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意外的闯入者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491字
  • 2022-03-31 09:53:34

所有人被眼前的一切,吓得噤若寒蝉。直到此刻,他们才真切感受到了牛伍的可怕。

就在这时,突然从树林深处远远传来一声悠长的象鸣,还闭着眼的牛伍,立刻深深皱起了眉头,接着,他深吸一口气,胸腹夸张的鼓胀起来的同时,吼出了一串古怪音节。巨大的声响,震得人耳内一阵嗡鸣。过了片刻,又朝蠢蠢欲动的众人开口道:“你们这些臭虫别想逃跑,都给我老实待着。否则,格杀勿论!”随后,就这么一动不动地闭目站在原地,仿佛在等着什么。众人看得面面相觑,不由得猜想到,难道刚才的象鸣,是因为太史西奇得手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到不妨再等等看,如果真能因此获救,那何必再冒其他风险。这么想着,众人急于逃跑的心思,到也淡了下来。

“果玛,果玛,我又能看见东西了!”柯罗兴奋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周围人只当他是恢复得慢,还在内心鄙视了一把,刷了点小小的优越感。但了解实情的果玛知道,柯罗并没受过赏金猎人的训练,在闪光弹爆开的瞬间,他是一定来不及闭眼的,所以说,他应该完整受到了强光照射。不过,现在可不是感慨他非人的恢复能力的时候,“你背后的伤怎么样了?”

柯罗听到问话,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背,感受着伤口传来的麻痒感,“还行吧,一般的运动应该不影响了。”

“好!”果玛回答得颇为高冷。

“我们是打算跑路了吗?”柯罗凑近对方耳边,小声问道。

“还不一定,看情况。”由于柯罗呼出的湿热气息,吹得果玛又痒又难受,便往旁边躲了躲。

柯罗见此,只以为她还在耿耿于怀,自己之前无意中的袭胸一爪......但为了缓和气氛,同时也想了解一下,在他看不见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便厚着脸皮问道:“对了,现在啥情况?”

“自己看。”说着果玛朝牛伍那边一努嘴。

柯罗顺着方向望去,这才注意到,不远处被干趴下的五个壮汉。“卧槽!五个人都没干过一个?!”

他最初以为,果玛说的偷袭失败,最多也就是没占着便宜。然而,事实却是,对方1V5不仅赢了,而且脸不红气不喘,明显还留有余力。难怪,刚才牛伍再次扬言要杀光所有人的时候,周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反驳了。同时也暗暗佩服太史西奇,居然可以和这种魔神一般的存在缠斗良久......当然,这不是说太史西奇的实力,也同样高出和雷队长他们一大截。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灵活见长的太史西奇,从最开始就明智的选择和牛伍游斗,而雷队长几人,自持力量惊人,就想和牛伍硬碰硬。但他们没有预估到,双方的力量差距,已经到了不可逾越的程度,所以,他们会被瞬间秒杀也就不奇怪了。这些门道,现在的柯罗并不知道。在他心里,已经把太史西奇划归为,能和牛伍硬刚的高手了。

先放下这些不说,其实,他内心还有一个更大的疑惑,“果玛,你觉得牛伍是真的还看不见吗,还是假装的?”

“他应该没有恢复视力。”这次回答他的,不是果玛,而是站在一旁的香南。

柯罗诧异地看向对方,“这位小兄弟,你又发现了什么?”之前就是经过这孩子的提醒,自己才想到让太史西奇去抓白象,所以柯罗对他会有什么新奇看法,还是挺好奇的。

“我叫香南,不叫小兄弟,而且你也不见得比我大。”香南对柯罗的称呼表示抗议。

“哦,那香南小兄弟,你怎么知道他还没恢复?你看我们不都能从新看见东西了吗。”柯罗无视了对方的不满,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怀疑。

香南到也没有过于纠结称呼问题,耐心解释道:“不一样的。躲避闪光弹,是我们赏金猎人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西奇少爷丢出闪光弹时喊的‘爆闪’就是让队友有所准备,不至于被自己人闪瞎眼,但妖族可不知道这些。所以他一定来不及闭眼,而西奇少爷那种闪光弹的正常恢复时间是一到两个小时,当然不排除他恢复力超常的可能。”

“哦!我说呢,难怪你们恢复得这么快!”柯罗恍然大悟。

香南被他这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弄得莫名其妙,“难道,你也没来得及闭眼?”

“那个......就晚了一点点......”柯罗有些尴尬地说道。但转念一想,这该不会被人发现自己异常的恢复能力吧?便急忙转移话题,“那他既然看不见,又是怎么躲过偷袭,还一连打倒了五个人的?”

