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王岳深夜闯慈宁宫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222字
  • 2018-11-26 18:00:38

天已向晚,慈宁宫也已点亮了宫灯。

而外面似乎还在刮着冷风,寒气带着呼啸声肆掠着在窗边。

好在门窗关得很紧,暖阁内又有地火,倒也温暖如春,甚至有些潮热。

朱厚照此时正坐在鹅黄雕龙椅搭的大椅子上,悬臂于金色细纹纱盖住的案桌上抄着《太上感应篇》。

非是朱厚照喜欢这些经文,而是张太后突然让他抄。

朱厚照干脆也答应下来,心想反正也顺便练练字,毕竟自己将来在全球名胜题名的机会只怕也不少,字写的好看点自然是更好些。

张太后还没有去歇息,只坐在暖炕上靠着鹅黄凤凰引枕,看着朱厚照,嘴间带着一丝满是母性光辉的微笑,深怕朱厚照冷着,时不时的让自己的女官注意朱厚照身旁炉子里的火势。

虽说《太上感应篇》有让人心境平和的作用,但朱厚照此刻内心并不平静,但在张太后面前,他也不得不平静,他不想让张太后看出自己眉头间的焦虑,也就尽量不做出皱眉的样子。

如果说,在大明有谁让朱厚照已经有了一些情感,那就只有张太后。

前世乃是孤儿的他已经把张太后当成了自己的母亲,而也因此,朱厚照对弘治皇帝的死也产生更加浓厚的兴趣,更加笃定了如果确定弘治皇帝是被害死就一定要为其报仇的心。

飒飒的风似乎越来越大,更有淅淅沥沥的雨下了起来。

朱厚照笔尖一停,却再难继续往下写:“高凤,让人给屋外的郭荣抬盆火去,再赐其一壶热酒一只烧鸡!”

朱厚照说毕就看了自己右臂处的袖口一眼,那里正藏着一把涂有剧毒的匕首。

“我的儿,你今晚是要做什么大事?”

张太后见朱厚照手里的笔停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确,朱厚照自然也瞒不过张太后,他见张太后相问,也不再隐瞒,决心停下手里的笔,起身走到了张太后身边坐下:

“孩儿不敢欺瞒母后,孩儿想成为大明真正可以为自己做主为大明做主的皇帝,也因为此,有些事不得不做。”

张太后只紧紧抓住了朱厚照的手,带着一丝无可奈何地微笑:“母后没有想到你父皇驾崩后你会变化这么大,但母后还是希望你可以像从前一样无忧无虑的快快乐乐活着,不要想着做什么大事,母后不要求你做什么好皇帝,你能平安就好。”

“可是母后,孩儿想成为父皇那样的明君,甚至更好,而且有些时候即便孩儿想成为不思进取的人,孩儿身边的人也不会愿意自己成为这样的人,即便孩儿现在不做,若干年后他们也会逼着孩儿做!因为孩儿已经成了大明皇帝,坐上了那个位置就不可能安生。”

朱厚照理解张太后的心情,因而也只能好言解释起来。

“母后明白!可怜我们是帝王家,母后先去睡了,记住无论今晚发生什么事,不要离开母后,如果输了的话,要走就带着母后一起走。”

张太后说后就让女官搀扶着她去了寝居之处。

而朱厚照则起身拱手:“孩儿恭送母后。”

张太后的话让朱厚照很受感触,尤其是张太后那眼眶里的泪珠更让他觉得揪心,他知道张太后害怕他会败给外面那些老狐狸们,而说出了自己要走带她一起走的话,甚至可以说是请求。

朱厚照表现出了不同于这个年纪的冷静,只把手握得更紧了些,心道:“朕不会输的,历史上的朱厚照都没有输,朕怎么可能输!”

朱厚照走过室内的月洞门,掀开了珍珠帘,两宫娥见他出来忙欠身行礼。

朱厚照只把手一抬,直接大步往外面走来,打开殿门就见谷大用和马永成两人都还神色凝重地握站在门外,便道:“外面那个叫郭荣现在如何?”

“回皇爷的话,他刚吃完饭,这会子正认真站岗呢,倒也没有懈怠的意思。”

谷大用说道。

朱厚照点了点头,又问道:“外面有动静没有?”

“还没有!好像比以往都还要更安静”,谷大用回道。

朱厚照听后便道:“那继续看着,今晚过了后就无事了,你们的命和荣华富贵能保住,朕也能保住,外面那个叫郭荣的也能保住!而该跳出来的小丑也会都跳出来了!”

“臣等明白!只怕外面那家伙不明白”,马永成回道。

朱厚照只是微微一笑,没说什么,依旧关上了门,见一宫女已经开始打瞌睡,忙扶住了她,这宫女吓得哆嗦了一下,忙要请罪,朱厚照只拍了拍她肩膀:“没事!想睡就回去睡”。

此时。

正在殿内影壁外的正门外守着的郭荣刚吃完烈酒和烧鸡倒也不觉着冷,精神也更抖擞了些,尤其是在身旁还有一盆火的时候,但他并不敢蹲下烤火,因为他知道他今晚的职责是保护好殿内陛下的安全。

郭荣明白在自己身后的殿内是大明最尊贵的人,而他吃的更是御赐之物,这让他更加感到神圣,不过,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亲人,他在想他们此刻在吃什么。

然而,就在郭荣想着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了杂乱的脚步声。

郭荣立即警惕起来,拔出了长刀,大声一喝:“是谁!”

郭荣这么一喊也让谷大用和马永成都吓得颤栗了一下。

“郭千户还真是警觉,你们回来吧!”

这时候,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督东厂鹿鹤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郭荣面前,随同一起出现的还有几个正持着长刀的宦官,应当是鹿鹤的亲信。

而正在屋内也听到外面动静的朱厚照也握紧了手里的匕首,同时也认认真真听着外面的对话。

郭荣则松了一口气,因为他能看出来这几个拿刀的阉宦明显是想偷袭自己的。

但同时郭荣也不由得更加认真起来,冷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郭荣,郭千户是吧,老祖宗说了,如果你能让皇爷去见先帝的话,他可以给你参将当!”

司礼监秉笔太监鹿鹤说道。

这里,谷大用和马永成听见这话都不由得心里一紧,心想还好自己皇爷备了后手,不然如果郭荣被这些奸贼给说服,自己和皇爷的性命还真没法保障。

“你们不是好人,你们是乱臣贼子!末将是大明忠臣,你们别想收买我!”

郭荣不知道他自己这句话挽救了自己。

而这时候,鹿鹤也只是尴尬地一笑:“既然如此,咱家也不强求!”

同时,鹿鹤只大喊了起来:“皇爷,你若在的话,就出来吧,我们老祖宗也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