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碾压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428字
  • 2022-03-31 10:11:22

也就大约六七秒后,除柯罗外,已基本恢复视力的众人,环顾四周。发现,还处于致盲状态的兽兵,正如石雕一般,在原地矗立不动。不远处,就是闭眼站在那的牛伍,他此刻双拳上青筋暴起,壮硕的身躯还微微颤抖着,恐怕,他内心的怒火,已经积累到了极限......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在这里等太史西奇回来吗?”有人小声问道。

“唉,你们说,他该不会一个人跑了吧?”另一个身形瘦削,有些贼眉鼠眼的人担心地说道。

“不会的!西奇少爷绝对不是那样的人!”香南听到后,激动地辩解道。

“别西奇少爷,西奇少爷地叫那么亲热。人家可是太史家的正牌大少爷,想攀高枝也轮不到你啊。”那瘦削的男人立刻冷嘲热讽地回道。

“你...你...你胡说!”香南被气的小脸通红,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那男人见此更来劲了,还想再说些什么,“懒猴,够了!”一个手握巨剑的壮汉,制止了两人无意义的争吵,那被称作懒猴的男人,见队长发话,满不在乎地耸耸肩,便不再做声了。

“不过,我们确实不能被动地等待救援,不如......”巨剑壮汉说着扫了眼不远处,仍旧站立不动的牛伍,并用手在脖子上一抹。那意思很明显,他想趁着牛伍视力还没恢复,一举干掉他。

“雷队长,你有把握吗?”边上,一个持棍而立,头顶锃光瓦亮,却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男人问道。

“若是诸位肯帮我,我有九成的把握!”巨剑壮汉说得斩钉截铁。

“好!既然雷队长如此自信,那算我柴霍一份。”说着,扭头看了眼四周,“诸位怎么说?”

见有人带头,其余众人,一来,觉得现在牛伍已经是个瞎子,而且,应该短时间很难恢复,威胁有限。二来,这时候退缩实在丢份,于是也都纷纷应承下来。当然,就算所有人都想加入这次行动,也不可能让这么多人一起上。毕竟这种任务,人员贵精不贵多,而且,也需要留下足够的人,用来保护不便挪动的伤员。香南本想阻止他们,但没敢开口......

最终,组成这次突袭队伍的,一共五人。除了雷队长和柴霍,另外三人分别是,使一柄巨锤的拓跋磊,倒支着战斧的烈天虎,和抗一把厚背大刀的朱立。

随后,五人悄悄朝牛伍所在的方向走去。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从兽兵身旁经过时,几人还特意摒住了呼吸。而兽兵,就如同真的变成了石雕一般,对此毫无反应。雷队长等人,顿时心中一喜,对这次行动更是信心大增。

等他们接近牛伍后,迅速摆开阵型,将对方团团围住。互相间打了个眼色后,便由雷队长打头,高举重剑,朝着牛伍当头劈下。眼看着剑锋就要斩在牛伍头上,这时意外发生了。闭着眼睛的牛伍突然一摆头,他头上那对巨角就“梆”一声,击打在剑身上。原本十拿九稳的一击,立刻被撞的歪向一旁,重重斩在湿润的土地上,还将地面斩出一道,近半米来深的狭长裂缝。

所有人见此都愣了一下,脑中瞬间冒出一个念头,意外?紧接着,就见牛伍一记窝心脚,将两百来斤的雷队长连着巨剑,一起踹地倒飞出六七米。这急转直下的剧情,发生得太突然,让人都不经猜想,难道牛伍早就恢复了视力,之所以还站着不动,就是为了引他们上钩?想到这,围着牛伍的四人顿时有些缩手缩脚起来。

“别怕,他没恢复视力,一起上干掉他!”摔出去的雷队长,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喊道。

“哈嘿嘿嘿,是啊,我还没恢复视力,你们怕什么呢?一起上吧。”牛伍咧嘴冷笑道,从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杀意,简直犹如实质,一时间,另外四人更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谁也说不好,对方是不是真有后手......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雷队长重新提剑冲了过来,“虚张声势!我不信你还能挡下第二剑!”冲到跟前的雷队长,突然下蹲,手中巨剑一个横斩,砍向牛伍双腿。他自信,这一剑要是砍实了,别说血肉之躯的牛伍,就是一根铁柱也休想完好无损。所有人此刻都在内心默默喊着,“中!中!中!”

