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爆炸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485字
  • 2018-11-26 11:56:30

朱厚照这么一说,刘瑾心里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他倒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要谋杀一个四朝元老。

但也因此,刘瑾才开始对自己这位陛下有了一丝丝的陌生感与惧怕,但同时,他也知道心狠手辣也是自己必须要有的,便点头道:“皇爷说的是!”

这时候,丘聚跑了来:“皇爷,内臣按照您的吩咐,用浓硝酸和甘油加浓硫酸催化反应后,现在总算是有了新的液体产生,可内臣不知道是不是硝酸甘油。”

朱厚照忙让丘聚带自己去看看,然后就见一锥形瓶里装有反应后的液体。

朱厚照只让丘聚取了十毫升液体于另一个锥形瓶里,还特别嘱咐动作温柔些,然后又让他把这装有十毫升液体的锥形瓶放在了离豹房有五里远的太液池边的林子里,接着又让丘聚在锥形瓶紧靠的一颗树上吊了一块大石板。

“现在,你站到百步以外拉着这根绳子,然后看着朕的手势,朕到时候挥手让你松开绳子你就松开,明白吗?”

朱厚照说后就把绳子递给了丘聚,然后自己和刘瑾疯狂跑了许久,待气喘吁吁后才停了下来,躲在一颗大树下,朝丘聚挥了挥手。

毕竟硝酸甘油是烈性炸药,基本上微量用铁锤敲击都能发出爆炸,因而他可不保证待会实验时自己会不会被炸掉,也就只能让丘聚做这个实验,自己躲在远处看。

跟着朱厚照过来的刘瑾也有些好奇地地看着朱厚照,他不明白自己皇爷一脸的惊恐和忐忑不安是为什么。

这时候,丘聚松开了绳索,他也不明白自己皇爷为何着急跑那么远干嘛。

然而,就在这时候,石头已经急剧落下,在重力的作用下以飞快的速度砸向装有反应液体的锥形瓶。

轰!

顿时就是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那放锥形瓶的地方的一棵树被炸裂,石头直接迸裂而开,尘土四处飞扬,待硝烟散尽后,就只留下一个大坑。

除此之外,丘聚也被气浪掀飞了出去,直接重重摔在了地上。

朱厚照前世没见过硝酸甘油的爆炸威力,但他知道硝酸甘油爆炸威力是黑火药的十六倍,而TNT都只是黑火药的十四倍,而现在都只用了十毫升也就十多克的样子就能炸出大坑,把百步外的丘聚掀飞,若是一斤的硝酸甘油,朱厚照相信炸掉一栋两层大楼不成问题。

但是朱厚照此时则也有些后怕,只觉全身发麻,心想自己要是多加几十毫升,只怕此刻自己会没命吧,但旋即他又感到有些惊喜,因为他现在有了这硝酸甘油,就等于拥有了比黑火药更厉害的炸药,不过这硝酸甘油实在是危险性有点高,受剧烈碰撞和高温就会引爆,大明以后的火药发展肯定不能满足于此。

丘聚这时候满脸是血的看着朱厚照:“皇爷,您不是说这硝酸甘油是药吗,咋比王恭厂的火药还猛,内臣差点就没命了。”

丘聚不敢埋怨朱厚照,但他比朱厚照还后怕,因为他和数百毫升的硝酸甘油好几天都待在一个房间里。

“火药也是药!你回去把你的实验记录保管好,这是我们大明的绝密,明白吗”,朱厚照拍了拍丘聚的肩膀,又对一旁的刘瑾说道:“朕给你五十毫升硝酸甘油,你找个机会把兵部尚书刘大夏给朕炸死!朕只给你三天时间!”

一脸懵逼的刘瑾不知道五十毫升是多少,但还是忙点了点头:“内臣遵旨!”

