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朕其实是个仁厚的皇帝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812字
  • 2020-11-04 19:03:28

刽子手们是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从冬雨绵绵砍到了雨霁初晴,到最后,直接如机器人般机械式地把一颗颗人头砍落在地。

而观刑的百官们则也已从惊骇害怕变得麻木起来,一个个呆如木鸡般站在原地。

马文升亦沉着一张脸,不苟一笑,坦白来讲,他是不忍看见这么多清流文官被斩杀的,但一想到先帝之死,一想到这些文官们帮着刘健等把持朝政为难先帝时,他又不得不承认这样做或许真的是最快捷有效的办法,也是唯一能震慑人心保证陛下安全保证大明长治久安的办法。

大明优待儒士优待得这些官绅们太嚣张了,嚣张得到了弑君的地步!

马文升不敢想象,如果这次不对这些人予以严惩,大明未来朝堂一旦新的帝王不合他们意时,他们是否就敢再次弑君?!

朱厚照也在冷眼看着这一切,他前世经历过这样残酷的事,倒也能做到波澜不惊,但在看见这些一批一批的清流文官在自己面前人头落地且鲜血横流之时,他也在质问自己这些人到底是不是无辜的?

但朱厚照想了想觉得这些人不能算是无辜的,不只是这些人,逆党的家人也不能算是无辜的,如同一句话所说的那样,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刘健等逆党代表了他们的利益,是他们构成了刘健等逆党敢弑杀君王的底气,因而他们这些清流文官所代表的士绅集团才是害死弘治皇帝的罪魁祸首!

杀掉他们根本算不上是滥杀无辜!

刘健、李东阳、谢迁等逆党的门生故旧,即这批清流文官们,如今都已被杀完了!

一共一百一十六名文官,大部分是翰林词臣、科道言官再不济也是各部院在京文官,这些人是三阁臣盘根错节的势力根本所在,如今被一扫而空!

留在地上的只有一百一十六颗人头,和染红了刑场的鲜血以及依旧萦绕在四周的哭声与阴森之气。

“走前面看看去!”

朱厚照说着就带着刘瑾等一干人来到了刑场这里,他没有乘坐轿辇,只徒步而来,且踩在了这鲜血染红的地上,不过,朱厚照并未感到恐惧,他从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朱笔一勾就能让这么多人身首异处。

朱厚照不得不承认成为生杀予夺的帝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朱厚照此刻看向在场的百官和百步之外被官兵拦在外面的百姓有一种众生皆蝼蚁的感觉,无论他们是贩夫走卒还是王侯将相,但凡有违背自己意志者,依旧只能成为刀下亡魂!

朱厚照谕令京城戒严,只是戒严城防,不准士民出城以往逆党从犯逃逸,但并不禁绝城内百姓商业与娱乐活动,因而也有很多百姓来刑场观刑者。

不过杀官老爷们也是让他们很高兴见到的事,因而也没人流露出不满,百姓们表现出的更多的是冷漠,其实百姓冷漠就是对朱厚照最大的支持,一旦他们不冷漠对政治权利斗争感兴趣了那就是他们活不下去了要造反的时候了。

观刑的百官们看着朱厚照出现后,都老老实实地行了大礼,大气也不敢出,甚至不敢看朱厚照的眼睛!

没办法,眼前这位少年帝王实在是太可怕了!

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杀言官诛逆党,如今更是杀了一百多名清流!这已经不是杀神,而是屠夫了!

“朕是个很善良且仁厚的皇帝!”

朱厚照说这句话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信,但此刻没有一位官员敢于反驳。

“如今这样做也只是为大明千秋计,从诸位臣工愿矣”,朱厚照这话依旧让百官们无可奈何也无法反驳,皇帝杀人,但锅他们是不得不背的。

“而且朕本也不想血染京城,朕其实只是想和诸位臣工一起发财,一起建设一个富庶的大明盛世而已,朕乃天子,你们是天子门生,我们本为一家,你们也是朕的子民,这些被杀的文官们也一样,本也是朕的门生,朕的子民,朕爱他们,可无奈他们却弃君父从逆贼,朕不得不杀之,朕甚为痛惜啊!”

朱厚照说后就不由得仰天长叹一声!

