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抄家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453字
  • 2018-12-15 08:42:57

朱厚照早已有明旨,这次对弑君逆党的抓捕和抄家以及处决皆是属于政绩,事后都会给予金银奖励,而奖励多寡则与抄家所得直接挂钩,因而,参与抄家的官兵们在得知抄家后自己也能得到奖赏而且还跟自己抄家所得多少有关后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

天刚微微亮,负责抄家的太平侯张杰、御马监太监高凤、皇家税务局总管徐经便带着三路官兵往刘健等逆党要犯于京师的府邸奔来。

三路抄家官兵也都有各自的分工。

首先抄没的便是王岳的宅邸。

王岳虽然曾经是内廷首相,在崇文门一带却也有自己的外宅。

负责抄没王岳家产的是太平侯张杰。

与抄家同时进行的则是抓捕缉拿王岳的家眷,而负责缉拿王岳家眷的便是都指挥使李俊。

张杰与李俊先后赶到了王岳的外宅,王岳的外宅早在十月底便已被朱厚照下旨控制了起来,因而缉捕与抄没起来倒也容易。

负责拿人的李俊先带着人冲进了王岳外宅,而进入王岳外宅后,李俊便开始直接拿人,官兵们直接破开了各处房门,把早已羁押在各处房间内的王岳亲眷一批一批的赶了出来,并押解上了囚车。

而随同被押解而来王岳此刻也只能干看着自己的亲眷被一车车的押着,一时间不由得哭了起来:“陛下!老奴后悔了!老奴不该谋害您,您求饶了他们吧!”

“王岳,你别哀嚎了,陛下听不到的,不过,本侯爷倒也没想到你一个太监居然养这么多女人,向来也贪墨了不少银子吧,待会把你贪墨的银子最后都给本侯爷老老实实地指认出来,否则休怪本侯爷对你不客气!”

太平侯张杰说着就把手一挥:“抄!”

张杰话音一落,两路官兵便立即冲进了王岳的宅邸,王岳见此哭得更惨:“天啊!这都是我积攒了大半辈子的家财啊!”

没人理会王岳的哭嚎,官兵们只忙着一间一间的抄,一墙一墙的拆,一箱一箱的抬,一时间,不到半个时辰,前院影壁前便摆满了二十多箱各类金银古董以及田契地契等物。

在此之前,朱厚照早已让徐经准备了专业的抄家队伍,因而此时便陆续穿有皇家税务局标志制服的算盘先生与文书开始统计起来。

“统计,一箱白银合计一千八百二十四两三钱七分!”

“统计,一箱黄金合计两千四百七十四两六钱三分!”

“统计,一箱田契合计上田两百四十五顷,中田一百二十三顷,下田五十六顷,上地四百二十顷,中地六百四十五顷,下地一百二十七顷!”

“统计,一箱借据,合计外放本金银三千四百两!”

“统计,唐阎立本画一卷!”

“统计,晋王羲之书一卷!”

……

算盘声,封箱声以及人的报告声不停地响彻在太平侯张杰耳畔,也响着王岳的耳畔。

太平侯张杰听到后是兴奋不已。

而王岳听到后则是痛苦不已。

“王公公,没想到你当内相这么些年,积攒了这么大的家业,好家伙,良田都上万亩了,你一个太监没儿子没女儿,将来能留给谁啊!”张杰不由得问道。

王岳则哭不像哭沮丧不像沮丧地回道:“都是皇爷的,都是皇爷的啊!”

无论王岳的意思是这些家财都是他从皇家产业中贪墨的还是说这一切都终究成为皇帝朱厚照的财产,至少如今太平侯张杰已从王岳这里抄没出了不少财产,甚至已然超过了他这个太平侯的家业。

太平侯张杰有些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王岳啊王岳,你也就少个把,其他的你一样不少!”

王岳没有作答。

而太平侯张杰也没有废话,只令官兵们继续抄没,足足忙活了两天,王岳的家产才被全部抄没,并被悉数押往新建的皇家税务局库房。

……

与此同时。

高凤也带着一路官兵赶到了宣武门里街右侧李东阳的府第。

且在王岳外宅被抄没的半刻钟后,高凤这里也开始了对李东阳府第的抄没。

李东阳的府第乃是弘治皇帝当年赏赐给他的,占地面积不小,而且就挨着皇家西苑,是离宫城最近的地段。

此时的李东阳府第依旧是灯火辉煌,不过,锦衣卫的官兵早已控制了这里。

锦衣卫都指挥佥事郭荣亲自压阵,把李东阳府第围得水泄不通。

不过,此时,李府的人只知道李东阳下了诏狱还不知李东阳犯了什么罪,甚至他们刚刚只得知朝中大臣已向皇帝求情。

而李府的人也不是没见过有官员进了锦衣卫后又被放了出来,再加上弘治十八年来对文官的优待,使得李府的人一开始还以为李东阳依旧会被放出来。

因而,一开始,此时李府中地位仅次于李东阳的李东阳四弟李东溟还直接质问起郭荣来:“郭堂官,敢问你们这是干嘛!如此兴师动众的包围我们李府,难不成是要把我们李家人当成反贼不成,我们李家难不成造反了不成?”

“你是谁?”

郭荣没有回答李东溟的话,而是直接问了起来。

“原山东按察佥事李东溟,家兄正是当今首辅”,李东溟说完便捋了捋胡须,自以为郭荣会给他几分面子。

而郭荣则直接大喝一声:“拿下!”

顿时,便是两锦衣卫冲上来把这李东溟按倒在地,同时铁链也捆了上来。

郭荣这时候才说道:“你说的没错,你们李家人确实已成了反贼,你们李家人却已犯了等同造反的罪!”

郭荣说着把圣旨拿了出来:“奉旨!李东阳弑杀先帝,罪不容赦,特羁拿李东阳所有族亲!毋得放走一人!”

说着,两路锦衣卫便齐整如线地冲进了李家府邸,刚赶回府里准备等李东阳回来禀报灭口计划失败的管家李弘见此本能地喊了一句:“你们想干什么,这里是内阁首辅府上!”

而这李弘话还没说完,便已被锦衣卫撞倒在地,并被羁押了起来。

李东阳乃是京城土著,从天顺年间时开始便是豪门,人口自然不少,因而光是羁拿李府亲眷便花了一个多时辰。

此时,高凤也押解着李东阳赶到这里,并指着李东阳的家人问着李东阳:“李阁辅,感觉如何?”

李东阳没有回答高凤,此时的他也的确不想说什么,他现在既害怕被朱厚照生前算账也害怕死后被弘治皇帝算账,因而也只能沉默。

不过,当李东阳看见自己连累得自己家人从安享尊荣到现在变成阶下囚时也颇为惭愧,而不敢抬头看自己的家人。

待李东阳家眷抓完后,高凤才吩咐道:“抄家!”

顿时,便有皇家税务局的人与官兵开始了对李府的抄没。

一时间,一箱箱金银首饰被抬了出来,一件件古玩玉器被抄了出来,一张张房契地契被搜了出来。

李东阳看见一件玉佛被抬出来时甚至自己也激动起来:“这是老夫大父留下的玉佛,是南朝的物件,你们这些粗鄙之徒轻着点!”

“这个你们不能抄没,这是周公用过的酒器!”

李东阳激动不已地喊了起来。

“李东阳,你们李家果然颇有底蕴啊!宝贝不少!”高凤说着便道:“全部封存!”

李东阳这时候也颓丧地坐在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