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是我的眼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313字
  • 2022-03-08 10:07:52

“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大夫,孩子情况怎么样?”方院长急忙上前,向走出手术室的医生询问道。

“手术很成功,不过还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大夫正向方院长嘱咐着,身后手术室的大门再次打开,一个眼睛上缠着重重纱布的小男孩被护士推了出来。

“感觉怎么样?”方院长上前询问着。

“嗯。”柯罗简单地一点头算作回答,便沉默着不说话了。

距离陈总的那次参观,时间只过去了两月。这两个月的时间不光孤儿院不遗余力的为果果寻找治疗方法,就连陈总也在其中出了不少力。但奇迹终究没有出现。

对于果果的离去,方院长是一直心怀愧疚的。也正因为这份愧疚,他放下手头的其余工作,执意要亲自承担这次的看护工作。

将柯罗扶上住院部病床的时候,已将近中午一点。等护士走后,房间就只剩下了方院长和柯罗两个人。这是一间标准的三床位病房,只是其他床位目前都还空着。

“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来。”看得出来,柯罗的情绪很低落,但实在不知怎么开导的方院长,为了避免陷入沉默的尴尬。正想借此机会出去透透气,口袋里的手机恰好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感觉救星来了的方院长急忙接起电话,顺便扭头撇了眼仍旧沉默不语的柯罗,“喂,刘医生你到啦。嗯嗯,是的,手术很成功。你直接上来吧,我们在二号楼1205病房。”说着,快步走到门外,半遮住嘴压低声音说道:“只是这孩子现在情绪低落的很,这样要憋出病的,你想办法开导开导他......”

挂掉电话,方院长出了口气,转身回到病房。这会儿,他有些后悔当初自己一时冲动,非要自告奋勇得接下这磨人的活儿,搞得现在身心俱疲。打算着等刘医生来了,说明情况就正式交班。想到这,原本郁闷的心情到也好受了一点。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陈总,好像在这边。”在病房内来回踱着步,还时不时看一眼手机的方院长,终于听到了期待已久的声音。

“总算到了。等会!刚刚好像听到了‘陈总’?!他怎么来了!!”方院长脚下一踉跄,险些摔倒。

因为不想为了果果和柯罗的事,真的去劳烦陈总。所以方院长并未将果果的死讯,包括柯罗这次手术的事情通知对方。

而现在陈总突然出现在这儿,怕不是兴师问罪来了。甚至方院长还本能的认为,陈总就是刘医生喊来的,顿时在心里把刘医生也埋怨了一遍。但事已至此,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用手使劲搓了搓脸,勉强挤出一个自己还算满意的笑容,方院长这才向门外迎了出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正找着门牌号的陈总等人。“陈总,您怎么来了?这点事,哪还需要劳烦您亲自跑一趟。”方院长上前打招呼到,还责怪似的瞪了刘医生一眼。

“方院长,你这事可办的不地道啊。要不是我抽空来这一趟,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得到消息。我要因此落得个失信于人的名声,你可要负全责。”陈总话虽说得严重,但脸上却并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更像是为了缓和气氛而开的玩笑。顺便也解了,方院长对自己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儿的疑惑。

“您说得是,您说得是。”自知理亏,方院长只能点头练声应是。这时候再做任何解释,都只会越描越黑。尴尬得打着哈哈的方院长,现在更是肠子都悔青了。

本来对他来说,借着这次事情,可能是搭上陈总这条线的最好机会。但利用一个,被病疼折磨的小女孩换来的,看似光明的前景,即使真的成功了。方院长觉得,那时候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的。

本应好好坚守的道德底线,怎么就把自己弄成了这里外不是人的状态?“看来真是需要拜拜菩萨去。对,下午就去!”心里委屈的方大院长,这么默默思忖着。

但他不知道的是,像陈总这样,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又岂会想不到这层关系。

当初,若方院长真的想借此搭上他陈总。那今后,倘若方院长有事相求,最大的可能就是吃个闭门羹。但也正因为方院长没有这么做,反而让陈总高看了他一眼。这也是之前,陈总并未真的责怪于他的原因。

至于后来,方院长成为陈总新业务的合伙人,那都是后话。正印了那句寓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咱们言归正传。陈总等人走入病房,看见了正仰面躺在床上的柯罗。而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生无可恋的绝望气息,即使隔着大老远都能感觉到。

“自从果果去世后,这孩子大多数时候就是这样。本来活泼机灵的小鬼,现在却形同木偶......”方院长颇为痛心的,为陈总解释道。刘医生在一旁,也是对此连声叹气。

“我来劝劝他吧。”陈总微皱着眉,轻身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如同失去了魂魄的柯罗。陈总突然意识到,解铃还须系铃人。或许从果果这点出发,才是解开他心结关键。

