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僵持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305字
  • 2022-04-02 09:42:51

惊慌失措逃跑的瓦萨伊,甚至都不敢回头看,即便这样,她都死死抓着手中的小金属立方体,似乎那就是她的命根子一般。

但才跑出不足百米,她就绝望地发现,自己可能逃不了了。因为,她已经看见了前方若隐若现的白象,以及它标志性的四颗长长的象牙。此时瓦萨伊的第一反应就是,牛伍为了不让自己跑掉,特意让他的坐骑埋伏在树林里。想到这,瓦萨伊又开始后悔,当初仅仅因为家族的体术血海,卖相太差,自己就对它不屑一顾。如果不是如此,自己哪怕只掌握了一段的血海,情况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被动。

突然,一根横跨数十米高速飞来的长戟,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瓦萨伊眼看着这柄长戟从头顶迅速划过,然后准确命中身后紧追不舍的兽兵。锋利的戟刃瞬间穿透兽兵的胸膛,拖着他又滑行了数米之后,将其死死钉在了地上。污浊的血液从伤口汩汩流出,很快将周围的地面染成了红褐色,但他一时间还没死透,顽强的生命力支撑者他,在那边挥舞着利爪,边兀自嘶吼着......

“林子外面现在怎么样?”一声焦急的大喊,惊醒了愣神的瓦萨伊,随后她就看见太史西奇从白象身旁一跃而出,快速跑向自己。

直到这时,瓦萨伊才想起那柄救了自己的长戟,不正是眼前这个人的吗!幸福来得太突然,原本就对太史西奇有些朦胧爱慕感的她,现在这份感觉好像破茧而出,瞬间明晰起来。

“那边现在什么情况?”见对方不回答,太史西奇再一次焦急地问道。

“你千万别过去,现在林子外面已经乱套了!”回过神的瓦萨伊急忙阻止道。

太史西奇感觉心脏都漏跳了一拍,难道牛伍不再顾及白象的安危,大开杀戒了?!如果真是这样,太史西奇不敢想下去了......

“牛伍!如果小姐出了什么意外,希波克家族定将你犇牛族屠杀殆尽!!”格洛的这声大吼因为尖细的嗓音,显得毫无气势,但是却极具穿透力,连身处茂密树林中的太史西奇和瓦萨伊也听得清清楚楚。

“哞哈哈哈哈,这种狠话,你不觉得幼稚得可笑吗?”牛伍的嘲讽响起的同时,他与格洛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太史西奇的视野中。

“牛伍住手!”太史西奇迅速从瓦萨伊身边跑过,在经过咽气的兽兵时,顺手抄起斜插在兽兵胸口的长戟,接着一刻不停地冲向边打边深入树林的格洛和牛伍。

“好帅啊!”瓦萨伊转身望着太史西奇的背影喃喃道。

“太史西奇!”牛伍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个名字,“放了六度,我允许你们离开。”似乎为了显示诚意,他也不再追逐格洛,就这么站在原地等着太史西奇的答复。

太史西奇在沉吟片刻后大声回道:“不,你先让你的兽兵手下停手,我才能放了白象!”说着他持戟而立,就这么和牛伍遥遥对峙着。

“你可以自己去阻止,我觉不拦你。”牛伍咧嘴一笑。这时候,他已经意识到,现在是谁越舍得自己手中的筹码,谁就越容易在这次谈判中取得主动权。此时太史西奇首先沉不住气,这正是牛伍希望看到的。对他来说,只要白象不出事,那些兽兵哪怕死光了又何妨。至于这件事会不会成为两族再次全面开战的导火索,这个重要吗?要知道,他可一直都是主战派。

“你当我三岁小孩吗,让我去阻止,然后,你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把白象藏起来。所以,这个命令你必须下。否则,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这句话说的看似果决,其实他内心直打鼓,生怕牛伍一气之下,真的给他来个鱼死网破,又或者,树林外的那些人,已经大部分遭遇不测......双方都有所顾忌,又不肯首先让步,形势就这么僵住了。

而摆脱了牛伍纠缠的格洛,早就心急火燎的向瓦萨伊冲去。当他远远看见完好无损的瓦萨伊和死掉的兽兵,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再看到前方少年手中滴着血的长戟,他立刻就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谢谢!”格洛在和太史西奇擦身而过的瞬间说道。太史西奇也轻轻一点头,算作回应。

“小姐,对不起,我来晚了!”来到瓦萨伊身前的格洛连忙道歉,接着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再次确认她没有受伤,这才彻底放心。

“格洛,要不你帮他一下?”瓦萨伊大致猜到了太史西奇想干什么,有心想帮一帮他,顺便也能留个好印象......

