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挫了内阁阁臣威风!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342字
  • 2020-11-04 19:03:36

朱厚照走到了内阁首辅刘健面前,问道:“首辅,怎么,就只是参见陛下,不解释解释刚才为何君前失仪?朕给你个解释的机会,不然,朕就要治你目无君上之罪!”

内阁首辅刘健全身在颤抖,双手把地面扣得很用力,但他此时也拿朱厚照毫无办法,因为朱厚照是皇上,他的官再大也是臣子,他也只能在背地里使手段或者在皇帝陛下脾气好的时候逞逞威风。

“老臣年迈昏聩,因一时情绪激动,竟致于君前失仪,万望陛下恕罪!”

内阁首辅刘健万般不情愿地把一直抬着的头磕在了地上。

朱厚照只是微微一笑,只说道:“除了内阁三阁臣,其他官员都起身吧,今天没有下雨,天也不算很冷,不比先帝梓宫启行那天,你们三位就多跪一会儿,总不至于不愿意跪先帝,连朕面前也不愿意跪吧。”

朱厚照说完,其他官员都谢了恩,站起身来,恭肃地站在一旁。

而内阁三阁老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他们明白皇帝陛下朱厚照这是还记得他们那日请求免跪的事,但那时他们只是想试探一下陛下朱厚照的脾性同时也有意证明给百官们看自己三阁老依旧是有威望受帝王尊崇的,也只有表现出自己依旧是有特殊的政治地位,他们也才能辖制百官。

但是三阁老没有想到皇帝陛下朱厚照最终还是记住了这事。

不用别人提醒,三阁老也知道从今天起要开始重新打量朱厚照了。

朱厚照知道这内阁三阁老之前屡屡要求特殊化待遇就是想以此表明自己百官中的地位让百官敬服,但朱厚照现在偏偏不让他们如愿!

朱厚照看见了礼科都给事中孙枚聆的人头,直接踢到了内阁大学士谢迁面前。

内阁大学士谢迁一看见鲜血淋漓的人头就直接恶心地呕吐了出来,把许多污秽吐在了地上。

朱厚照直接给了这谢迁一脚:“放肆!这里是慈宁宫,是太后寝宫,尔如此行为是要有意冒犯太后,欺朕寡母吗?!”

内阁大学士谢迁不由得紧捏起了拳头,两眼如喷火,一边忍受着胃里的难受一边咬牙回道:“老臣,老臣没有此意,只是一时实在没忍住,万望陛下恕罪!”

“那你给朕舔干净,吃回去!不然以冒犯太后之罪严加惩处!”

朱厚照大声呵斥道。

谢迁一时几欲要站起来反击,但朱厚照这时候忙大喝一声:“郭荣!”

“末将在!”

郭荣立即拿着血淋淋的大刀回了一声。

谢迁见此知道自己如果不从了朱厚照的旨意只怕马上就要人头落地,只得再次跪了下去,然后把头埋了下去:“臣谨遵旨意!”

一时,谢迁犹如一只狗一般把地面舔得干干净净。

内阁三辅的威严顿时碎裂一地!

朱厚照要的是这种效果,他要让百官们知道,这三阁老在弘治朝的威风将要一去不复返了。

过了一会儿,朱厚照才开始问道:“说吧,今日来有何事要奏。”

内阁三阁老见皇帝陛下朱厚照与往日心性大为不同,也知道现在如果再要求陛下做什么希望有些渺茫,但他们也不愿意就此功亏一篑,因而,内阁首辅刘健还是先开了口:

“启奏陛下!臣等今日来,是因为乾清宫已经修缮完毕,故劝谏陛下移驾正宫,安大明之社稷!勿再出宫玩乐!同时,刘瑾等阉人引诱陛下玩乐嬉戏,不务正业,致使朝政荒废,微臣今日冒死进谏弹劾刘瑾诸人,请陛下将刘瑾诸人诛杀之,以正朝纲!”

内阁次辅李东阳也附和起来:“微臣附议,陛下此前且已承诺过三月后还宫,还请陛下兑现诺言,此外,刘瑾等阉人心肠歹毒,贪财无厌,实为小人,伏望陛下亲贤臣远小人,将其诛杀之以正君德!”

三辅谢迁此时也恢复了些平静,但内心的愤怒则越来越炽烈,直接威胁道:“陛下若不诛杀刘瑾等阉人,臣等便长跪于此!”

“陛下若不诛杀刘瑾等阉人,移驾乾清宫,臣等便长跪于此!”

一众官员都跪了下来。

朱厚照看得出来在要求诛杀刘瑾和要求自己回乾清宫方面,这些文官们的心还是很齐的,也很有立场,摆明了是自己不照办不罢休的样子。

“你们是在逼朕吗?”朱厚照冷声问了一句。

“臣等不敢,臣负先帝遗嘱,不忍陛下耽误大明江山社稷,是在劝君也!”内阁首辅刘健回道。

“臣等劝君也!”其他文官也跟着回道。

“很好,连先帝遗嘱都搬出来了,朕若不依呢”,朱厚照笑问道。

“陛下若不依,臣等唯有请太后诛阉贼刘瑾等人!”

内阁首辅刘健这个时候回道。

朱厚照不由得暗自冷笑,心想这些大臣这个时候知道搬自己母后出来了,摆明了是要让自己母后学正统朝太皇太后张氏要求英宗杀王振之事来要求自己母后也这样做。

朱厚照倒也不怕这些文官,但他知道自己母后性格和弘治皇帝一样温和,说不定只要出来就会被这些文官逼得要自己杀了刘瑾。

朱厚照怎么可能会愿意杀刘瑾。

朱厚照知道自己要是杀了刘瑾,以后就没有人敢跟着自己。

刘瑾等人就是自己的臂膀,是自己手里的刀,朱厚照才不会把自己的臂膀和刀给文官。

原本历史上,朱厚照未诛杀刘瑾前无事,但杀刘瑾后没多久就落水而死,可见刘瑾之死的隐患的确很大,让很多宦官不敢再誓死效忠自己,反而会转投文官集团。

朱厚照决意要护自己的人,但他现在也不能把这些文官们逼得太狠,逼得他们请出自己的母后。

在自己的军队还未出现之前,朱厚照决定暂时采用拖延之术,便道:“移驾乾清宫可以,但诛杀刘瑾之事,朕还要再考虑,今日天色已晚,都回去吧,明日朕再于朝堂上与诸位商议!”

“陛下!刘瑾等奸贼多留陛下身边一日,社稷便不安稳一日,请陛下下旨就诛杀刘瑾等人,以正朝纲!”

内阁首辅刘健知道有些事拖不得,只要一拖肯定会出现变故,为此,他现在也颇为大胆再次要求朱厚照立即诛杀刘瑾等人。

“怎么,你们真想抗旨吗,朕又没说不诛杀刘瑾等人,朕只是说明日再议,明日再议,没听见吗,郭荣!”

朱厚照大喝一声。

郭荣再次站了出来:“末将在!”

郭荣刚回应完,李东阳先站了起来:“老臣告退!”,然后还把刘健也拉了起来,低声回道:“首揆,现在僵着也无意义,待会张昭带着官兵来了后,在王岳等人威逼下,陛下自然会妥协的!”

内阁首辅刘健听李东阳如此说也深以为然,他也真怕朱厚照真不讲道理让郭荣砍了自己,也只好拱手道:“老臣告退!”

谢迁忍着胃里的难受也拱手道:“老臣告退!”

内阁三阁老相继告退,其他文官也都因此纷纷告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