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八虎出动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582字
  • 2019-07-19 10:28:01

群臣相继退出了乾清宫,大家演哭戏演了这么久也的确累了。

真哭的张皇后也累了。

作为皇太子,朱厚照自然是要给弘治皇帝守灵的,于是,他便在乾清宫西暖阁下了榻。

一时用午饭时,朱厚照不由得问着刘瑾:“司礼监掌印王岳呢?”

大明帝国权力由司礼监与内阁构成,司礼监掌印是内廷首相,内阁首辅是外廷首相。

如今朱厚照见了外廷内阁首辅刘健,自然也不能忽略了内廷第一号人物即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

“回皇爷,老祖宗,不是,王公公因为听见大行皇帝驾崩晕厥过去了,现在还没醒,所以没来见驾”,刘瑾回道。

朱厚照不由得笑了笑,心想这王岳倒是比自己这个当儿子的还能晕,自己听到弘治皇帝驾崩而晕厥后都醒这么久了,他王岳咋还晕着。

朱厚照虽然没有见到王岳,但他也能猜到王岳肯定不是什么好鸟,不然他一个内廷首相不可能阻止不了弘治皇帝的死。

朱厚照没有多说,只将刘瑾叫了过来:“以你刘瑾的名义,去找十个八个美人来,把声势弄得大一些,就说皇太子殿下太过伤心,找几个美人给皇太子解闷喝酒。”

“皇爷,虽说大臣们都走了,但他们也不是瞎子聋子,现在就急着去找美人,会让他们知道的”,刘瑾说道。

“朕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在朕身边安插了眼线的大臣肯定会知道,但没有安插眼线的大臣自然是不知道的,朕这不过是做出他们想要看到的样子而已,让他们知道父皇去世后,朕这个皇太子也不过是一时伤心,但本性却依旧是好玩,无心过问朝政。”

朱厚照笑了笑说道。

刘瑾也不是愚笨的人,听了朱厚照的话也明白了,忙开始亲自带着其他七虎去各大宫殿搜罗美人。

很快,刘瑾等八虎便带着十来个娇艳的宫娥来到了乾清宫西暖阁。

朱厚照见此忙命道:“把西暖阁的蜡烛全点上,让她们全在门边跳舞,你们跟我进来!”

于是。

整个乾清宫西暖阁顿时亮如白昼,十来个宫娥就站在门边扭着腰肢,其跳舞的身影就映在窗纱上,饶是百步外都看得见犹如仙女摇曳的身影。

但在西暖阁内,朱厚照此时眼睛看也没看那十来个宫娥一眼,甚至还让人直接拿屏风挡住了这十来个宫娥。

朱厚照一脸严肃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八虎”:“你们是不是觉得朕马上要当皇帝了,你们跟在朕身边这么久,肯定要升官加爵了,以后这内廷就是你们说了算,什么司礼监、御马监都会成为你们的?”

说完,朱厚照就端起了茶:“未免想得太早了些,不是朕不想升你们,你们今天想必也看出来了,司礼监一直被王岳、张瑜等老太监把持着,而他们和内阁的人穿了一条裤子,你们觉得他们会让你上位?”

朱厚照说完就看了刘瑾等人一眼,他发现刘瑾等人并未因为自己突然变得严肃而露出惊讶之色,心里不由得暗自想到,看来历史上的朱厚照也不是真的那么单纯,至少他身边的几个太监是知道自己主子在人前的单纯是装的,要不然这几个太监也不会神色如此平淡。

刘瑾此时最先站了出来:“皇爷说的是,那个司礼监秉笔张瑜忒不是个东西,竟不先扶皇爷您,而先去扶三位阁老,真不知道他到底谁家的奴才!”

朱厚照微微一笑,他没想到刘瑾也从张瑜的行为中看出了端倪,心中想到,这刘瑾也算是见微知著的人,难怪以后能成大事,自己现在要想掌控朝权少不得还得用用他。

“刘瑾说得对,这张瑜不知道自己膝盖往哪里弯,朕将来不会轻饶了他!但朕想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你们都是朕最亲密的人,没有朕你们什么都不是,朕要是坐稳了皇位,你们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你们现在得跟着朕把坐在我们上面那些人给拉下来,明白吗?”

