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血液之谜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355字
  • 2022-04-08 13:12:08

“你的血还有毒?这点果果倒是没和为师说过!”彭宗显得有些意外。

“因为这点我们也不能确定,所以就没告诉您。”一旁的果玛闻言解释道。

“无妨,一会你多给老夫一份血液样本,老夫实验室里正好还有一只小白鼠。”彭宗不在意地摆摆手笑着答道。

“好嘞!”柯罗说着将手向果玛一摊。

“干嘛?”还在气头上的果玛语气生硬道。

“把红云刀借我滴个血啊。”柯罗回的理直气壮,但香南听到“红云刀”三字,刚才放下的那个问题又在心中升了起来。

“不会用牙吗?”果玛极不情愿地将刀递给柯罗,“太血腥,下不了口。”柯罗嬉皮笑脸地接过长刀,顺手放下拎着的礼盒,接着便拔出刀刃,对准食指割了下去。

与此同时,香南皱着眉低头喃喃自语,“红云刀......彭宗......”念着念着他突然一脸震惊,抬头大声喊道:“您是传说中的不老仙翁??您还活着!!”一旁的果玛有些意外地看了香南一眼。

正在下刀的柯罗则被这一嗓子吓得手一哆嗦,“嚓”一声轻响,“MD,都切到骨头了......”

“......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香南看着柯罗飙血的手指赶紧道歉。

“哈...哈哈,没关系,反正我恢复得快。”柯罗抽搐着嘴角回道,接着望向孩童模样的彭宗,“您真叫不老仙翁?这个名字好拉风啊!”旁边的果玛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而彭宗只是微微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随后走到那株已经沾了不少血的赤龄草跟前,将其从地上端起。

就这么一会功夫,柯罗还悬在半空的手指手已经渐渐止住了鲜血。不等他收回手指,彭宗迅速甩出龙头拐,同时,从拐杖龙嘴的部分弹出一支细长滴管,准确点在了柯罗的食指上。他只感觉一股吸力传来,还沾在手指上的血珠,便连同空气一起被吸了进去。

“这些用来验毒应该足够了。”彭宗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又看向香南笑道:“你怎么敢肯定,老夫就是你说的那个‘不老仙翁’?”

“我不能肯定,我刚才只是猜的,但现在从您的表现来看,我就有七八分把握了。”香南看着彭宗严肃道。

“嘿嘿嘿,你这小娃娃挺有意思。不过,什么不老仙翁,那都是当年那些好事之人瞎起的绰号罢了,当不得真。”说着低头看了眼手中那株赤龄草,只见叶片上的血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收,随之叶片也仿佛变成了红玛瑙一般晶莹剔透起来。

彭宗见此嘴角微翘,“能吸收就好,你们在这稍等,很快就能出结果了。”说完便径直向高大货架后的一扇房门走去。

“你师父有这么大的名号,你怎么不早说啊。”柯罗等彭宗走后,便凑到果玛身边小声道。

“这可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们,而是师父明令禁止我对外说他这个名号的。”果玛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为啥不让说?我要是有这么拉风的名号,都恨不得天天挂在嘴上!”柯罗有些不明就里。

“我不知道,但我想师父他老人家一定有他的道理吧。”果玛连连摇头。

柯罗又将目光转向了香南,“四弟,你知道原因不?”

“柯罗二哥,这种事连果玛姐都不知我怎么会知道?我对不老仙翁的了解,也就仅限于一些传说而已。”

柯罗见问个所以然来,也只能放弃,“好吧,那下一个问题,果玛,我看你总说师父他老人家师父他老人家的,你师父究竟多大年纪了?”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哪来这么多问题......”果玛不满道,但吐槽归吐槽,她还是回答了柯罗的问题,“我师父他今年已经一百二十岁了。”

“什么?!!一......一百二十岁......所以……那胡子也是真的了?”柯罗惊得下巴都差点掉到地上。

“废话!当然是真的!”果玛没好气道。

“好吧,难怪叫不老仙翁了......”柯罗暗暗乍舌,连接下来想好的几个问题都忘了问。而没有了他这个话痨活,三人的谈话也暂时中止了。

没多久,那扇房门再次打开,彭宗一脸严肃的从屋内走了出来,“师父怎么样?”果玛立刻跑上前问道。

“对啊对啊,小白鼠死没死?”回过神来的柯罗也猴急道,他显然更关心自己的血是不是有毒。

“你的准确年龄检测失败了,不,应该说无法判断......”彭宗皱眉道。

“无法判断是什么意思?”柯罗嚷嚷起来。

“你给我安静点,听我师父说完!”要不是师父在场,果玛恨不得把柯罗这个咋咋呼呼的家伙一脚踢出去。

彭宗轻叹一口气,“你的血液检测结果和刚出生的婴儿高度吻合,换句话说,你的生理年龄相当于一个新生儿,也就是0岁......”

