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果玛的师傅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317字
  • 2022-04-07 09:35:02

“果玛,你还一直没告诉我,咱们这次任务到底赚了多少钱啊?吸溜吸溜...”此时柯罗身边已经叠放了整整五个大碗。

“怎么了,果玛姐?要是钱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点。”香南见她一脸为难便开口道。

柯罗听得一惊,立刻被噎得连连咳嗽,“唔哦......咳咳咳......不......不会连这几碗面的钱都不够吧......”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太多了......”果玛压低身子小声和两人说道。

“太多了?”柯罗和香南都是一脸茫然。

“你是...吸溜...书我出得太都哇?(你是...吸溜...说我吃得太多了?)”柯罗接着问道,同时嘴巴一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说这次的任务奖励多的有点吓人......”果玛小声解释道。

这下柯罗的兴趣被彻底勾起来了,“咕嘟......有......有多少?”香南也在一旁好奇地竖起耳朵。

果玛尽量压低声音道:“一万!”香南听得身体一颤,显然是被惊到了。而柯罗则不屑道:“我以为有多少呢,才这么点啊,还搞得神神秘秘的。”

“这可不是我上次给你的那些不值钱的债券,这是塔特,塔特!”果玛觉得有必要给这个家伙普及一下常识了,“你知道一万塔特意味着什么吗!”柯罗嘴里塞着面条很配合地摇摇头。

“要知道,一万塔特可是能够一次性购买三公斤多的黄金啊。”怕柯罗听不明白,果玛直接用了黄金这种最容易理解的通用衡量标准。

“三公斤,我记得我哪会儿黄金一克好像是三百块钱左右,那三公斤就是......卧槽!九......九十万!!”柯罗想象着自己可以分到相当于他那个时代几十万价值的塔特,他长大了嘴巴哈喇子止不住的往下淌着。像是没看见果玛鄙视的目光,他擦了擦口水后问道:“赏金猎人这么赚钱的吗?”

“怎么可能?我觉得,大概因为我们是最先发现的恶龙,所以这次任务贡献值才会这么夸张吧。”果玛推测道。

“嘿嘿嘿,发财了,发财了。”柯罗傻笑着吸溜溜吃完第六碗面,又接着问道:“果玛,咱师父都喜欢什么呀?”

“怎么,你要送礼?”对方立刻猜到了柯罗想干什么。

“对啊,对啊,去拜师总不好空着手去吧。”柯罗把头点得都晃出了残影。

“师父他老人家清心寡欲,除了好茶,好像也没其他什么爱好了。”果玛回忆着说道。

“那我们就去买这个小镇里最贵的茶叶。”柯罗极其土豪地说道。

“别高兴太早,我师父虽然好茶,但他只喝自家出产的茶叶。”

“这......这是世外高人啊。”柯罗想象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在茶林间穿梭的画面,内心突然产生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仰之情。但随后又惆怅起来,这种世外高人肯定淡泊名利,那送什么呢......

见他一脸惆怅,在旁边听着两人谈话的香南小声道:“茶叶不行,要不我们送茶具?”

“茶具?”柯罗先是一愣,接着拍案而起,“好主意啊!”惹来周围一众人像看精神病的眼神,“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一个小时后,万象镇上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楼外,“就是这里?”柯罗抬头看着红褐色牌匾上的“云山雾罩”四个字问道。

“嗯,这家茶楼就是我师父开的。”果玛很肯定地点头回道。

“卧槽,果玛你怎么不说你师父是开茶楼的?”柯罗拎着一套精心挑选的茶具,感觉之前想象的,果玛师父那种世外高人的形象有点崩塌。这开茶楼的当然不喝别家的茶叶了,不然不是砸自个儿招牌吗?自己好像又被果玛坑了一回。

“你也没问啊。不过放心,你那套茶具我看了,其实不赖,我师父应该会喜欢的,再不济,也可以用来平时招待客人嘛,总之浪费不了。”果玛笑盈盈地拍着柯罗肩膀安慰道,但柯罗从她都快弯成月牙的眼睛中,分明读出一句潜台词“我就是故意的。”

柯罗对手上的这份礼物彻底失去了信心,随手将之放在了前台。

这时,从茶楼里走出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矮胖男人,更形象点,可以说是一个皮球一样滚圆的男人,“咦,果玛你回来啦?”

“王伯,您要出门?我师父呢?”

