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兵部尚书被炸了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140字
  • 2018-11-26 12:00:46

牛飞上了天!

兵部尚书刘大夏也被炸飞了上了天。

刘大夏摔下来时已如五马分尸一般,只剩下半截身子在地上。

兵部衙门的正堂大门也被炸塌了。

连带着整个街道的青石板都碎裂了不少。

等到尘埃散去,除了一地鲜血与残缺不全的牛和人外,就是不绝的哀嚎声。

兵部位于承天门外长安左门右侧东宫生门内,与宗人府、吏部、户部、钦天监、鸿胪寺、钟鼓司负责的銮仪库等衙门都在一个地方。

因而,当刘大夏被炸死的时候,也惊动了兵部和其他各部门的人。

吏部尚书马文升恰巧也还没离开吏部,惊闻爆炸声出来时看到了这一幕,心里也很是震撼,看了一眼后只回了吏部衙门,喃喃道:“先帝仁厚,而陛下手腕似强硬不少也!”

因吏部尚书马文升提了朱厚照一下,此时正在豹房内的朱厚照不由得打了个哈欠,而他刚打了这哈欠,就见刘瑾跑了进来:

“皇爷,刘大夏已被炸死!现在整个京城都轰动了,内阁和司礼监的人已经赶过去了,估摸着马上就要来给您汇报了。”

朱厚照点了点头,刘大夏被炸死不仅仅可以避免大明军备持续荒废下去,减少边镇百姓被鞑子荼毒的几率,也是他掌控朝政的重要一步。

因为刘大夏一死,兵部尚书这个位置是要重新廷推的,而兵部尚书这种朝廷大员在大明朝都是由吏部尚书提出推荐名单,再由内阁九卿廷推,最后由自己这个皇帝陛下决定。

如今吏部尚书是马文升,也就意味着,新推荐的兵部尚书就不可能是刘健等一党的人,毕竟马文升和刘健等人不对付。

只要兵部尚书不是刘健等内阁大学士的人,内阁就掌控不了军权。

因为京城的武装力量十二团营的调兵权在兵部手里,而且维持治安的五城兵马司也在兵部手里。

朱厚照相信炸死刘大夏就等于斩掉了刘健等内阁大学士的一条臂膀,马文升等外朝官则会更加有底气与内阁分庭抗礼,对于自己这个皇帝而言自然更为有利。

这时候,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果然跑了来:“皇爷!内臣刚刚得报,兵部衙门正堂发生爆炸,大司马刚巧在那时出现,被炸了!”

“什么!刘爱卿被炸了,他怎么样了!”

朱厚照故作惊讶地问道。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有些神色晦暗,颇为惋惜地微微一叹,然后回道:“已经亡故了!”

“朕的刘爱卿!吩咐下去,因刘卿去世,朕不胜悲伤,辍朝一日!”

朱厚坐在了椅子上,很是痛心地硬挤了几滴眼泪,学着昔日文官们的样子以袖掩面哭了起来。

“陛下节哀!兵部乃朝廷重地,兵部尚书亦是朝廷重臣,大司马更是四朝元老,内臣恳请陛下下旨严查!”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见朱厚照掩面哭泣,心里也颇为感动,心想新皇上还是体恤老臣的,于是,他便不由得把目光看向了朱厚照身后的刘瑾。

“查!一定要严查!让锦衣卫给朕仔细的查,堂堂兵部尚书竟然就这么被炸死,朝廷的威严何在!”

朱厚照很是义愤填膺地拍了一下桌子吼了起来。

“请皇爷放心,内臣一定能查出来是谁干的!”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说后就再次看了刘瑾一眼,然后就向朱厚照告退而去。

此时。

内阁首辅刘健也得知了兵部尚书刘大夏被炸死的事,一时也诧异地横眉倒竖起来,嘴唇咬得很紧,手中的笔凝固在了空中:“五城兵马司查了没有,锦衣卫和东厂那边有消息了没有,堂堂兵部尚书竟然被当场炸死!是谁这么丧心病狂!”

“这还能有谁,往常与刘大夏不和的就马文升那老匹夫,和兵部在一个门内办公的就他吏部和户部这些衙门,能带炸药进朝廷重地的只能是朝廷大员,他马文升是吏部尚书,想在兵部衙门搞点事自然不是问题!”

内阁次辅李东阳笑着说道。

“不仅如此,刘大夏一直垂涎着马文升吏部尚书之位,马文升炸死他不仅除掉一个威胁也还会扩大自己的势力,刘大夏被炸死后,兵部尚书肯定是要重新选的,他马文升是吏部尚书,选谁做兵部尚书还不是他说了算!”

谢迁也同样颇为愤懑地说了起来,手里的茶盏直接重重摔在了地上:“这个马文升,想不到他如此狠辣!”

“不是马文升干的,老夫不认为他马文升有这样的手段,这种为士林所不耻的行为,他马文升干不出来,唯一能干出来的只有内廷,皇上自然是不可能的,他一个毛头小子,不可能有这样的算计,王岳他们和我们素来相投也不会,唯一可能的是刘瑾这个阉贼!”

刘健摆了摆手道。

“首辅所言极是,能到兵部重地的不是普通人,也就他刘瑾管的銮仪库在兵部这边,但他这么做却是对马文升有好处,你们说会不会刘瑾已经和马文升勾结在一起了!”

李东阳这么一说,刘健和谢迁都神色凝重起来,刘健更是当场情绪失态地一拍桌子:“他马文升想干什么!”

刘健也只能拍拍桌子,但他现在也不能拿马文升和刘瑾怎么样,毕竟他们也只是臆测,还没有真凭实据证明是马文升和刘瑾干的。

锦衣卫的确也没查出什么,而且他们也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炸药可以有这么大的威力,能有如此大威力的炸药肯定体积是不小的,但体积不小的炸药要运到兵部来自然会被兵丁发现,而大员是有这个可能的,但大员他们也不敢查,现在的锦衣卫已不如以前那么威风。

所以刘大夏被炸死的案子也就成了悬案。

内阁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一派只能认栽吃亏。

新的兵部尚书人选提上了日程。

尽管内阁的三阁老把吏部尚书马文升恨的是牙根痒痒,但最近拜访马文升的官员多了不少,甚至不少对刘健等内阁阁臣不满的都投到了马文升门下,这些官员都看得明白,刘大夏一死,刘健等一党的势力大损,而马文升的势力自然会水涨船高,也就相继团结在马文升周围了。

希望可以更进一步做兵部尚书的高官们也都对马文升殷勤了些,都期盼着马文升照顾自己一把,一时间,马文升风光无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