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跪于先帝陵前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134字
  • 2018-12-19 16:00:00

朱厚照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更不是一个什么以德报怨的人。

前世的他虽遵纪守法感恩图报,但也从不愿意让自己受委屈。

在弘治皇帝出殡那几日,刘健、李东阳、谢迁三阁臣为彰显自己是辅臣的威严,同时也为了试探自己,而以冬雨阴冷为由申请不跪先帝之梓宫。

当时,韬光养晦的朱厚照为先收拾内廷再收拾外朝,而避免外朝在自己收拾内廷时给自己使绊子,因而他当时答应了刘健、李东阳、谢迁的请求,而容忍了这三阁臣对自己的挑衅行为。

但朱厚照并没有忘记这三阁臣对自己的挑衅,也没有忘记他们间接透露出的对先帝的不敬之意。

先不说现在的正德皇帝继承了朱厚照的情感,就是作为一个敬重弘治皇帝的后世明朝爱好者,也无法容忍别人对弘治皇帝的不敬。

因而,朱厚照必须得让刘健等三阁臣现在把欠给弘治皇帝的礼给跪回来!同时也要他们好好的在弘治皇帝的陵墓前好好受受罪!

但是,谢迁现在却不想跪,朱厚照不由得笑了起来:“可以!王岳意图害朕,朕判他三千六百刀!而你谢迁害的是先帝,相当于害的是朕之父,而且你还不愿意跪,自然更加不得轻饶,要翻倍的,朕便判你七千二百刀!”

七千二百刀?!

谢迁不由得愣住了!

谢迁不敢想象在自己身上割七千二百刀是多么恐怖的事!

还没等朱厚照喊人将他带下去,谢迁便忙再次磕头道:“陛下!臣知罪,臣愿意去先帝陵前跪两天两夜!只求陛下能看在臣如此诚恳的份上,对臣从轻惩罚!”

“求陛下从轻惩罚啊!”

刘健与谢迁也忙朝朱厚照磕头求饶。

“一切都要看先帝的意思,等看先帝会不会给朕托梦!”

朱厚照说着便忙命人把刘健、李东阳、谢迁拖下去,并吩咐道:“着锦衣卫千户梁泽带人在皇陵看着他们,他们胆敢妄动,就将其足腿钉于地上!”

同时,朱厚照又看向了张瑜:“你既然从一开始,眼里便只有内阁的阁臣,那你也陪着他们去跪吧,毕竟他们才是你真正的主子!”

张瑜听朱厚照这么说,顿时也哭吼了起来:“皇爷!老奴自知有罪!老奴深悔当日瞎了眼没见识,不该不敬皇爷和太后娘娘,可老奴是您的家奴啊,非他们内阁之家仆啊!”

“拖下去,朕懒得同你废话!”

朱厚照说着便让锦衣卫将张瑜也拖了下去,并吩咐道:“传旨,将刘文泰也一并押到皇陵去跪着!”

……

彼时,在这日下午,冷雨淅淅沥沥地洒在笔架山时,刘健、李东阳、谢迁、张瑜、刘文泰这五人便被押到了位于这里的弘治皇帝陵墓前跪着。

时值腊月,又兼下着如冰似雪的雨,气温低得能让人感受到彻骨之寒。

素来享福享惯了的这六人何曾受过这样的苦,刘健一来到这里就开始直打哆嗦,喊着想要回去。

李东阳也牙齿打架地说道:“这是要被活活冷死啊!”

谢迁更是哭丧着脸:“我怕冷,我怕冷,我是南方人,我真的怕冷!”

张瑜则只佝偻着背。

而刘文泰则如背起医书来:“如此天寒地冻的地方,跪着只会令寒气入骨,轻则感染风寒,重则风邪入体,活活疼死啊!我刘文泰不想受此罪啊!”

锦衣卫们自然不管这五人愿不愿意,直接强行将这五人按跪在了地上。

而这五人也不敢违抗,毕竟他们也知道自己如果不跪就得被钉在地上。

刘健跪在地上顿觉得犹如小刀在不停地割裂着他膝盖一样,让他如跪于针板之上。

而李东阳则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喊道:“这真的冷啊,跪不得啊!”

不过,李东阳在看见梁泽手里的刀后也还是只得跪了下来。

而这时候,谢迁倒是没有站起来,却只缩着脖子,不停地抽泣着。

张瑜则一直喊疼!

刘文泰依旧哭着道:“我不想这样死,我不想这样死啊!”

这五个人年龄都不小,又都不是普通百姓,在这种严寒的野外跪着自然比把他们千刀万剐还让他们难受。

但这也是他们应得的惩罚。

而且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对于他们而言,还仅仅是个开始。

等到了晚上,阴风阵阵时,这五人因为参与弑杀弘治皇帝,因而皆感到恐惧起来,本能地觉得弘治皇帝的冤魂正在暗处看着他们。

当一阵近似哀鸣的声音响起时,刘健更是先哆嗦了一下:“先帝,是你吗?”

李东阳听刘健这么一问,不由得想起了若不是先帝提拔自己只怕还在翰林苦苦熬资历的事,一时间也有些愧疚起来,顿时就哭道:“先帝啊!臣对不住你!臣有罪!臣有罪!”

李东阳不停地磕起头来。

谢迁本来也有些害怕,如今见李东阳吓得直接磕头,他也吓得忙颤栗了一下,也跟着哭嚎了起来,丝毫没有了昔日内阁大臣的威风:“先帝啊,你别找臣,臣虽有罪,但不是臣想要害你的,再说您也不是臣下手毒的,您要怪就怪张瑜,怪他,是他害得您!”

“你休得为自己脱罪!我本不敢害先帝,若不是你保证说害了先帝没事,否则我一个内廷阉宦怎敢加害先帝!”

张瑜也急忙为自己辩解起来,四周黑洞洞的,他还真怕先帝的鬼魂因此缠上了他。

“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罪,是李东阳分析的说此事做了不会被发现,先帝,你要怪就怪李东阳吧!”

谢迁指向了李东阳,朝弘治皇帝的陵墓喊道。

“先帝!臣冤枉,非臣先想着想要弑杀您,是首辅,是首辅说您已经当了十七年皇帝,趁着太子还未长大之前,您也该入土为安了,谢迁也因此说不如做件大的,臣才为此出谋划策了啊!”

李东阳哭丧着说道。

虽然四周除了看押他们的锦衣卫外并没有所谓的鬼魂之类的,但这五个人皆是被吓得不轻,一个个忙着磕头求饶,把自己所犯的事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而锦衣卫千户梁泽见此倒也不由得摇了摇头,他可从没想到这些昔日高高在上的阁老公公们如今会怕成这样,相反他们这些底下办事的锦衣卫倒是没干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一个个依旧气定神闲地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