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拿回内库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787字
  • 2018-11-26 13:12:56

内阁首辅刘健、次辅李东阳、三辅谢迁三位内阁大学士也得知了此事,也是一脸的郁闷与愤懑。

因为朱厚照这个行为简直就是在打他们的脸,现在大明内外都称颂他们三位阁老把天下治理的极好,为新帝打造出了一片欣欣向荣的盛世迹象。

可现在事实上却变成了新皇帝为了娶皇后和给大行皇帝下葬居然要变卖家产!

这就直接证明了他们的无能!彻底让他们陷入了信任危机之中,等于否定了他们辅君执政的能力!

内阁次辅李东阳也冷笑起来,对户部尚书韩文说道:“这不仅仅是在说你无能,也在说我们内阁阁臣无能!”

“老夫只想知道到底是谁挑唆的陛下去宫外做卖皇产!”刘健铁青着脸,看向了巡城御史秦东宜。

巡城御史秦东宜忙道:“下官只看见陛下身边有一个叫刘瑾的内宦在前面说话。”

“又是刘瑾!”

谢迁当即走了过来:“诸位,谢某早说过,这个刘瑾非等闲之辈,陛下从登基后就被他引诱的搬出了宫,如今更被他引诱到闹市去做什么买卖!这刘瑾是故意要给百姓们造成一种我们刻薄君父的样子来,此人其心可诛!”

“好啦!阁老还有韩尚书,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许某只想问问,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办,总不能让陛下一直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买卖吧”,兵部尚书许进忙问道。

“还能怎么办,把陛下请回去!”

内阁首辅刘健说着就先出了文渊阁,而次辅李东阳、三辅谢迁、户部尚书韩文、兵部尚书许进以及巡城御史秦东宜等也都跟了来。

此时,吏部尚书马文升也得知了朱厚照当街开皇家博览会的事,也急忙赶来了内阁,正好与内阁首辅刘健等人撞上。

一见面,马文升也顾不得什么礼节,直接就气冲冲上来喝问着户部尚书韩文:“韩大人,你当的好尚书!大行皇帝励精图治十八载,可谓节俭至极,按理当积银无数,可如今,新皇陛下刚刚即位就不得不当街变卖皇产,身为臣子,你将来有何颜面去见先帝,别说你没颜面,马某也没颜面,在场诸公都没颜面!”

户部尚书韩文一脸无奈,哭丧着脸道:“马大人,韩某承认自己无能,竟陷君父如此境地,韩某今晚就写辞官疏!”

韩文如此说,吏部尚书马文升也没再逼他,只冷哼了一声。

而内阁首辅刘健等也保持了沉默,他们知道马文升这是在借这件事逼迫户部尚书韩文辞官好削弱自己内阁的势力,但现在他们也只能让户部尚书韩文背锅,因为现在天下人都知道大明皇帝穷到变卖皇产了,是谁让大明变穷到皇帝都没钱这个锅总得有人背,内阁不能背自然只能让管天下财政的户部背。

朱厚照不知道他开皇家博览会的行为竟逼得一个户部尚书要引咎辞职,他只知道自己这次赚了不少钱,

不过,就在朱厚照刚要离开皇家博览会时,就见乌压压一大群官员朝自己这边跑了来。

不仅仅是官员还有锦衣卫以及宫里的太监们,首当其冲的就是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还有跟在他身后的御马监掌印太监张昭以及锦衣卫都指挥佥事牟斌等人。

王岳此时自然也知道了朱厚照当街买卖的事,哭的比谁都伤心:“我的皇爷啊!你这是何苦来着,您要求只管让内臣们去找内阁和户部要啊,何必这么让自己受罪,您这让老奴情何以堪啊!”

同时,王岳也恶狠狠瞪着刘瑾等人:“好啊,刘瑾、张永,你们几个是怎么陪着皇爷的!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到时候我可保不住你们!”

百姓们见这么多官老爷来了,也吓得一哄而散。

朱厚照也有些惊讶:“这可是奇了,难不成他们也是来参加皇家博览会的?”

唯独刘瑾尴尬地笑了笑:“陛下,这阵势不像是来参加博览会的,倒像是来兴师问罪的,他们好像都在瞪内臣呢。”

其他八虎也都点了点头,有些害怕地看着朱厚照。

“别怕,有朕在,他们不敢拿你们怎么样,也就开个博览会而已,算什么,朕就不相信,他们还敢废了朕不成!”

