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杀跋扈之言官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227字
  • 2018-11-26 17:55:06

朱厚照此时也似乎预感到事情可能有变,心想兵权即便已经握在了手中也许还不够,得把兵用起来才行,以免震慑不住紫禁城里的宵小。

于是,朱厚照又将刘瑾和张永传了来:“朕写了两道密旨,你们两人立即带着朕的旨意和关防去团营和禁兵,除留守城门的官兵外,所有官兵立即着英国公张懋、太平侯张杰、兵部尚书许进等将他们带进宫来!听朕号令!如有不从者,你们二人可先斩后奏!”

“内臣遵旨!”

刘瑾和张永忙拿着朱厚照临时写好的黄绢盖印密旨和关防而去。

所谓密旨不过是朱厚照临时制造的一种旨意下达方式,朝臣们或许不认,但对于官兵而言则自然会有效的。

毕竟还有关防在。

而且朱厚照也相信不久前就在校场被自己训话的官兵们现在应该大都知道自己这个皇帝陛下才是他们真正的统帅!

刘瑾等人走了没多久,朱厚照就听见殿外传来一阵叫喝声,说的是“请陛下移驾乾清宫,诛杀刘瑾等阉贼!”

朱厚照顿时就思索起来,心想这些文官什么时候出现的,自己还没大开杀戒呢,就让他们警惕起来了?

朱厚照暗道看来内臣果然和文官们有勾结,弘治皇帝之死或许真和这些高级宦官和文官有关,自己没有直接取他们性命就是要把他们一网打尽,然后严加审讯,但或许也正因为如此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有翻盘的机会。

这时候,高凤、马永成、魏彬三人也走了过来:“皇爷,外面似乎不妙!”

“朕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朕就不相信他们这帮文人能掀起多大的浪来,现在朕也不必再怕他们了!高凤开门!”

朱厚照说着的时候,外面已经有郭荣的声音响起:

“诸位大人,陛下说了,没陛下召见,任何人不得打扰陛下!违者格杀勿论!”

“汝不过是一介武夫,有何资格阻拦老夫,给老夫让开,老夫等要进谏陛下!”

此时,外面传来了内阁首辅刘健的声音。

紧接着,一群人喊了起来:“对,我等要进谏陛下!”

高凤吓得不敢开门,回头看了朱厚照一眼:“皇爷,真的要开门吗?”

“没用的东西!朕自己来开!”

朱厚照说着就忙开了门,彼时整个屋子亮堂了起来,一群文官出现在朱厚照面前。

朱厚照沉着脸问道:“你们想干嘛,想造反么?”

“陛下,老臣”,内阁首辅刘健先站了出来,直接准备开始说话。

朱厚照当即一巴掌扇了过去,扇在这内阁首辅刘健一张阴狠的老脸上,打得这刘健顿时老肉横飞起来:

“混账东西!尔为朕之臣子,见朕不下行大礼参见,就先开始罗唣,所,尔把朕这个君父可有放在眼里?!”

原本喧闹的场面因为朱厚照这么一怒喝和那巴掌扇下的重重击打声而变得安静下来。

所有人眼睛惊得掉了一地。

这怎么可能!

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完全没有料到!

陛下居然当场扇了首辅大人一巴掌!

次辅李东阳有些不明所以地抬头看向了朱厚照,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十五岁少年皇帝有些陌生起来,尤其是在看见朱厚照那一脸严肃而又带着杀气的眼神时,甚至不由得心有余悸起来。

三辅谢迁也一脸惊骇,他压根没想到皇帝陛下会突然就一巴掌打在了首辅大人刘健脸上,就是先帝都未敢大声对首辅刘健说一句话,如今陛下居然直接动了手!

首辅刘健只觉脸颊疼痛如针刺,似乎鹗骨都错开了一般,嘴巴直漏冷风,此刻他心里非常愤怒也非常愕然,他压根就没想到皇帝陛下会突然打他一巴掌,理由竟然是他不先行大礼而直接说话。

这都多少年了,还没有一个人如此责打叱骂自己,毕竟自己虽不是宰相但已实为宰相,执掌内阁二十余年,就是先帝也会给自己三分薄面。

首辅刘健有种被羞辱了的感觉,他甚至也同李东阳一样,觉得朱厚照很陌生,甚至差点就没忍住怒喝朱厚照。

但是君臣之礼乃是礼教大义,内阁首辅刘健即便再愤怒此刻也无法反驳朱厚照打得不对。

但内阁首辅刘健此时也不想行大礼,他知道自己要是此时屈服就再也没有办法控制皇帝朱厚照。

为了不在气势上输下去,内阁首辅刘健保持了沉默。

而此时,三辅谢迁朝礼科都给事中孙枚聆使了个眼色。

礼科都给事中孙枚聆知道这个时候是需要自己这种言官站出来的时候,也是自己邀直名的时候,同时也是让内阁首辅刘健记住自己的最好时候。

因而,礼科都给事中孙枚聆便站了出来:

“礼科都给事中孙枚聆参见陛下,首辅乃天下元辅,四朝元老,又是先帝托孤之臣,素来公忠体国,有德于儒林,有功于社稷,有师恩于陛下,如今非朝堂祭祀典礼,首辅以老师之谊与陛下奏言,不见大礼不为过也!还请陛下宽仁为怀,方是明君之胸怀!”

“内阁首辅刘健见君父而不行礼,实乃跋扈无礼之举,而你身为言官不加以弹劾之,却为其诡辩之,尔之心肠更为歹毒!郭荣,将此等不忠之臣立斩之!朕看谁还敢不尊崇朕!”

朱厚照大喝一声,郭荣这里已然拔出大刀:“末将遵旨!”

旋即,刀锋一出,犹如流星划过,刀刃直接抹过这礼科都给事中孙枚聆的脖子,鲜血顿时洒了出来,而礼科都给事中孙枚聆的脑袋也落在了地上,两眼依旧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他可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借此秀一下,结果招来的却是陛下的屠刀。

在场的文官都被吓了一跳,有几个言官还想再说几句,但当他们看见郭荣那把血淋淋的刀时都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

朱厚照这时候看了郭荣一眼,给了肯定的眼神,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个可造之材,出刀稳准狠,自己叫他砍谁丝毫不犹豫!

与此同时,朱厚照冷言问着内阁首辅刘健等文官:“怎么,都不想做大明之臣子,都想做个笔架子杵在这里吗?”

朱厚照问了后直接大喝一声:“郭荣!”

扑通!

朱厚照还没说话,内阁首辅刘健先直接匍匐了下来:“微臣参见陛下!”

其他文官也相继膝盖一软,匍匐在地上:“臣参见陛下!”

内阁首辅刘健现在不得不行大礼,他还是真的害怕朱厚照真的要让那个刚杀了一个都给事中的武夫给他也来一刀。

在场的文官都没想到陛下会突然这么凶狠,自己这边还没说话直接就见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