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点仙缘
  • 地上道国
  • 最爱睡觉
  • 3575字
  • 2022-05-23 17:43:23

川中鹤鸣山,相传乃是真仙广成子的道场。

汉顺帝的时候,有一俗名张道陵的道人,不知道得了什么机缘,在这里创下了正一盟威之道,又称作天师道,民间也有人称之为五斗米道。

这五斗米道遥尊老子李耳为教主,潜心修行《道德经》。汉末天下大乱之时,已经传习至第三代。

这第三代的掌教,名字唤作张鲁。他推演天机,见社稷崩裂,四海骚动,已非人力可为。

乃约束门人,申明戒律,以待天下之变。

……

山中不知岁月,只记寒暑。

春去秋来。这一日,鹤鸣山中的新取的道童,已经经历了三年考验,正到了传授道法的日子。

祭酒道人一早就将道童们唤齐,在鹤鸣山前的广场上站定。

周围早有赶来旁观看热闹的百姓,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些顽皮的少年,见寻不到位置,都学那猿猴,攀附在树上观看笑闹。

往日威严的祭酒道人,见了这样胡闹的情形不但不恼,反倒心中窃喜不已。

原来,川中百姓素来信畏巫鬼,对这五斗米道并不怎么感冒。

教祖张道陵甫立山门时,不但有巫师生事,甚至当地百姓都群起而攻之。

张道陵见了这样严峻的形势,不由紧皱眉头,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

后来他闭关十六年,在鹤鸣山中参悟《道德经》,终于想出了解决此次危急的大神通。

——他掐指袖占,选了个良辰吉日,让他的儿子张衡,娶了巫鬼道中大长老的独生女儿。

结果自然是十分的可喜。

川中的道士和巫师们立刻其乐融融起来。

等到他的儿子张衡死后,风流巫女和道人所生的张鲁做了掌教,自然就在当地拥有了极大的威望。

张鲁主修《道德经》,兼修鬼道,又做了《老子想尔注》,自成一番道理。

他做了掌教数年,时逢天下大乱,此时传授弟子,自有一番深远考虑。

小道童们终于熬到了可以修道的时候,一个个激动不已。

这三年,他们虽然学了一些符水和五行数术,但如果不能一窥“道”的门径,那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不过一场虚妄而已。

道童们在广场上站定,正窃窃私语着,就听有人忽然讥笑道,“庾献,你怎么还来?祭酒道人三年前就给你说过,你资质平庸,根本不适合修炼本门道法。何不早早下山,见识人间富贵?”

众人听到此话,都下意识去看一个抿紧嘴唇的清秀少年。

少年似乎对那人的嘲笑无动于衷,只默默地体察着自己的经脉。

经过仔细的探查之后,庾献不得不无奈的承认,自己穿越的这身体还真是够普通的。

而且由于前主悟性不足,这三年来,庾献的法术学的跌跌撞撞,几乎不成什么样子。

眼看要到鹤鸣山道门正式收徒的日子。

那倒霉鬼担心无法成为正式弟子,强行冲击关口,结果事有不虞,一处经脉爆裂,当场生死道消。

也不知是什么样的天地气数,竟意外被另一个同名庾献的人转世还魂。

若是这些遭遇,落在别人身上也生不起什么波澜,但是偏偏歪打正着,附身的庾献,正是后世的修行者。

庾献一边回忆着前因后果,一边心中暗道,“若是彻底无望,认命倒也罢了,好在让我无意得知了一个机缘。”

见庾献没有回应,那之前说话的那个瘦高少年,继续嘲弄道,“怎么,还不服气?我程旭一天吐纳的元气在你十倍之上,都不敢说能稳稳得道,你还来这里碍眼?!”

程旭本身的资质不上不下,这次入门考试还在两可之间。他自己心慌,反倒取笑庾献,掩饰自己的不安。

庾献心中有了希望,当即调侃一声,“谁说我没法入门?真正要担心的是你自己吧。”

程旭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接着向旁边的少年们阴阳怪气的说道,“这家伙莫不是傻的吧,他资质这般平庸,甚至连坐在这里等待授道的资格都勉强,还妄想入门,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和程旭一样对入门把握不大的一些人,都有了同仇敌忾之心,看着庾献分外不爽。

庾献听了,目光左右一扫,淡淡说道,“怎么,照你的话说,莫非这些百姓,也该驱赶了事?”

“你!”程旭一愣,接着反应过来,大怒道,“竟敢胡搅蛮缠!”

这些围观百姓,当然和他们这些等待考核的道童不同。

而且,这是历代教主好不容易聚起的人气。

程旭哪有胆子在此事上多话。

好在程旭的反应也极快,当即醒悟道,“好你个庾献!我就说嘛,你明知道通不过考核,还死乞白赖的待在这里,原来你另有打算!”

众人听了正疑惑,程旭已经喝破了庾献的筹谋,“原来你是想赌一把,等着去闯治头大祭酒的‘点仙缘’!”

“点仙缘?”

众人一怔,都瞬间明白了庾献的打算。

这是鹤鸣山往常的惯例了。

在道童们正式比试之前,鹤鸣宫里会派出一个身份颇高的治头大祭酒出来主持此事。

治头大祭酒会趁机以微言,试探在场的寻常百姓。

要是有人能展示出非凡的悟性,答出治头大祭酒心中所想。那就会被治头大祭酒直接收为弟子,一跃居于所有新入门的弟子之上。

毕竟,对于修道人来说,大道是古朴根基,而术法只是虚幻皮毛!

