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收复河套的夙愿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146字
  • 2018-12-03 19:00:18

“没用的东西,谁说无法不能救活,不做最后的尝试谁知道!”

朱厚照人未到言却先已传进了马文升的屋里。

一众人回头一看,见此皆是大惊,心想陛下怎么会来了这里?

李时珍之父,时为太医院吏目的李言闻心里则颇为委屈,心想自己好歹也是名医,如今马阁辅这病已然是病入膏肓,就算是神仙也难救,如何能说是自己无用呢,果然太医院这碗饭不好吃。

众人忙转身要跪朱厚照。

李言闻虽然被朱厚照怼了一句不高兴,但也还是准备乖乖行大礼。

朱厚照见此忙喝道:“都别跪!朕又没死!”

朱厚照这么一喝,众人也没敢再跪。

而马文升见皇帝朱厚照来了,手倒是抬得更高了些,嘴巴张开欲要说些什么,但却只能吐出“陛下”二字,一双老眼倒是不自觉地留下两颗浑浊的眼泪来。

朱厚照不知道为何,看见这一幕也忍不住两眼湿润起来,但他还是大声喊了一句:

“不必起来行礼,除了太医和老夫人外,都离开这里,另外,去把窗户都打开,给病人足够的空气!”

皇帝陛下下旨,其他人也不敢不从,等着为马文升服丧的孝子贤孙们忙纷纷离开。

而朱厚照也走了进来,也只让其他人站在院外,只带着丘聚走到马文升身边来。

朱厚照忙命老夫人准备一杯温水,同时又丘聚立即拿出一些硝酸甘油酯的片状物出来,准备给马文升用药。

马文升的夫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大明的皇帝陛下,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阻止皇帝朱厚照,只得乖乖服从,跟个老仆妇一样忙去取了温水来递给朱厚照:“陛下,水来了。”

彼时,李言闻不知道丘聚手里拿得粉末状的东西是什么,只当是什么丹药,不由得提醒道:“陛下,阁辅之病虽因一时刺激而起,但实则早已疾患在身,更兼其年迈,血脉不通且心力衰竭,非人力可为,若贸然用丹药反而会让阁辅死前更为痛苦,铅汞之物只会伤肝害脾,于事无补!”

朱厚照虽然暗自觉得李言闻应该是医术比较高超的要不然也不会判断出马文升之病的根本原因是年迈导致心力衰竭,但此刻,他要用硝酸甘油尝试一下,自然也懒得听这李言闻罗唣,便忙命人捂住李言闻的嘴。

同时,朱厚照则忙命丘聚给马文升先服一杯温水,以湿润其口腔,同时把硝酸甘油片含于其舌下。

马文升无力反抗,只得含住了硝酸甘油片。

而马文升之夫人也不敢阻止皇帝朱厚照,只担忧地看着自己老伴,深怕自己老伴真如刚才那位李太医所言吃了这等丹药后会更加痛苦,因而也只偷偷抹起泪来,心想这位陛下也是不靠谱,为了救自己老伴直接给自己老伴喂丹药吃,但自己偏偏不能阻止。

朱厚照在马文升服药后不由得看向了马文升,心里也暗自有些忐忑,心想按理硝酸甘油是可以减轻心脏压力且可以扩张冠状动脉,从而达到治疗冠心病和其他心血管疾病的目的的。

但朱厚照不确定的是自己让丘聚提取的硝酸甘油会不会真的对人体有效,毕竟没经过临床试验,但朱厚照只能赌一把,大不了马文升依旧因心脏病而死,但如果成功,一方面自然能让马文升活过来一方面也算是让硝酸甘油这类治疗心脏病的良药完成了临床试验,可以批量生产。

也不知是药物开始起效果的原因还是马文升的回光返照,马文升此时见朱厚照坐在自己面前,倒是终于能够开口说话:

“陛下,请恕老臣不能再辅佐陛下兴吏治改革之新政了,可老臣生平夙愿尚未完成,如今只能请托于陛下,若将来若有完成老臣夙愿的一天,万望陛下派人于老臣坟前告之!

老臣亦可于九泉之下告知于先帝,先帝生前也与老臣同有此愿,只可惜伟业未成而中道崩殂,如今老臣也得提前去先帝,会将陛下之心志告于陛下,如此陛下于九泉之下也能欣慰也!”

马文升说着就剧烈咳嗽了起来,旋即不由得闭上了老眼,两行热泪从眼角滚落了而出,朱厚照倒是不由自主地握住了他一双老手,只喟然一叹,问道:“是何夙愿?”

“收复河套!自宣德后,鞑虏窃据我河套至今未还,以至于边患严重而我大明也无法西进”,马文升有气无力地回道。

“爱卿放心,你不过是一时急火攻心,不是大病,朕刚刚给你服下了良药,你会好起来的,到时候我们君臣一心,收复河套,不仅仅要收复河套,还有哈密卫!”

朱厚照说后,马文升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而这时候,马文升之夫人已然再次忍不住哭了起来:“陛下,我家老爷已不中用了,还请陛下于正堂歇息,准予我等为我家老爷换上寿衣,也避免过了病气到陛下身上!”

“再看看!刚刚不是已经能和朕说话了嘛,或许真的有希望!”

朱厚照还在坚持,一时也不知为何,说话也哽咽了起来。

“陛下,也许不过是回光返照!”

这时候,一旁的内宦因为也把注意力放到了马文升身上而忘记了堵李言闻的嘴,因而李言闻也在这时候说了一句。

“闭嘴!”

朱厚照直接回了一句,而这时候,马文升依旧是只闭着眼,不过呼吸倒是匀称了许多,不过外面却突然响起了鞭炮声还有烟花,光线直接照亮了马府内堂。

朱厚照本来就有些心情烦躁,不由得问道:“是谁在这个时候放烟花点鞭炮,去看看!”

于是,便有人去看了,然后回来禀道:“回皇爷,是对面李阁臣府邸在放,是为了喜事!”

这时候,马文升猛地睁开了眼,龇牙咧嘴起来:“他是在有意气我,有意气我,李宾之,你我同朝为官这么久,有必要如此吗!有必要吗!”

马文升情绪激动地说完后又呼吸急促起来。

朱厚照忙命丘聚再给马文升舌下放一片硝酸甘油片。

马文升情绪再次恢复了下来,而且没多久还自己坐起身来。

朱厚照见此不由得笑了起来:“貌似这药真有效果。”

而李言闻却一直还在屋里瞪大着眼,一直盯着马文升,心道:“紫斑消失且呼吸平和,陛下之丹药果真是神药乎,真能起死回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