当晚,朱厚照让丘聚只取了两滴硝酸甘油放在密封的棕色瓶里准备酯化做硝酸甘油酯即治疗心脏病的药。

剩下的,除五十毫升给刘瑾准备炸死刘大夏外,其余的皆让人秘密带出了京城找块没人的地方先埋起来,毕竟化学实验室离豹房太近,朱厚照怕这玩意儿发生意外爆炸。

京城的军队自土木堡之后便被分成了十二团营和禁兵,其中十二团营由提督太监与兵部尚书共同统领,而朱厚照要想控制军队就得控制这两个官职,这也是朱厚照要除掉兵部尚书刘大夏的原因。

兵部尚书刘大夏不知道他已经被皇帝朱厚照盯上,但朱厚照对于大明武事的不满让他注意到了,一时不由得去了文渊阁,对内阁首辅刘健说道:“首揆,陛下对兵部似有不满,言语间挺热衷于武事!如此下去,不是好事啊!”

刘健哼了一声:“还不是刘瑾这个阉竖挑唆的陛下!据说,这个刘瑾不但引诱陛下成天游戏玩乐,还暗中结交文臣为自己培植势力,还跟吏部的张彩走得挺近,如今还让陛下给他升官,都要到王岳那里去了,陛下亲口问,王岳只好先让他执掌了钟鼓司。”

“只怕把陛下骗出宫也是他的主意,这个阉竖想做第二个王振,铁定是他挑唆陛下穷兵黩武,不然陛下怎么会突然关心起武事,当找人把这阉竖贬到南京去,让他在陛下待下去终究不是好好事!”刘大夏也甚为赞同地说道。

“现在还不是动他的时候,只要兵部是你把着,御马监是王公公的人,他刘瑾就掀不起多大的浪来,现在最应该防范的是这阉竖和马文升一党联起手来,就比较麻烦了!素来阉竖不会成气候,阉党才会成气候!”刘健说道。

刘大夏深以为然,然后一想到马文升没有辞官还占着吏部尚书的位置不由得咬牙切齿起来:“马文升这老匹夫一尸位素餐之辈,缘何不去死!”

刘大夏拜别了刘健,回到了兵部,刚巧兵部左侍郎许进找上来:“刘大人,刚刚陕西巡抚杨一清来报,请报四十万两白银修边墙,延绥一带边墙数年未修多处破败,恐将来被敌所侵。”

“本官哪有银子,鞑子来了自然会走,兵部不能老是找内阁和户部要银子,首揆还得储备赈灾的银子,不能在这个时候让首揆难做!”刘大夏说道。

许进知道刘大夏一向不愿意向上官要钱基本上都喜欢向上官吹嘘自己做的多好,今见此只得答应着退下,拒绝了陕西巡抚杨一清修边墙的请求。

“对了,许侍郎,当年三保太监下西洋的图纸你让人找了没有?”刘大夏突然想起一事来问道。

“下官还没有找到”,许进回道。

“找到了给本官,本官不能让陛下看见这图纸,谁知道跟在他身边的刘瑾这些阉竖会不会挑唆他下西洋!”刘大夏说道。

“下官明白,不知大人何时离衙,听说今晚有雨,大人该早些回家才是,也不免冷落了新纳的如夫人”,许进笑道。

刘大夏最近纳了一十六岁小妾已然成了官场雅事,见许进提起便微微一笑:“多谢许侍郎提醒,今日老夫便提前到酉时初离衙,你们也早点回去歇息。”

许进点头称是,然后借故头疼先离开兵部衙门,接着便托人把消息给了刘瑾。

等到了酉时,太阳落了山,六部衙门的官员都未离开,而兵部尚书刘大夏则因为许进提醒先离开了衙门,可他刚离开兵部衙门时,就见衙门外有一新娘坐的大花轿,盖着红布,看上去很是喜庆。

刘大夏不由得勃然大怒:“这是谁结婚到六部衙门来接了!真是荒唐!谁干的!”

刘大夏刚喝问完,就有两头牛冲了过来,而且直接撞向了红色花轿。

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