬手一指火堆旁小山般的鱼堆,“瞧,被电死的鱼都在那儿了。”

“啊......哦哦......”香南下意识地应道。

“四弟,真的对不起,我当然就是脑子一热,感觉很生气,然后那些电流就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了。万幸你没事,今晚上咱们吃烤鱼,必须给你好好补补。”他说着就伸出手去,打算拍拍香南的肩膀,但刚伸到一半就停住了,“那个......我觉得,在我能彻底控制之前,咱们还是不接触的好,哈哈哈......”他尴尬地笑着收回手,转身走到火堆边接着烤鱼去了。

香南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愣愣地看着柯罗忙活起来的身影发呆。

这一切彭宗自然都看在眼里,但他什么也没说,他明白这是心结,除了两个当事人,谁也不能替他们解开......

时间来到晚上七点,酒足饭饱的三人经过一番跋涉,终于又回到了山顶的那间空旷茅屋中。

“从今够天开始,你们晚上的任务就是修行‘内观’与‘形意兽息’!”彭宗坐在两人对面的蒲团上说道。

两人谁都没有接话,等着彭宗的下文,果然,对方略微一顿后接着说道:“‘内观’作为一门心术,是掌控自身情绪的不二法门,柯罗,你身上奇特的放电现象,经老夫观察似乎就与情绪有关,所以这门心术最为适合你。只是副作用也不小,修炼到深处后,如果情绪出现剧烈波动,就可能遭到情绪的反噬。两害相权取其轻,如何取舍完全在你。至于香南老夫就不做要求了。而‘形意兽息’,则是一门特殊的体术,被看作一切体术的根本,吐纳呼吸法的集大成之作。当然,想要彻底练成也绝非易事,这次修行期间,老夫对你们的要求是,至少掌握其中一种最适合自己的气息法!”

听完讲解,香南略一思索,决定都试试看,毕竟他也想变强。而柯罗更是满口答应,对他来说,成为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可是身为男人的浪漫啊。至于那什么副作用,早被他当耳旁风,抛到九霄云外了。

彭宗得到答复,从横放在腿上龙头拐上解下挂着的葫芦,抬手抛向柯罗,“打开每人一口。”

“啥好喝的?”柯罗说着好奇地拔下葫芦嘴,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混合着淡淡的酒味便扑面而来。

“好香啊!”他又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感觉前所未有的宁静。

“彭师这是什么?真好闻!”坐在边上的香南也闻到了这股奇特的香味。

“这就是茶酒,能帮助你们凝神静气,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快身体的自我修复,对内观的修炼效果尤其明显。下面老夫会讲解一下具体的修炼方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