“是啊,我去茶林一趟,那边的小兔崽子总不让人省心。东家在二楼里屋呢,快进去吧。”叫王伯的矮胖男人笑着回道,接着便一步三晃的沿街向城门方向走去。

“跟我进来吧。”果玛朝两人一挥手。

“刚才那个啥王伯,是谁啊?你和他好像挺熟的样子。”跟在后面进入茶楼的柯罗快走几步,凑到果玛耳边小声问道。香南则紧跟两人身后,同时四下打量着这座小小的茶楼。

“他是我师父雇的茶楼掌柜,茶楼大小事务平时都是他在打理的。别看他那样,手脚麻利着呢。”果玛解释道。

“手脚麻利?我感觉他弯腰都费劲吧......”柯罗很难想象,这样一个胖成球的人,是如何做到手脚麻利的。

“切,你这是以貌取人,咱们行走江湖最忌讳这点了,你要是不把这个观念扭转过来,今后会吃大亏的。”果玛一副老前辈的姿态教训着柯罗。跟在一旁的香南听得暗自点头,就差拿出小本儿当警句记下来了。

三人边走边聊上到二楼,最终站在了走廊最靠里的一面墙壁前,“果玛姐,这儿是死胡同了吧。”香南疑惑道。

“是啊果玛,你带我们来这里面壁思过吗?”柯罗也调侃道。

“别说话,安静看着。”果玛说着,上前在墙面的两个下角轻轻一按,紧接着正面墙壁便无声无息地移开,露出了后面狭长的通道。

“哇哦,密道!”柯罗两眼放光地小声惊呼道。

“果玛姐,这么秘密的地方,我...我进去合适吗......”香南有些犹豫。

“放心吧,我和师父打过招呼了,而且这个密道茶楼的伙计们都知道,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所以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果玛说完率先迈步走了进去,“对了,我师父姓彭,你们就喊他彭师好了,一会见到我师父,就算再好奇也别一惊一乍的,千万记住!”柯罗现在满脑子都是对密道的好奇,对果玛的话听压根没过脑子就满口答应。三人走出不远,身后的大门再次缓缓关上。

等他们七拐八绕地走过这条长长的密道,“这是防空洞?”柯罗看见面前尽头处,那扇似乎以前在影视剧中见过的厚重大铁门,脱口就喊了出来。

“没错,这里很久以前确实是防空洞,你一定就是果果说的柯罗了吧。”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厚重的大门也随之开出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门缝,一个看上去七八岁大小,虎头虎脑的孩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中拄着比他本人还高出半头多的龙头拐,上拴一只硕大的歪嘴葫芦。更有趣的是,还贴了一圈及腰长的雪白胡须。

“咦?小朋友你这身打扮挺有意思,跟个老寿星似的,哈哈哈哈。”柯罗笑得前仰后合,接着扭头问道:“果玛这是你师弟吗?”

而果玛脸都黑了,“别瞎说,这是我师父!”

“啥?他是你师父??!!”柯罗失声叫道,香南也被果玛的话惊到了。

“嘿哈哈哈,怎么,不像?老夫彭宗,如果你真是生于五百年前,那你喊老夫一声小朋友倒也不算错,不过你这种情况确实闻所未闻,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老夫还是需要亲自验证一下,这位香南小友你也一起进来吧。”说完便转身进入门内。

“回头再找你算账!”果玛狠狠瞪了柯一眼罗,随后追着师父进了大门。

“这能怪我吗,你又没说清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柯罗小声嘟囔着,扭头招呼香南跟上。

而香南,此时正努力回忆“彭宗”这个有点耳熟的名字究竟在哪听过,被柯罗一打断立刻没了头绪,也就先搁置一边没有深究,答应一声便跟了上去。

两人前后脚进入大门后,瞬间就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成排成排的高大货架上种满了各种叫不出名的植株,周围弥漫着的水雾再配上蓝紫色灯光更显出一种光怪陆离的奇幻色彩。

见两人愣愣地看着眼前景象,彭宗很满意他们的反应,“这是老夫的茶种培植园,怎么样,还不错吧。”

柯罗忽然灵机一动,心说果玛的师父这么喜欢研究植物,那对动物应该多少也感点兴趣吧……这么想着他从怀中摸出一片恶龙鳞片,并对彭宗说明了来源。彭宗欣然接受了,似乎还挺喜欢。柯罗这才暗松一口气,总算没给远古人丢脸,让人觉得不懂礼数……

不提柯罗的胡思乱想,彭宗收起鳞片,缓步走到其中一排货架前,纵身一跃,便稳稳站在了直立于地上的龙头拐上,抬手从货架上取下一株红褐色的不知名植物。

“把你的血滴在它叶片上。”彭宗轻巧跃下龙头拐后,将手中这株不知名植物递到柯罗跟前。

“这是啥啊?”柯罗回过神接过植株仔细端详着,但完全看不出名堂。

一旁的香南忽然想到一种可能,于是便恭敬问道:“彭师,您是要用它检测柯罗二哥的实际年龄?”

“嘿嘿,小娃娃分析能力不错,这是老夫无意中培育出来的,老夫给它取名‘赤龄草’,它确实可以通过血液测出生物的年龄,不过滴血只是第一步。”彭宗略带得意地解释道。

“它真能测出我的年龄?有意思。”柯罗略微顿了两秒后,又接着说道:“彭师,能顺便帮我检查一下,我的血到底有没有毒吗?”这个问题从血蝠开始,已经在他心里憋了好久,这次终于有机会提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