但事态的发展,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只见牛伍就在巨剑要砍中的刹那,突然抬起右腿,又重重落下,将剑连同雷队长握剑的手一起踩进了泥地,对时机的把握,简直妙至毫颠。

“不可......噗!”这个能字还没出口,雷队长就被牛伍紧跟而来的左鞭腿,“膨”一声闷响重重抽在脸上,整个人再次倒摔出去。但是这次,雷队长没能再爬起来,他被这势大力沉的一腿,直接踢得晕死了过去。短暂的寂静后,“队长!”人群里,雷队长手下的几名队员,急切地叫喊着要上前帮忙,“冷静,你们上去只会添乱,放心你们队长还活着!”一位老者拦下了他们,看这位老者的衣着,应该是一位医护人员。

“切!居然没踢爆,脑袋还挺结实。”牛伍似乎对刚才的一脚不甚满意。这赤裸裸的杀意,让人瞬间感觉,像有一股寒气,从脚底一直透到了头顶心。

“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还不能视物的柯罗,感觉周围气氛好像有点诡异。

“偷袭失败了。”果玛回答地很平静,好像对结果早有预料。

“对方不是看不见东西吗?”柯罗内心极度吃惊,难道人类和妖族的武力差距真的这么大?以至于,四五个人偷袭一个瞎子都能失败?!扪心自问,要换作他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四五个手拿武器的壮汉,就是一个拿着板砖的孩子,都能打得自己一愣一愣的。

“该死!这家伙一定已经恢复视觉了。还故意假装看不见,引我们上钩,好让我们掉以轻心,逐个击破!”手握长棍的柴霍大声喝道。

“没错!刚才雷队长太大意了,我们四个等会一起上,我不信杀不了他!”拿着柄战锤,须发皆张的拓跋磊接话道。

恐惧来源于未知,自认为猜到了真相的几人,终于不再畏首畏尾。“哼!还闭着眼,假装看不见吗?那你就受死吧!”柴霍怒喝着,将长棍扫向牛伍的面门,几乎同一时间,另外三人也从不同方向攻了上去。

就在众人满以为,这次就算杀不死牛伍,至少也应该重伤他的时候。对方突然用极快的速度,将身子转了180度,同时脚下一蹬,伴随着“呯”一声炸响和四溅的泥土,牛伍魁梧的身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后电射而出。

正出棍横扫的柴霍一脸震惊。在这之前,他就在脑中预演了数种牛伍可能的应对方案,因此记扫棍只是虚招,后续可以有数种变招衔接,但万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倒退着冲向自己。这时候再变换任何招式,非但打不出威力,还会被急退而来的牛伍撞个正着,毕竟双方的距离已经太近了,而长棍这种兵器,并不适合应对贴身缠斗。万般无奈下,他只能将长棍衡于胸前,希望能够稍稍阻挡一下对方,好为另外三人创造更好的攻击条件。

尽管柴霍已经做好了被撞的准备,但他还是低估了牛伍的力量。要知道,那可是能把恶龙都撞得鳞片崩碎的压倒性怪力。如今,面对区区一个人类,这之间存在着的差距,已经大到了用任何技巧也无法弥补的程度。柴霍先是感觉,长棍像撞上了厚实的橡胶轮胎,然后就是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大推力,他握棍的双手手腕在这巨力下,直接被撞得脱了臼。钻心的疼痛从腕部传来,“啊!”随着这声痛呼,众人紧接着就看见,他被连人带棍撞飞了出去。柴霍最终连阻挡片刻都没能做到,另外三人也没能追上急退的牛伍,攻击自然也落空了。

“混蛋!有种别跑,和爷爷我正面一战!”和柴霍关系不错的拓跋磊怒目圆睁,握着战锤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关节都有些发白。

“如你所愿!”牛伍说着,单腿后撤,刹住身形,还及其挑衅地勾了勾手指。

“柴霍兄弟,你怎么样?”烈天虎高声问道。

趴伏在地的柴霍,咳出一口血沫,“咳...咳...死不了,别管我,快继续攻击他!”见对方还活着,拓跋磊稍稍松了口气。

“我们三个从同一方向进攻,不能再让他有逐个击破的机会!”一旁提着砍刀,屠户模样的朱立提议道。

“对,这次我们集中力量,从一个方向攻击!”烈天虎也表示赞同。

“我没意见,现在老子只想砸烂他的脑袋!”拓跋磊咬牙切齿地回道。

统一意见的三人,边怒喝着为自己提气,边迅速从正面攻了上去。

在旁人看来,牛伍面对几乎同时当头砸下的巨锤,和左右拦腰砍来的战斧、砍刀,似乎除了后退别无他法。就在这危急时刻,让所有人都觉得疯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面临死亡威胁的牛伍,非但不后退,还用极快的速度向前跨了一大步。但就是这疯狂的一步,让落下的巨锤,仅仅只有锤柄杠在了牛伍有厚实犄角保护的头上。用过大锤的人应该深有体会,想要将锤子挥地越重,在锤子落下的时候,双手反而不能把锤柄握地太死。拓跋磊就是用锤的高手,这点道理他自然懂。也正因为如此,他虚握的双手,立刻被杠杆的反作用力一下弹开,这柄重量惊人的巨锤,便打着旋飞上了半空。与此同时,左右袭来的战斧和砍刀,只是在牛伍小臂上留下两道不深的血痕,便两两相撞,发出悦耳的锵锵声。

失了武器空门大开的拓跋磊,被牛伍蕴含巨大爆发力的一脚踹中小腹后,便伏跪在地不动弹了。另两人则被牛伍一双大手瞬间抓住脑袋,如抓鸡仔一般,提在手中重重一磕,双双撞晕了过去,弹飞的巨锤也在此刻终于落地。至此,这次突袭宣告彻底失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