一个对道领悟更深的人,远比一个精通术法的人更值得重视。

就算庾献的资质再不堪,只要他展现出自己对道的悟性,那一定可以打动治头大祭酒。

程旭几乎要笑出声来,“真是痴心妄想,治头大祭酒对大道的理解,哪是你能够管窥的?”

旁边众多道童也露出讥讽之色。

倒是一个叫做秋宁的小道童好心的提醒道,“庾献,你要去‘点仙缘’可就没资格参加比试了。你虽资质平平,但是我道门博大,未必没有适合你的法子,何必这么冒险?”

对于这些小道童来说,祭酒道人传授的法术还有章可循,可他们这样小小的年纪,如何能够和堂堂治头大祭酒谈论什么虚无缥缈的道。

不过庾献却一脸信心十足,“放心好了!”

后世人修行虽然不行,但是嘴炮理论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秋宁正待再说什么,就听周围一阵骚动,他顺着望去,正见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在两个童子的引路下缓缓而来。

秋宁轻扯庾献一把,低声道,“那就是治头大祭酒。”

庾献轻轻的嗯了一声。

治头大祭酒清瘦矍铄,双目温润有光,看上去倒是得道之士的模样。

治头大祭酒来到跟前,教导道童们的祭酒道人,连忙上前作揖,“道兄,这些年训练的童子,都在这里了。其中资质不凡者甚多,可供鹤鸣宫诸多道长挑选。”

那治头大祭酒也不拘俗礼,直接对道童们温言说道,“这次道宫内选拔的道童,已经有了定数。总计需要烧丹的火工童子两人,采药的道童五人。青青子需要一人为她磨剑,搬山道人叛出师门,也得有一人照料他空闲出来的洞府。另外还有七人,是掌教吩咐下的。”

庾献听了微微一惊,别人他不知道,搬山道人可是好大名号,按照后世的记载,此人后来投靠了曹操。在诸子世家押注曹孟德之前,很是搅起一番腥风血雨。

众少年听治头大祭酒公布了人数,心中都有些慌乱。

这里等候挑选的道童最少也有百数,可是能够有幸进入鹤鸣道宫的只可能是其中最优秀的十六人。

他们正嗡嗡议论着,早有大胆的百姓嚷嚷道,“快点开始比试吧,我们还等着看着热闹呢。”

道童们听了,心中都有些不忿。

他们关系命运前途的一场比试,在这些愚民眼中却被看成猴耍一般。

治头大祭酒却当真是有道之士,听了此话,不但不恼,反倒微笑说道,“极是,极是。”

说完从容四顾,温声说道,“往常的惯例,想必你们也都知道,在比试之前,我还有一事要说。”

“我修道人最重缘分。如今我有三问,如果有人能够答中我心中所想,我必将亲自将他接引入我鹤鸣道宫,收为弟子。”

说完,饶是那些聒噪的百姓,也逐渐消停了下来。要是能有机会,他们当然也愿意拜入道门,获得神通。

之前取笑庾献的程旭等人,也将自己的失落化为恶毒,一个个议论道,“要是一个问题,没准还能被那废物蒙中,如今题目有三,他哪里还有侥幸?”

他们的议论声不小,显然是故意让庾献听到,乱庾献的心思。

庾献却扫了他们一眼,傲然一笑,静等治头大祭酒发问。

只要连闯三关,就能进入鹤鸣宫!

治头大祭酒说完,也不啰嗦。

他想了想,微微一笑,“就出这个题目吧。”

说着,抬起手来,用食指在空中轻轻写道,“道生一,一生二。”

治头大祭酒的手指在空中划过,仿佛如同实质一般,让面前的空气凝聚成了几个白字,“道生一,一生二。”

那字袅袅,如白烟不散。

围观的百姓看了都惊呼不已,想不到道门手段竟然如此玄奇。

治头大祭酒手中不停,继续写道,“二生三,三生万物。”

十三个字写完,浮在空中,闪着温温润润的莹莹之光。

那“万物”两字之后,更是不断演化,忽而山川河流,忽而渔樵耕读,穷尽光怪陆离之相。

治头大祭酒写完,仿佛怕那些百姓们不识字,又开口念了一遍,这才询问似的看向众人。

“诸位,看了道祖此言,不知道你们有何感想?”

那些百姓们大多并未开智,只是为那治头大祭酒的手段赞叹,看着“万物”二字化生的大千世界猜测惊奇。

治头大祭酒等了一会儿,见没人作答,他也不失望,正要让道童们正式开始比试,就听有一人大叫道,“治头大祭酒,我想要试一试!”

“咦?”

庾献惊奇的看了过去,站出来说话的,竟然是之前一直对自己冷嘲热讽的程旭!

祭酒道人见是道童里有人回应,当即严肃的在旁提醒道,“尔等可要想清楚了,若是回答此问,就是放弃比试的机会了。”

程旭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当即点头,“弟子明白。”

庾献好奇的向秋宁打听道,“怎么有这么个不通情理的规定?”

秋宁说的很是谨慎,“答与不答也是各自的仙缘。”

治头大祭酒见祭酒道人提醒完了,当即和蔼的对程旭问道,“你来说说看,你对这句话是如何理解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