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神”降临
  • 神之纹章
  • 馒头记
  • 3330字
  • 2022-03-22 09:32:28

远处山林里,手握长戟的太史西奇不停躲闪着恶龙的攻击。他身上依旧洁净如新,看不出丝毫狼狈,但脸上的表情却像便秘多年的老太太,简直苦不堪言。

从他跑出洞穴算,前后已经和恶龙缠斗了近五分钟的时间。太史西奇已经数不清长戟刺中恶龙多少次了,但最好的战绩也就是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所以他除了最初那颗漆黑弹头造成的巨大伤害外,几乎就再无建树。这样毫无成就感的战斗,正在慢慢消磨他的耐心。

而另一方,作为追逐者的恶龙,也已经出离了愤怒。它眼中这只不停左躲右闪的小老鼠,简直滑不溜手,每每眼看着就要抓住的时候,这只小老鼠却总有办法躲过一劫。

又一次避过恶龙咬过来的血盆大口后,太史西奇已经彻底厌倦了这样的战斗,“牛伍!你要再不出来,我可就把它引到你飞船那去了啊!”

“你敢!”不远处的树林里传出一声爆喝,听声音,说话的正是牛伍。

“切,这家伙果然已经来了。”恶龙掀起的大片尘土让太史西奇啐了口唾,“你们妖族不是嗜战如命吗,这时候你怎么在旁边躲起来了,害怕啦?”说着,他渐渐调整方向,往传出声音的方位靠了过去。

坐在白象头上的牛伍直接无视了对方的激将法。原本他还怕自己一直不出去,太史西奇真把恶龙引去飞船那边,但慢慢地就发觉不对劲了。恶龙造成的巨大响动,似乎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该死!”,牛伍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这些卑鄙的臭虫,连下作的手段都如出一辙!”

再次被人玩了一手祸水引东的牛伍一脸怒容,“所有兽兵听令,全力拖慢对方的速度。”话音刚落,周围的树上便响起成片的沙沙声。而不久前才和牛五大战一场的那头大野猪,此时正站在白象边上直打哆嗦,“哼,没用的东西!你带六度(白象)先远离这里!保护好它。”说完,便翻身下了白象。对恶龙深感畏惧的野猪,如临大赦,连哼哼带点头地领着白象往后撤去。

等它们走远后,牛伍舒展了一下筋骨,随着肢体的抻拉,从各个关节处传来一阵噼啪炸响。没有了后顾之忧,牛伍终于可以放手一战。

这时,以恶龙为中心的战场上,已经乱作了一团。十几名长相丑陋的兽兵,从四面八方的树枝上飞扑向恶龙,在利用鳞片间的缝隙固定住身形后,就如同野兽一般开始又抓又咬。而树上,还有更多的兽兵在等待时机。

看着这些丑陋怪物的战斗方式,太史西奇极为不屑地说道:“野兽就是野兽,永远都只会依靠本能行动。”

他才刚说完,身后树林里就响起了牛伍驳斥的话语,“哼,野兽的本能,才是战场上最强大的武器。”

“好啊,那我期待着你彻底兽化的那一天。”本就看对方不顺眼的太史西奇,边躲闪边唇枪反击道。

不知是不屑于再反驳,还是其他原因,牛伍冷哼一声后便不再说话了。

再看恶龙,此时它身上已经挂满了兽兵。起初,它对这些没什么威胁的小老鼠并不在意,仍旧紧紧盯着太史西奇。但谁也没想到,恶龙腹部的伤口,却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意外作用。

原本为了避免地面对伤口形成二次破坏,行动过程中恶龙刻意将那一段腹部微微抬起,但这反倒方便了一名寻着血腥味而来的兽兵。一通抓咬,让伤口再次血流如注。

强烈的疼痛感刺激着恶龙,它开始拼命翻滚身体,大部分没能抓稳的兽兵,立刻被甩了下来。而那个正在奋力撕咬伤口的兽兵,连同其他几个倒霉蛋,则被恶龙压成了一摊肉泥。

“集中攻击它腹部的伤口!”见有机可乘,牛伍冷酷命令到,一点也不在乎这些妖族战士的死活。接到新指令的兽兵立刻转换目标,悍不畏死地冲向恶龙。

“啧啧啧,真是无情啊,不知道你看着这些怪物,有没有想到未来的你也可能会有这么一天呢?”因为大批兽兵的加入,终于得以脱身的太史西奇倒提着长戟说道。如果柯罗听到,一定会惊讶,难道变成这些怪物,就是妖族的最终归宿?