柯罗的这个问题,瞬间引起了周围其他人的兴趣,况且,三人的谈话也没有刻意避着别人。于是,众人都不自觉地支起耳朵,等着下文,虽然,没人指望几个毛头小子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来。

“我猜测,他应该具有一种,可以被动感知攻击和威胁的能力。因为,我察觉到牛伍除了应对攻击之外,他几乎就在原地站立不动。这和他被闪光弹照到之前的行为模式,很不一样,也完全不符合对方的暴躁性格。事实上,我也是据此判断他还没恢复视力,至少没有完全恢复。而且,他每次面对雷队长几人的攻击时,都是等对方出手后,才开始反击。如果这不是他一贯的战斗方式,那他的这种感应能力,首先一定是被动的,那么首先排除了听觉和嗅觉,再者,根据他做出反击的时间判断,这个感应范围应该不会太大。如果接受这些先决条件的话,我们不妨做一个大胆的假设,比如说,他可以通过触觉,来感知一定强度的气流,从而对周围环境形成感知。”香南没有卖关子,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触觉……那我还是宁愿相信他听觉灵敏比较靠谱……”柯罗也一手支着下巴分析道。

香南皱眉摇摇头,又点点头道:“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我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这种能力究竟是什么。”

“那说到底,不还是不知道他如何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打倒了五个人……绕来绕去,不是又回到老问题了嘛!”柯罗有些无奈地说道。香南也略显尴尬地挠挠头。

周围人听着两人一问一答交谈到现在,应该说,内心或多或少是失望的。在他们看来,这不就是个简单的选择题吗,A、牛伍恢复了视力,一切都是他假装的,那自然没啥好说的。B、牛伍没恢复视力,那用屁股想都能知道,对方一定有什么特殊手段能感知周围环境啊,还分析了这么一大串,不是浪费时间吗。果然不能指望这些毛头小子。但他们不知道,其实香南的猜测,已经无限接近真相了......

相比其他人的不屑,果玛此刻的心情,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事实上,单从她的出生来说,她在母族内地位不低,所以,她对牛伍那种特殊的能力,知道得更多也更清楚。

首先,牛伍用来代替视觉的,是一种叫做“通觉”的特殊武术,或者称为心术更确切。简单来说,生物体,尤其是哺乳动物,所具有的感官系统无非五种,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每种感官都是互不干涉,互相分离的。不过,也不是绝对的,有一种情况想必每个人都经历过。那就是,当你体会过柠檬或者酸橘子的酸爽,下次再看见它们,即使隔着老远你都能感觉到它的酸度,还会不自觉地开始分泌唾液。这种称为条件反射的神经反应,似乎将视觉与味觉之间的界限变模糊了。如果将这种情况推演到极致,会发生什么?没错,用眼睛“品尝”味道,或者用舌头“看见”世界!(呃,插播个小新闻,目前科学家,确实已经实现,通过电信号刺激舌头,让失明的人可以重新看见)而“通觉”所要达到的目的,看起来则更加不可思议。它要将五感之间的界限通通打破,最终做到,任何一种感官,都具有其他感官同样的功能,形成彻底的感官互通。这门体术一直都是妖族的机密,只有高层才有资格知道并修炼。可是,单单能摸到门槛的,就屈指可数,至于五感互通的至高境界,更是只有这门体术的初创者达到过。

这些信息,果玛只能在心里想想,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柯罗。在短短的两天相处中,几乎没有朋友,也断绝了和母族关系的果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柯罗当成了除师父之外,最亲近的人。她害怕柯罗知道真相后会疏远自己,因此,也对自己的妖族身份变得更加排斥......

突然一个女人的斥责声,惊醒了胡思乱想中的果玛,“都怪你!非要先去那个破山洞,结果除了几片破鳞片,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拍到。回去我一定要向我爸爸告状!”听这语气,完全就是发脾气的大小姐在数落手下。而且,这个女人的声音似乎挺耳熟。

这女人的声音不小,在场的众人自然也听到了,但都感到一头雾水,这片山林里还有其他人?!

“别出声!前面有情况!”那个被数落的人出声道。那女人也知道轻重,立刻就闭嘴不说话了,小心跟在后面靠近树林边缘。

“是那个女记者!”等两人终于走出树林后,柯罗看着身高两米的壮汉后面跟着的高挑美女,立刻认了出来。

那个叫瓦萨伊的女邸报员,看见眼前的情况,眼睛一亮,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手中的小金属立方体就是一顿猛拍。而西装革履的壮汉,慢慢扫视着四周,眉头也随之越皱越深,“你是叫牛伍吧?我们路过这里只是意外,无意干涉你们的矛盾。如果你让我们离开,她手中的摄立方也可以交由你处置。”说着一把抓过瓦萨伊手中的小立方体,顺势抛给了牛伍。

“格洛!你要敢把我的摄立方拿走,回去我一定让爸爸关你一年的禁闭,不十年!!”瓦萨伊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尖叫着把手中的小立方体藏到身后。

瓦萨伊话音刚落,牛伍便嗤笑道:“你觉得我会让你们离开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