“小姐,这个忙我恐怕帮不了,现在你的安危才是我第一考虑的。”说着格洛深深低下头,一副任打任骂就是不妥协的样子。

“你!......”瓦萨伊气极,但也拿他没办法,格洛是自己父亲身边的直属护卫,除了父亲几乎没人指挥得动他,就算是自己这个大小姐也不行。

“哼,靠边上一点,你挡住我了!”瓦萨伊说着抬起手中的小立方体,继续她的拍摄。另一只空着的手,则像赶苍蝇一般,驱赶着眼前如一堵墙似的格洛,“还有,快给我变回去,丑死了!”

“啊?哦,好...好......”格洛一脸无奈得答应着,解除了二段血海的变身。

与此同时,那头白象,它正试图悄悄绕过太史西奇回到牛伍身边,但如此大的体型,自然很快就被发现了,“牛伍,让你的坐骑停下!否则,我保证下一秒就会有你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

虽然愤怒,但牛伍还是喊停了白象。

“让它站到我身后。”太史西奇继续试探着要求道。

“你别得寸进尺!”牛伍怒喝着,一拳扫断了身旁一颗碗口粗细的松树。缓缓朝后倒下的树干,又意外砸倒了一小片灌木丛,随之从后面露出一个人影来。正是双手举着两棵小灌木蹲在那的柯罗,此时,他被吓得一动都不敢动。把正在思索如何继续下面的谈判的太史西奇,和另一边的瓦萨伊、格洛三人看得一阵愕然。计划全乱了......

柯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让我们把时间退回道两分钟前,也就是太史西奇喊着让牛伍住手的那一刻......

“牛伍住手!”太史西奇这声大喊,树林外的众人也听到了。

“是太史西奇的声音?!”

“西奇少爷回来了!”

人群瞬间一阵骚动,在他们满以为,失控的兽兵应该会就此停下的时候。后面隐约传来的对话,让他们的心一下跌入谷底。

牛伍不肯让兽兵停手,他们就得继续和这些怪物耗着。虽然失控的兽兵,少了让人头疼的配合能力,视力也还没恢复,但却变得更加疯狂,几乎是不顾一切的进攻,进攻,再进攻。已经有不少人,在这样不停歇的进攻下受伤了。

“林子里怎么没动静了?再拖下去,我们都得被耗死在这儿。”柯罗皱眉道,“果玛把‘红云’给我,我过去看看。”通常都不太着调的柯罗,一旦严肃起来,就说明他着急了。

“你一个伤员给我老实呆着,别添乱。”果玛在旁边不屑道。

柯罗见要不来武器,也不气馁,“不给就算了,现在要武器还不方便?”他小声嘟囔着,转脸就从身后的一个脸包得和木乃伊似的伤员旁,捡起一把尺许来长的短刀,“兄弟,这把刀借我用用,回头还你。”说着将短刀插在腰间,双腿一发力,直接跃过七八米的距离,从众人头顶蹦出了包围圈。落地瞬间,还因为牵动了背后伤口,疼得他一阵呲牙。

“喂!那个人,你干什么?别脱队擅自行动!”一个梳着雷鬼大脏辫的人,对着柯罗喊道。

“嘘!”柯罗立刻扭头,一脸严肃地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看得那个留着雷鬼头的男人一愣,接着,就见柯罗一副壮士去兮的架势,向那片树林走去......

这么一分心,雷鬼头还差点被扑来的兽兵抓伤,吓得他连忙收敛心神。

众人看见脱队的柯罗,也只以为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家伙,打算去刺杀牛伍。再加上,现在这种防守战中,柯罗那样不听指挥的刺头,自己跳出来也好,免得关键时刻添乱。

“这个白痴,又去逞英雄!”果玛一时为之气结,但她可没有柯罗那样,非人的弹跳力,只能继续待在包围圈内。

当然,果玛之所以还能保持相对冷静,更主要的原因是,先前哪几个偷袭牛伍的人,都只是被打晕了过去。所以在她看来,牛伍应该是顾忌白象安危,在没有彻底掌控局势的情况下,不敢真的痛下杀手。既然不会有生命危险,那个笨蛋要去逞能,也随他吧。最好被抓到再狠揍一顿,给他长点记性......

再说回柯罗,此时他已经接近树林边缘,在经过一片小灌木丛时,突然灵光一现,福至心灵。如果牛伍真如那个叫香南的孩子所说,是通过对气流的感知,来代替视觉。假如自己伪装成一颗小灌木丛,只要不剧烈活动,引起过强的空气流动,按理说,这样就算自己蹲在牛伍面前,他应该也只能感知到前方的灌木,而不会发现后面的自己。这个计划太完美了!我真是个天才!

这么想着,柯罗直接将眼前的小灌木连根拔起,一手一棵挡在自己身前,就这么鬼鬼祟祟得继续前进。直到他悄悄藏身在牛伍身后的那片灌木丛......

之后就是太史西奇三人眼前的一幕,“这人在干嘛??”他们在脑中瞬间冒出了同一个念头。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三人的大脑差点宕机。只见那个人影用树枝遮着上身缓缓站起来,用极其缓慢的动作向白象那边挪去。而牛伍对此,竟然真的毫无所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