“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牛伍显然被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甚至不顾眼前的恶龙,也要先杀了太史西奇。

“你是忘了我的警告了吗?”听到身后虚空中突然出现的声音,牛伍连忙转身单膝下跪道:“神使大人,在下不敢。”

“如果我不在,你是不是就敢了?”随着话音,神使的样子也在空中渐渐显现,牛伍听得身子一哆嗦,“是在下因为那个人类的话,一时失去了理智,请神使责罚。”

“神使大人,他这是恶人先告状。我只不过感慨一下开个小玩笑,而他却不顾神使大人的警告,非要置我于死地。”站在一旁的太史西奇,一脸苦大仇深地说道。

“这个事情我稍后自会定夺,你们......”神使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在一阵“嗞啦啦”的电子杂音后,“太史家的小子,你也不用一再试探我的底线了。我记得最早之前就和你的祖辈们说过,除了毁灭世界的大灾难,神不会干预人类的任何事务,当然妖族也一样。”神使说完后,便面朝被围攻的恶龙,似乎对它很感兴趣。

“你不是神使,你究竟是谁!”太史西奇神色凝重地说道。

这时,从神使传出的声音,变成了一个完全分不出男女的独特嗓音。“哈哈,小家伙挺机警嘛。我只是暂时接管了这个身体,你可以叫我阿娜塔(anatta),以你在家族的地位,应该从你父辈那听说过我吧。”

“阿娜塔……你是……神族的真神?!!”太史西奇瞪大了眼睛,手中的长戟都差点没抓住。而牛伍则早就五体投地地趴在地上,浑身抖如筛糠,然后又想起什么,突然又抬头低声喝道:“太史西奇,见到神还不跪下!”

太史西奇并未理会牛伍,而是盯着被控制的神使道:“我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真神!即便有,我也不会跪他!”

“大胆,你敢对神不敬!”

“哈哈哈,有趣的小家伙。”阿娜塔打断了牛伍,“嗯,其实相对于神,我更喜欢阿娜塔这个称呼。”说着,阿娜塔控制神使的身体,从空中缓缓落到了太史西奇的对面。

虽然神使那张泛着金属光泽的脸上并没有眼睛,但太史西奇能感觉得出来,对方在打量自己。这个过程只有几秒钟,但巨大的压力,让太史西奇觉得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我不知道这是你父亲受意的再一次试探,还是你本来就这么认为。如果是后者,我想你将来会比你父亲走的更远。”说完,又飞离了地面,“好了,犇牛族的小家伙你起来吧。不过既然我接管了这里,那接下来你们就要听我指挥了,这点你们没意见吧?”

“不敢!”

“没意见。”以为自己要完蛋了的太史西奇,终于松了口气。年轻气盛的他一时口快,就说出了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大逆不道的话。但之后神的态度也着实耐人寻味,非但没有惩罚,反而还带着一种期待和欣赏?

“咦,这是什么?”飞到半空的阿娜塔,在神使体内的标本采集模块中发现了有趣的东西。一番简单分析后,得出的结果让阿娜塔大笑道:“哈哈哈,这次任务发布的太值得了,又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不,从实际年龄来说,我似乎应该叫他哥哥?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这一番自言自语,听得太史西奇和牛伍内心升起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同时又好奇,神都要称呼为哥哥的人究竟是谁?不过这个疑惑他们谁也没胆子问出口。

就说话的这会功夫,围攻恶龙的兽兵又死了不少,但他们依旧前仆后继的坚定执行着牛伍的命令。而恶龙,也被它眼中的这些小老鼠搅得不胜其烦。长时间剧烈运动,让它腹部的伤口一直无法止血,虽然不致命,但也极大的影响了行动能力。此时这条恶龙已经萌生了退意。

“它想跑了,拖住它。”飘在半空的阿娜塔看出了恶龙的意图,出声向太史西奇和牛伍提醒到。

“是。”接到命令的牛伍第一时间冲了出去,他脚掌每次和地面接触,都像踩爆一颗地雷似的在地上炸出一个浅坑。就在一连串的轰轰声中,牛伍迅速接近了恶龙。紧接着“澎”一声巨响,恶龙长长的身子被撞成了一个凸字,碎裂的鳞片四散飞溅。恶龙吃痛中被再次激发了凶性,长开满是利齿的巨口,嘶吼着咬向牛伍。

而被反冲力震晕了的牛伍,还在那不停地甩着发懵的脑袋。

“MD,要不是因为这个任务,你这莽夫死了正好。”有了充分准备时间的太史西奇扣动长戟上的扳机,再次射出了一颗黑色弹头。

呼啸声中,弹头准确命中了恶龙长大的巨口,相对薄弱的嘴部直接被炸了一个对穿。原本应该咬中牛伍的功击,也因此歪向了一旁。

“多管闲事。”已经缓过来的牛伍马上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但自认还有后手的他并不领情。

听到这话,太史西奇差点被气得背过气去,“神,你看这家伙,完全就是个没有脑子的莽夫。”

“那是你们自己的矛盾,我只需要任务结果,其余我不干涉。”阿娜塔冷淡地回道。

被噎的无话可说的太史西奇,只好自认倒霉。

接二连三的重创,让恶龙彻底失去了理智,庞大的躯体上开始出现强烈电光。不少还贴在恶龙身上的兽兵,纷纷冒着青烟掉落下来。“嘶隆隆隆”雷鸣般的怒吼响彻云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