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女儿国玻璃夜明珠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445字
  • 2018-11-10 14:00:00

朱厚照夸张性地一哭穷,再加上谷大用等人暗中添油加醋把矛盾往文官集团身上引,使得百姓们对皇家更加同情。

这时候,朱厚照也开始了正题:“现在朕要开始展览与出售皇家商品,朕会让他们出一个低价,实行拍卖制,有意购买者可以加价竞争,如果一个拍卖价格在拍板三次后没人加价,将会就以此价格成交!现在让钟鼓司太监刘瑾主持拍卖!”

朱厚照说完就把黄铜大喇叭递给了刘瑾,然后自己坐了回去,面带和善的笑容,毫无奸诈之象。

刘瑾这时候也开始了喊话:“下面开始第一环节,奢侈品拍卖会!第一件商品拍卖,女儿国玻璃夜明珠!此夜明珠放于屋内,可令明室生辉,做官则官运亨通,做生意则财源广进,直径达一尺,内有瑶池仙女一人,现起拍价五千两!”

所谓的女儿国玻璃夜明珠其实就是用模具浇铸玻璃液制成的大直径玻璃珠,而玻璃珠内的仙女则是让宫廷木匠雕刻的一仙女放进了模具里而已,成本不到一两银子,而朱厚照现在直接以五千两银子高价拍卖,相当于在成本价基础上直接提价了数千倍出售。

朱厚照虽然此刻面带笑容,但内心还是颇为忐忑的,他知道大明朝现在还没有这种大型玻璃产品制造技术,连红楼梦里王熙凤的玻璃炕屏都被视作宝贝,就是宁国府都没有,还得找王熙凤借去放放,所以朱厚照才敢直接定价五千两!

五千两在这个时代不是小数目,朱厚照忐忑的是,大明朝的富民们有没有这个购买力,想来在京城住的人也就和后世在北京三环内住的人一样非富即贵才是,应该拿得出这笔银子吧。

站在朱厚照身后的魏彬心里也有些没底,他是清楚这些玻璃珠制造过程的,知道这些东西说白了不过是把石头变成玻璃而已,皇爷说那是二氧化硅,和石头一样,反正就是值不了几个银子,如今直接以五千两的高价起拍,也不知道有没有明白人看破。

“皇爷,您说会有人出五千两买吗?”魏彬忍不住问了一句。

朱厚照没有回答,而这时候,一尺直径的大玻璃珠被内宦用铺垫有锦缎的木托盘抬了上来,洁净透明的玻璃球闪耀着光泽,而也越发衬托的玻璃珠内的美人冰清玉洁,因而这玻璃珠一被人抬到前面来就引起了轰动。

“天啊,这么大的玻璃珠,关键是这玻璃珠居然还有个仙女,这是怎么长进去的,这种宝贝也果然只能皇家才会有啊,不过居然才值五千两,以我看至少一万两啊!我出六千两!”

这时候,一穿着铜钱纹锦袍的富家公子摇着扇子喊了起来。

朱厚照听见有人出价六千两不由得笑了,他一开始还担心大明的老百姓没有这么大的购买力呢,但他没想到,刚喊出拍卖价就有人加了一千两,可见大明朝的确是藏富于民,天下人都有钱,就自己这个皇帝最穷,所以自己低估了大明百姓的购买力。

魏彬也是一脸惊喜地回头看了朱厚照一眼:“皇爷有人出价六千两了!看来真有傻子要买。”

“他们不是傻子,他们是觉得这是皇家的宝物,现在能值五千两,就说明带去江南就能值一万两!”

朱厚照笑着说了一句,同时内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相信只要有第一人愿意买,就说明大明的百姓有这个购买力,他自然也就不担心这次皇家博览会卖不出东西了。

刘瑾本来也有些担心没人会愿意花五千两买皇家工业公司拿石头做出的破玩意儿,但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加到六千两,心想自己在皇家工业公司可是占有股份的,这要是六千两卖出去,等于皇家工业公司赚了近六千两,自己从中可以分得一百多两!而自己其实什么都没做,就能从一两银子不到的玻璃珠里赚到一百多两,一想到此,刘瑾也兴奋地笑了起来,忙要敲板说“六千两第一次!”

可刘瑾手里的木槌还没敲上去,就已经有一头戴西瓜帽的富人喊道:“我出七千两!”

没等刘瑾反应过来,又有个仆人喊道:“我家主人出八千两!”

“九千两!”

“一万两!”

谷大用是朱厚照安排的托儿,他本来以为不会有人愿意花五千两买那一两银子不到的玻璃夜明珠,但他没想到这么快有人加价到六千两然后是七千两八千两,等到回过神时,已经加价到了一万两。

谷大用当托儿的任务之一就是哄抬价格,便忙喊了一句:“一万三千两!”

这样,谷大用直接把加价幅度涨了三倍,但他还是犹豫地看了看四周,深怕没人继续跟。

“一万四千两!”

“一万五千两!”

谁知,谷大用话刚落下,就已经加价到一万五千两。

谷大用二话不说,毫不犹豫地喊道:“两万两!”

但这时候,或许是两万两的确很高,人们犹豫了一下,但饶是如此,或许是因为考虑到这是皇家宝贝又是从未一见的大夜明珠,依旧有人喊了起来:“两万一千两!”

台上的朱厚照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拼命压制着激动的心情,故作从容地看着价格飙升到两万,但其实,他知道两万两是个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他用几百块钱买下了北京市中心一大房子啊!

但拍卖价格还在涨,魏彬已经瞠目结舌到说不出话来,但同时又兴奋到恨不得现在就转身对朱厚照大喊:“皇爷,两万两了,居然有人愿意花两万两买这玩意儿!”

刘瑾已经不想敲木槌了,他害怕自己敲得太快错过了让那玻璃夜明珠继续涨价的机会,因为现在这个价格,他已经可以赚到四百多两了!

“两万五千两!这东西我一定要拍下来,你们谁都不要抢,我要卖到江南去,到时候三万两卖出去都能赚个五千两!”

谷大用按照朱厚照交给他的方法,开始了最后一次的哄抬,表面上看是十分土豪霸气的要买下,实际上是在故意引诱这些人继续加价,而且直接说明了原因自己是要去江南卖了赚钱而不是人傻钱多,也就是使得一些本来有些理智的富商见此继续疯狂加价。

“两万六千两!”

“两万七千两!”

不过,这一次当拍卖价涨到两万七千两时,没人再继续往下喊了,毕竟目前这个价实在是太高了,即便是在京师,能一下子拿出两万多两的富商也不是很多,何况这还是白银不够多的弘治十八年。

刘瑾良久后才回过神来,然后有些不舍的把木槌拍了一次:“两万七千两,第一次!”

许久后,没人回应,刘瑾只好慢吞吞地拍第二次,他现在倒是很期待有人再加价:“两万七千两,第二次!”

刘瑾见还是没人只喟叹了一声,还回头看了朱厚照一眼。

“敲吧,知足了,两万七千两,白赚两万多两”,朱厚照点头笑道。

刘瑾点了点头,心想自己再怎么说也赚了五百多两,也的确该知足了,毕竟这个玻璃珠实际价值一两银子都不到。

但是,就在刘瑾刚要敲下第三次时,徐经这时候忙喊了一声:“三万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