“陛下!这些臣僚不体会君父之意,媚逆贼而欺圣主,诛之是为正人心,万望陛下切勿自伤!”

马文升现在深怕皇帝朱厚照因为先帝被弑而失去励精图治之心,见朱厚照如此伤怀和不忍,忙劝解起来。

焦芳与许进见此也忙劝解起来,纷纷说这些被杀官员是罪有应得,万望朱厚照不要悲伤。

其他官员也纷纷劝解起来,毕竟他们也知道现在站皇帝一边就是政治正确!

朱厚照点了点头:“若他们也如你们这般忠诚于朕,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若刘健他们忠诚于先帝,也不会有今日局面,可叹啊!”

朱厚照表演完苦情戏后,便又板起脸,变得严肃起来:“列位臣工,你们如今也看见了,这就是弑君的下场!你们都是朕的门生,按理不会结党,即便有人谋权篡位弑君乱政,也牵连不到你们身上,可你们当中偏偏有人爱投在公卿门下,爱做什么阁臣尚书之家臣,不做天子之臣,可你们即便找主子,也得把眼睛擦亮点,别找到一个弑君的公卿做主子,到时候连累了自己和家族,就得不偿失了!亦如这些被杀的官员!”

在场的官员听后都不由得低垂下了头,心里也开始担忧自己所依附的阁老尚书是否真的靠谱,同时也暗自希冀自己依附的阁臣尚书别去想着弑君!

“朕今日把话说清楚,我大明朝禁止结成朋党,务要一心为公,当尔等既然作为大明臣工,食君禄奉君恩,得百姓爱戴,就应该有为民谋福祉为大明谋盛世之心!

“当然,朕也知道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道理,朕也非只知爱民不知体恤你们这些当官的,马阁辅提议进行新朝初立,新政第一个要实施的便是改革吏治,行新的考成法,朕考虑到你们俸禄逐渐日用不足,有意将考成法实施的第一个目的便是提高你们的俸禄待遇!

“从明年也就是正德元年开始,你们俸禄将与各自官位与政绩挂钩,考成之法不仅仅有惩,也有奖,而奖的方面,自然是看你们的贡献,多则可抵你们四五倍的俸禄少则也多一两个月的俸禄,另外朕也会拟定年节赏赐的条例,而给你们到底增加多少俸禄待遇与赏赐,就看这次能从逆贼这里抄没多少财富!”

朱厚照一开始以杀清流文官之威警告了百官,百官听了心里更为胆寒,如今听见朱厚照要提高他们待遇,大多数官员对朱厚照也多了些感激之情。

因为他们早听说过皇帝要实行新政改革弊政,但他们没想到皇帝实行新政的第一条居然是提高自己的待遇,一下子对朱厚照畏惧之余也有了些好感,心想陛下也不是真的只知道杀人。

当然,朱厚照实行考成法,增加俸禄,只是对干实事的循吏来说是好事,对于一些只知道捞钱的贪官而已依旧不是好事,毕竟他们能猜到再怎么增加俸禄也不可能有他们灰色收入来得多,而朝廷改革吏治无论怎么改,都是要减少他们的灰色收入逼迫他们把更多精力放在做正事上而不是在捞钱上面。

不过朱厚照也没想过要拉拢这些只想着捞钱混日子钻营的贪官污吏,他只是想给予一些想干实事的官员一个好的物质保障与精神支撑而已,至少让一些有理想的官员不会因为柴米油盐而变卖理想!

而对于那些只知捞钱没有节制的官员最有效的还是杀,杀的他们怕为止!

只要这样,才能良币驱除劣币,才能让官员们知道通过正当途径也能获得丰厚收入的时候没必要冒着剥皮实草的风险去捞钱。

除此之外,现在朱厚照说提高百官俸禄待遇和抄家所得收入多少有关系,因而此刻官员们也不怎么抵触朝廷对逆党大肆抄家了,而一个个都在心里盘算着也不知道抄家能得到多少收入。

朱厚照自己也在盘算着,他现在最缺的还是钱,毕竟以后还有练兵造船发展工业呢。

朱厚照不由得问向刘瑾:“抄家抄得怎么样了?”

“回皇爷的话,太平侯他们已经开始了!”刘瑾回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