略一思索,陈总便轻声道:“你这样消沉下去,岂不是辜负了捐献角膜给你的果果?即便果果活着......”正打算继续说下去,忽然看见,一旁的方院长和刘医生拼命向自己打着眼色,顿时让陈总觉得莫名其妙。

“角膜是果果捐献的?!”前一秒,还处于自我封闭状态的柯罗,突然咆哮着弹坐起来。把离得最近的陈总吓了一大跳。

“这事你们没和他说?”陈总也是一脸吃惊。

“这不是怕他一下子接受不了嘛。”方院长尴尬得解释道。

陈总此时直感到一阵牙疼,暗自诽腹这么重要的事,也不和自己提前通个气,害自己说漏了嘴。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先把柯罗安抚下来才是重点。

“你...你先别激动,听我说,把角膜捐献给你,这是果果的遗愿。”面对着快要择人而噬的柯罗,冷汗都下来了的陈总,只能先把果果这个挡箭牌搬出来。同时内心直喊:“罪过,罪过,果果小朋友你在天之灵莫怪,伯伯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啊。”

“这是果果的遗愿?”果然,柯罗喃喃的重复了一边,很快平静了下来。见此陈总也暗暗松了口气。

“不错,这不光是果果的遗愿,同时也是我们大家一致赞同的决定。”

“为什么?!!”刚平静下来的柯罗,听到这句话又弹了起来。

“因为,我们希望你用这双眼睛,即为自己,也替果果去看看外面那个,美丽多彩的世界。”

“替果果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仍旧把话重复了一遍的柯罗,这次不光平静了下来,在此之外似乎还多了点什么。硬要说的话,那或许可以称之为“希望”。

陈总见有戏,便继续顺着思路说了下去,“现在这双眼睛可不光属于你自己,他也属于果果。因此你要尽快振作起来,早日恢复健康,可别辜负了果果的一番心意。”

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重新冷静下来的陈总,思路也渐渐打开了。毕竟多年的领导工作可不是白做的。只是这坐过山车似的对话,听得一旁的方院长和刘医生脑仁子直疼。

大概,让一个心灰意冷的人,重新振作起来,这其中的成就感也是会上瘾的吧。总之现在的陈总,自顾自的在那滔滔不绝地说着。全然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听进去了。这状态,就像多年的老酒鬼,看见了上好的美酒,肚子里的馋虫一旦被勾出来,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对此和陈总一起来的助理,似乎早就见怪不怪。

“我想到啦!”正说得起劲的陈总,被柯罗的这一嗓子吓得一激灵。

“你这孩子,别总是一惊一乍的。”一旁的刘医生也开口埋怨着。

“你想到什么了?”陈总有些好奇得问道,同时也想顺便印证一下,自己刚才的这番开导,到底起到了多大效果。

“医院里请保持安静!”走廊外一位路过的护士,向病房里的众人提醒到。显然,对众人刚才的大声喧哗颇为不满。

“啊,对不起大姐姐,我们一定注意。”柯罗乐呵呵得道着歉。见此陈总等人悬着的心,算是彻底放下了。因为他们知道,从前那个精明古怪的小家伙又回来了。

待护士走后,柯罗便迫不及待的向大家介绍起,自己那个刚刚萌生的想法。“我将来,想走遍这个世界的名山大川,江河湖海。”

“哈?”众人听得一愣,觉得思维有点跟不上节奏。

“这还是刚才陈伯伯提醒我的,要我用果果留给我的这双眼睛,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才想起,果果一直都很向往能像正常人一样,去爬山,去野炊,去海边堆沙子,去......”说到这儿,柯罗略微一顿,众人也听得鼻子有些发酸。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有些哀伤的情绪,柯罗继续说道:“虽然现在果果不在了,但是这个愿望我来替她实现!我要去周游世界!要用她给我的这双眼睛,记录所有美丽的风景。在另一个世界的果果,也一定能通过这双眼睛看见的吧!”说到最后,几乎已经变成了喃喃自语。

而这些话,陈总听得又是一阵牙疼。自己怕不是开导出了一个,现代版的徐霞客?好在,总算让这孩子振作起来了。至于在他看来,柯罗那还有些混乱的三观......慢慢来吧,兴许,这只是少年的一时心血来潮,过段时间就会忘记的。陈总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要说是因为自己的开导,才把柯罗带跑偏的,他是决计不会承认的。谁提跟谁急的那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