“0岁?!这怎么可能,难道我这么大个人站在这儿是假的吗,您老检测错了吧!”柯罗连连摇头,“算了,先不说这个,小白鼠还活着吗?”

“这事才是老夫要重点说的,你们自己看吧。”彭宗说着,将三人让进屋里抬手一指。

只见墙边台子上的玻璃笼子里,躺着一只缺胳膊少腿还全身浮肿,死相极其凄惨的小白鼠。

“这......这就是,喂了我的血之后的小白鼠?!”柯罗看得一阵头皮发麻。

果玛也被小白鼠的凄惨死相吓了一跳,“师父,柯罗血液里的毒素真这么厉害吗?”

而香南却在一旁皱着眉头道:“不对,小白鼠就算是中毒,那它也没必要吃掉自己的四肢啊?”

“它的四肢是被它自己吃掉的?”柯罗和果玛几乎异口同声地反问道。

“对啊,你们看,这笼子里明显有小白鼠挣扎过的痕迹,那么小白鼠应该不会是死后移进去的。但笼子里却没有小白鼠断掉的四肢,而它嘴边又沾满了血迹和毛发,所以我的推断就是,那些断掉的肢体被它吃掉了。”香南皱眉讲解着他的分析过程。

“师父,真的是这样吗?”果玛向自己师父求证道。

“香南小友说地没错,那些四肢确实是它自己吃掉了。老夫已经把整个过程记录下来了,你们看看吧。”彭宗说着,抬起手中的一个长方形金属物,随之,从上面弹出一个透明光屏,开始播放起那段录像。

画面从的小白鼠吞食了血液样本后开始,先是痛苦挣扎了一两秒,之后便倒地不动了。但这还没完,过了不多时,好像死了的小白鼠突然翻身起来变得非常狂暴,而且力量大增,玻璃笼子里留下的痕迹就是那时候造成的,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十几秒的时间。

之后的画面就开始诡异起来,小白鼠先是拼命啃咬起玻璃笼子,浑身也渐渐开始肿胀,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往它体内充着气。但光滑坚硬的玻璃笼子自然不是它能破坏的,“它好像在找食物......”看到这,香南突然出声提醒道。似乎为了证实这一点,小白鼠在啃咬玻璃笼子无果后,低头就咬向了自己的四肢,这一幕看得三人直皱眉头。

再后面的事情,几人即使不看录像也能大致猜到了,小白鼠嗜血地吃掉了自己的四肢后便彻底咽气了。

看完这段录像,柯罗顿时感觉自己身体里好像有无数小虫在爬一般,浑身不自在。

“香南小友,你有什么看法吗?”彭宗似乎有意考他,直接点名问道。

香南低头思索了片刻,“彭师,小白鼠的具体死因是什么?”

“咦,不就是中毒吗?”柯罗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香南为啥问这么一个似乎明摆着的问题。

“柯罗二哥不一样的,即使中毒,具体死因也是多种多样。比如说蛇毒,就有破坏人体组织细胞的血液循环毒素和麻痹中枢神经的神经毒素,这两种毒素造成的死因是不一样的。”香南耐心解释道。

说实话,这些偏门知识柯罗还真不知道,他再次感觉自己给大学生群体丢脸了......

“嘿嘿嘿,分析能力不错,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小白鼠死于脏器极速衰竭。”彭宗满意地看着香南。

香南闻言点点头,“我能解剖它吗?我想知道引起小白鼠突然胀大的东西是什么。”

“不用这么麻烦,老夫实验室的仪器已经检测出来了,就是细胞里突然出现了大量无法及时排出去的水和二氧化碳。”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有两种猜测。第一种就是,柯罗二哥的血液中涵有某种致幻的神经毒素,但这解释不了为什么小白鼠体内会突然出现大量的水和二氧化碳。第二种猜测可能就比较匪夷所思了......“香南顿了一下,略微整理思路后继续说道:“柯罗二哥的血液可能在疯狂吸收小白鼠体内的能量。而葡萄糖是所有已知生物的能量供给源,这些突然多出来的水和二氧化碳,很可能就是源自被大量分解的葡萄糖。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小白鼠在最初会突然力量变大,最后不惜吃掉自己的四肢,应该也是想要获得更多能量。”

“所以你更倾向于第二个猜测?”彭宗一脸笑意地看着香南。

“是的,如果我说错了还请彭师指正。而且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柯罗二哥的血液为什么会疯狂吸收小白鼠体内的能量......”

一旁的果玛和柯罗感觉自己完全插不进去这样的对话,只能直愣愣地站在一旁听着。

“哈哈哈,能分析到这一步,你这小娃娃很不错。”彭宗大笑道,“不过你的猜测还可以更大胆一点,如果老夫告诉你,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小白鼠的肌肉力量提升了百分之一百的话,你能想到什么可能吗?”

“什么!这么强的提升幅度!难道小白鼠进化了?!”这次连香南也觉得不可思议了。

“进化的可能性很大!看来那个山洞,比老夫想象的还要神奇。”彭宗不禁感慨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