朱厚照说后又问道。

“明白!”八虎齐声回道。

其中的张永更是先站了出来:“皇爷,您就发话吧,要我们怎么做?”

“时间紧急,多耽搁一会儿就会多一丝变故,朕长话短说,现在,大行皇帝刚刚驾崩,经历二十七天的丧期后,朕才能择日登基,而这段时间内,朝政肯定会进入停滞期,各方势力还未发动,我们得趁此先下手为强!

好在你们现在还未居于要位,行动还不易被人察觉,刘瑾你素来好结交文人,现在朕要你多多趁大丧时期百官往来于宫禁时与文臣多多接触,找几个愿意和你结党的人,这些文官们都不是傻子,知道你背后是谁,愿意帮朕的自然也会和你结交,尤其是吏部左侍郎焦芳和兵部左侍郎许进那里,马文升那里不必去,他是四朝元老,树大招风,去找他容易被人发觉。”

“还有张永,你素来颇知兵事,便去结交几个勋贵武臣,十二团营和五成兵马司都走动走动;

然后,便是谷大用,你好饮酒又有侠气,找些江湖上靠得住的人,潜伏进内廷几个大太监和外朝尚书内阁阁老们处打探消息,朕希望到时候能知道他们每晚在哪个房间睡觉,吃了几碗饭。”

“马永成,你派人去跟踪司礼监秉笔张瑜、掌太医院事右通政施钦、院判刘文泰、御医高廷和这几人,这几个人将来必定会逃出京城,朕可不想轻易放过他们!”

“高凤,你去禁兵多走动走动!”

“丘聚,你现在立即去西苑选处好地,修建一处别苑来,朕到时候要住!这处北苑取名为豹房,对外就说朕要建百兽园!”

“罗祥和魏彬暂时留在朕的身边,到时候对你们另有重用!”

朱厚照刚说完,罗祥就站了出来:“皇爷,这些都是要花钱的,我们自己历年积下的钱没多少,到时候只怕得用内帑了。”

朱厚照知道罗祥所说的内帑是指的内承运库的银子,但内承运库隶属于户部,因此朱厚照要想动用内帑得经过户部,甚至还得惊扰内廷,因为执掌内承运库的掌印太监现在也是王岳的人。

为了不让这些内廷和外朝的掌权者知道自己的目的,朱厚照现在并不想动用内帑,而且据他所知,内帑也没多少银子。

明朝皇帝就没一不穷的,稍微有点钱都会被文官变着法的拿去用。

“钱的事,朕来想办法,你们先把我们存的钱用上,到时候朕会挣来银子的。”朱厚照说道。

朱厚照现在唯一能信任的就只有这“八虎”,所以也就给这八虎一一安排了他认为目前最紧要的任务。

朱厚照知道现在威胁他皇权的主要就是内阁三位内阁大学士与内廷王岳、张岳等司礼监太监。

本来这两股势力是帝王拿来互相制衡从而保障皇权的,但这两股势力一旦勾结在一起便会直接威胁皇权甚至是压制皇权。

因此,朱厚照在细想了想后决定要将这几个勾结在一起的内臣和阁臣全部铲除,然后再重新建立制衡体系。

但这王岳与刘健等人在朝中势力也算是盘根错节,朱厚照知道自己仅仅靠几个内宦短时间内是扳不倒他们的,只能联合一些不满内廷与内阁的内官外官。

今日在乾清宫,朱厚照已经看得出来,刘健等阁臣在整个文官集团里并不是一手遮天,也不是没有政敌,如此也正好给了他机会。

而内廷,朱厚照不用去问也能猜到王岳、张瑜再怎么在内廷一手遮天,也肯定有反对他们的人,比如跟在自己身边的“八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