朱厚照笑着说后就干脆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故作无所谓地问着已经来到近前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与内阁首辅刘健:“王大伴,刘先生,你们这是干嘛,不替朕好好管着天下大事,莫非也想来朕这皇家博览会买点东西,要买也可以,朕给你们便宜些。”

刘健等人只以为陛下玩世不恭,也就没有多想,只刘健此时忙先朝朱厚照行了大礼:“陛下,您乃万金之躯,如何能于这闹市之中做陶朱之事,万望陛下端正心性,体谅臣民望治之心,回宫理政才是。”

“朕没说不回去,朕只是开个皇家博览会赚点钱而已,诸位爱卿不必大惊小怪,朕这也是为了大明,如今朝廷没有钱,朕自己需要钱了,朕这个当皇帝的还不能自己想办法赚点吗?”

朱厚照笑着问道。

“陛下,是臣无能,竟使得陛下落于如此境地,臣有罪,伏望陛下回宫歇息!”户部尚书韩文连忙告罪。

“陛下已有內帑,由兆民养之,何需亲为,还请陛下回宫”,这时候,内阁三辅谢迁也说了一句。

而朱厚照等的就是这句话,忙道:“虽说朕有內帑,但內帑归于户部,朕要花钱也有些不方便,要不这样,朕现在可以回去,但是我们得定下一件事,这內库不能再由户部管着,要朕自己说了算,不然朕没办法动用自己的內库

,到时候要花钱只能出来自卖皇产!”

“陛下,此事不可,内库属户部乃是太祖时定下的祖制,天下钱粮归于户部,由户部统一收缴再分于内库,祖制不可更改啊!”

内阁次辅李东阳忙反对道。

内阁首辅刘健等也表示赞成,毕竟他们都明白内库一旦不归户部,他们便没办法随意减免商税也没办法挪用內帑,也就会使得皇帝财务更加自由而无法控制皇帝。

“若循祖制,内阁本无票拟之权,司礼监也无批红之权,难道诸位大人真要和皇爷讲祖制吗?”

朱厚照悄悄给刘瑾使了个眼色,刘瑾会意忙替朱厚照回答,而内阁刘健等人与司礼监王岳等人皆哑口无言,但同时心里更恨刘瑾。

这时候,吏部尚书马文升见此也主动帮着朱厚照:“陛下,此事当由户部决定,当应问户部才是,若户部愿意,臣等自然无异议,臣相信户部尚书韩大人不会想让陛下因为内库受限于户部而陷于窘境。”

“韩爱卿,你是户部尚书,你觉得如何?”朱厚照便已经问起了户部尚书韩文。

户部尚书韩文此时已心灰意冷,他现在只希望朱厚照早点回去别再让他觉得自己颜面无存,便忙点头道:“臣并无异议!”

“陛下,臣等也无异议,内库本为御用,户部不过代管之,陛下收回自然合理!”吏部尚书马文升也立即表态,他已经猜到了朱厚照的真实目的是想把内库独立出来自然也就跟着就坡下驴,毕竟他还等着朱厚照将来让自己做首辅呢。

此时,兵部尚书许进早就和刘瑾私下里情投意合,成为忠君社预备社员,自然也表示无异议,于是也就只剩下内阁还在坚持。

“诸位阁老,难道您们还想让陛下当街卖货吗?若诸位阁老执意如此,意欲陷君父于何地!”吏部左侍郎焦芳这时候也突然大声吼问起来。

内阁首辅刘健愤恨地转过去看了焦芳一眼,心想反正內帑也没多少银子了,只要不让陛下加征商税,內帑归于陛下也无太大影响,毕竟现在让皇帝回去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刘健便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臣也无异议!”

因内阁首辅刘健表态同意,李东阳、谢迁等也不好再反驳,只得跟着同意。

朱厚照见此便道:“那好,以后内库就归于自己朕管理,朕知道你们这些文官讨厌阉人,怕他们挑唆朕乱花钱,朕也随了你们的意,朕也找个文官专门管自己的内库,只是不通过户部而已,朕的侍从室主任徐经何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