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汝母不贤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071字
  • 2018-11-20 12:58:00

内阁首辅刘健等有些惊愕,他们倒没有想到朱厚照突然提起要给太后上尊号。

坦白来讲,内阁首辅刘健等素来对张太后没什么好感,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们很厌恶张太后对自己两个弟弟十分宠溺甚至连带着弘治皇帝都跟着宠溺,使得勋贵外戚的势力一直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让他们文官的利益受到很大影响。

因而,此时朱厚照提及要给太后上尊号的事时,内阁首辅刘健等心里并不是很乐意。

但是,表面上,内阁首辅刘健也不能直接说不行,只说道:“陛下仁孝,臣等倍感欣慰,但太后娘娘于后位时尚有不贤之虞,更有善妒之风闻事,以至于帝嗣不繁,六宫不全,幸赖孝宗皇帝仁厚,不忍废后以伤社稷,故才使其尊崇至今,如贸然上尊号,恐令万民不服!”

“陛下,首辅所言甚是,端庄贤淑,有德加于四海者方能得享尊号,朝廷名器,万望陛下慎重之!”

内阁次辅李东阳也说道。

然后三辅谢迁也附和起来。

朱厚照算是看明白了,这三阁老是压根不想给自己母后上尊号,甚至还直接说自己母后不贤善妒,把弘治皇帝只有一个妃子和儿子的事也怪罪于张太后身上,等于彻底否定了张太后与弘治皇帝的伉俪情深。

而且是直接当着自己这个儿子的面说你妈不贤善妒,逼得你爸没法找小老婆,不可谓不嚣张跋扈,肆无忌惮!

朱厚照不得不问着礼部尚书张昇:“张爱卿,你是礼部尚书,你说说看,太后之尊号是否可加。”

张昇很狡猾,不敢得罪内阁也不敢拂了皇帝陛下的意,只道:“回禀陛下,暂不宜加,眼下陛下还在孝期,孝宗皇帝还未安陵,此议尚早。”

朱厚照见礼部尚书张昇也如此说,只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罢,你们都退下吧!”

于是,群臣便退了下去。

待这些官员们走后,朱厚照才吩咐道:“刘瑾,抱两个瓷瓶来!”

于是,刘瑾便抱了两个官窑青花瓷来:“陛下,内臣抱来了。”

“跟朕出去,朕要去雪地抓鸟去!”朱厚照说着就带着刘瑾出了殿门。

但朱厚照刚出殿门就看见了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忙向朱厚照行礼:“见过皇爷,皇爷这是去哪儿啊?”

“抓鸟去!”

朱厚照说着就甩手走了,还朝身后的刘瑾喊道:“快跟上!”

抱着两个瓷瓶的刘瑾忙跟了来。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见此只是微微一笑,心想皇爷果然不务正业。

一时,朱厚照带着刘瑾来到了御花园,朱厚照看了看四周见没什么人后便寻了一隐秘处,就蹲下身来赤手将积雪往两边刨着,也不顾寒冷。

朱厚照咬牙使劲刨着,没一会儿就双手冻得通红,连带着鼻子都开始流起了鼻涕。

朱厚照全然不顾一个劲地猛刨。

刘瑾见此吓得直接就抱着两瓷瓶跪了下来,咚的一声跪在雪地上哭喊道:“皇爷!内臣知道您心里委屈,可您心里难受也没必要作践自己的身子啊,您要实在生气就打内臣骂内臣吧!求求您了,皇爷!”

“哭什么!给朕站起来,仔细看着四周,别让人看见!”

朱厚照呵斥了刘瑾一声。

刘瑾这才抽噎着站起身来,警惕地看着四周。

而朱厚照则依旧不停地刨着积雪,直到刨出一大片空地后才站起身来拍了拍已经冻得僵硬的手。

朱厚照从刘瑾怀里先拿了一个瓷瓶来往刚刨出的青砖地面上使劲一摔。

接着朱厚照又摔了一个。

“窃据太阿者,朕必尽诛之!”

朱厚照大声一吼,旋即便对刘瑾吩咐道:“把这些碎片全部处理干净!朕在梅园等你!”

朱厚照说着就去了梅园。

半个时辰后,朱厚照犹如没事人一般拿着一枝鲜红的玫瑰花回到了慈宁宫。

跟着朱厚照身后的刘瑾倒是肿着一双眼,像是被人打了似的。

朱厚照跳跃着来到了张太后这里:“母后,御花园的梅花开得有些早,或许是天气比往年冷了些,十月就已经开了,孩儿给你摘了一枝,给母后赏花!”

张太后笑了起来:“难得你有如此孝心”,见朱厚照双手冻得通红既感动又心疼,忙握住了朱厚照的手:“瞧你把自己冻的,也不怕受寒!”说着,张太后忙让人拿暖暖的手炉来。

朱厚照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提内阁不愿意给她上尊号的事。

……

一时过了晌午,大雪虽然停了,但天却越发的阴沉,朱厚照也没心情出去,只围着火炉捡着木炭。

窗户外的北风吹很大,从宫门处了进来,吹的木门嘎吱作响,朱厚照站起身来,一脚猛地踹了过去,踹得朱门哐当一声,闭合了起来,这才挡住寒风。

刘瑾、张永、谷大用等见此都不敢大声喘气,只老老实实地站在朱厚照面前。

朱厚照抬眼看了刘瑾一眼:“太后娘娘睡着了没有?”

“跟在太后身边的女官说已经吃药睡下了”,刘瑾回道。

朱厚照点了点头:“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刘瑾等八虎互相看了看,先是谷大用站了出来:“皇爷放心,已经准备妥当了,只要等时候一到就能凑效。“

朱厚照点了点头又问向张永:“现在京城团营与禁兵军心如何,有多少军官愿意加入忠君社,愿意随朕杀敌?铲除朝中奸佞?”

“自皇爷发禄米后,军中大多对皇爷称颂不已,争着愿意加入忠君社,如今皇爷只要愿意,可随时下旨出兵”,张永回道。

“如今兵部尚书是我们的人,到时候调兵也方便,那现在只需要把御马监的张昭干掉就行,只是眼下这几日朕要忙于孝宗皇帝下葬之事,你们身上还没有要职行事方便,务必保证这一个月不要出什么变故!十月二十六日后,朕要于午门外向这些朝中奸佞亮剑!”

朱厚照目似喷火地看向了刘瑾等人,铁拳紧捏,刚拿在手中的茶盅更是怦然碎裂,碎瓷片直接划破皮肤,血迹滴落进火炉里,溅洒起火花来。

刘瑾等人恭肃地回道:“内臣等遵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