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人头滚滚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714字
  • 2020-11-10 16:12:48

没人搭理洪瑞,站在刑场外的官兵此时只冷漠的如雕塑般站立在刺骨的寒风中。

在他们看来,如今这些昔日在自己面前神气得从不正眼瞧自己的官老爷们被处决无疑也是一件很令人兴奋的事。

刽子手也都沉默地只握着刀把,最多偶尔也弯一下脖子,有的刽子手只心里想道:“这辈子砍过江洋大盗,砍过杀人恶魔,就是没砍过进士老爷,也不知道这些金贵人的脖子是不是也是用金子做的,刀砍上去会不会断,要不然这些进士老爷平时也不会那么高高在上,俨然真是天上的文曲星一样。”

谷大用也只站在监斩台上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作为内臣的他平时也受够了这些清流文官的鄙夷。

现在,他可以毫无顾忌地鄙夷这些人,是的,他现在从心里从精神上鄙夷这些清流文官:“什么孔孟子弟,什么圣人门徒,不过反贼学生而!”

洪瑞惊慌地看着一切,见没人搭理他,只能继续大声呐喊起来:“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

同洪瑞一样,刘玉也喊着要见朱厚照。

不过,谷大用也没心情由着这些清流文官胡闹,一个严厉的眼神瞪过去,底下的官兵便也更加严厉起来,强行把洪瑞与刘玉两人犹如拖死狗一般往十名骑兵的中间拖来。

同时,其他清流文官则也被强逼着跪在了刑场上,且各自跪在了每一名刽子手的面前,后背也插上了白板,手也被反绑了起来。

这些清流文官也猜得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有的甚至直接哭了起来:“呜呜!本官不想死!本官不想死啊!”

也有的清流文官呐喊起来:“陛下,饶命啊!马阁辅,饶命啊!刘公公,饶命啊!我真的错了!我不该为李东阳求情,不该啊!”

更有甚者不自觉地开始尿了!

洪瑞现在已经被五名军士按在了地上,因为才下过雨,地上又冰又凉,还湿漉漉的,当洪瑞被按在地上时,顿时就感觉如万箭攒心一般刺入了他后背,冻的他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可洪瑞却无法挣扎而起,五名军士把他按得牢牢的。

与此同时,五条铁链也先后套在了他四肢和脖子上,且还拴得很紧,冰凉的铁链死死地箍住了洪瑞。

洪瑞现在也猜得到自己要面临什么刑罚,他不由得哭喊了起来:“天啊!本官好歹也是翰林词臣,未来储相啊!你们为何如此处置本官!呜呜!此等酷刑怎么能用在本官身上!”

监察御史刘玉则是直接挣扎起来,就像是要被强行羞辱的女子一般,哭喊道:“不可以!你们不可以这样!本官是言官,你们不能对我这样!阁辅,公公,下官错了!下官错了!陛下啊!你饶了臣吧!”

整个刑场上可谓哀嚎一片,但事实上,此时,行刑的官兵还未做什么。

谷大用对此也很无语,心想这些所谓大明未来的希望,所谓的品德才智最为优秀,将来不是阁辅就是尚书的帝国栋梁在面对死亡时也不比普通人好哪里去嘛!

此时,行刑还未真正开始。

而在此之前。

朱厚照在勾决这批清流文官死刑时,还下了一道谕旨,便是勒令在京文武官员以及内臣从即日起,每天午时必须到刑场上观刑,而且必须写观后之感,以奏疏的形式呈递通政司,到时候会由内阁审核感受深刻者予以奖励,未有感受者则将会以同情反贼为由罢黜甚至是处死!

朱厚照这样做自然是要让所有的官员都亲身看见背叛君王弑杀君王的下场!

在午时将近的时候,文武百官内外朝臣皆也陆陆续续抵达刑场,准备观刑。

诛杀刘健、李东阳、谢迁以及王岳等逆党十族的决议是他们要求的,因而此时他们也都不好再说什么。

对于浊流文官而言,借此挫一挫清流的锐气自然也是好的,只是代价稍微大了些,可谁让他们的老师谋逆弑君呢。

对于武官而言,处决这批清流文官无疑可以削弱文官集团势力,而留下的浊流文官又大部分和武官相处比较友好,武官们自然乐意看见清流文官被处决,至少不会因为朱厚照大肆处决这些清流文官而造反。

对于内臣而言,他们就是皇帝的家臣,与外朝文官本就是天敌,自然更愿意看见这些清流文官被处决。

此刻,这些清流文官们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孤立无援。

已被五根手臂粗的铁链牵引着且如文艺小青年一样躺在大地上接受着冷风吹的翰林侍讲洪瑞此刻才发现自己清流文官也不过也是皇权的附庸而已,一旦被皇权抛弃,所谓的昔日储相所谓的清贵文臣,所谓的两榜进士,在这时候也是一文不值。

洪瑞无奈地一会儿哭一会儿笑,面目表情极为丰富。

在刑场上观刑的百官则将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看见洪瑞如此痛苦的样子,他们也都感受到了弑君的可怕后果,可真仅仅还是被牵连的从犯!甚至连从犯还算不上。

刘玉依旧在哀嚎着,在看见自己头上刑场附近出现这么多官员后他更是大喊了起来:“大人们救救我呀!救救我呀!我不想死!”

没有官员搭理他,因为他们就是这些官员们为求自保,为了和逆党划清界限,而被这些官员送上刑场的。

朱厚照这时候也出现在了刑场,不过他是以微服的身份且没有跟在这些文官们一起,而是暗暗藏在刑场对面的楼阁里,观察着这些观刑的官员的一举一动。

“奉旨!”

谷大用这时候宣读了处决清流文官们的旨意,而洪瑞、刘玉等清流文官这才明白自己为何被处决,敢情自己是卷进了弑君大案!

“冤枉啊!臣没有弑君啊!臣也不知道阁辅他们是弑君之臣啊!”

“冤枉啊!诸位大人,你们为何要逼着陛下株连十族,你们这是公报私仇,借机铲除我们!”

“马文升,你这个奸臣,肯定是你出的主意!”

“刘瑾,你这个阉贼,肯定是你唆使的陛下株连十族,意欲连我们也被处死!”

一帮清流文官大骂起来,而且是胡乱骂着,但依旧改变不了他们即将被处决的事实。

在场的人都沉默不语。

谷大用看了看日晷,再次喝令道:“午时已到,行刑!”

顿时,十名骑兵直接策马扬鞭,五人一队,一队五名骑兵各朝五个方向而去,伴随着的是铁链被急速在地上拖动的声音,拖动的急快,顿时间就擦出了火花。

而洪瑞与刘玉也知道自己将要被五马分尸,忙大喊起来,并使劲挣扎着:“饶命啊!我不想死!饶命啊!”

刺啦一声!

就在一瞬间,起初还是完整身体的洪瑞与刘玉各自被迅速撕扯成了六部分,其中头与四肢还被马拖着,而身体早已只剩下一整个腹部。

在场观刑的官员们皆是面色一紧,后背不由得冒出冷汗,也有的直接就呕吐甚至晕厥在地。

而那些即将被斩的清流文官也被吓呆了,不过在他们还呆愣中的时候,一批清流文官已先被拔去了白板。

咔嚓一声!

顿时,二十颗清流文官的人头落地!

鲜血四溅!

然后又是一批清流文官拖了过来!

咔嚓一声!

二十人为一组,因而这次依旧是二十颗清流文官的人头滚滚落地!

刽子手们如砍瓜切菜一般砍着,一批一批地砍着。

整个刑场上是人头滚滚,鲜血横流!

甚至还弥漫起了粪土与尿味,且越来越浓烈,可见无论是观刑的还是受刑的都吓得不轻,还好此时下着绵绵冬雨,大家的衣服都是湿的,不然也真是尴尬!

此时,在场的人包括刽子手们也发现原来进士老爷们的骨头也是软的,也是可以砍断的。

而这些清流文官们皆被吓得麻木了,或呜呜哭着或直接晕倒或磕头求饶,但没有一个反抗!

昔日神气无比的他们此刻就是被宰的羔羊!

而此时的刑场则成了屠宰场,修罗地狱!

咔嚓!

又是一批清流文官的人头落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