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清流领袖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289字
  • 2020-11-10 16:12:38

朱厚照没想到,他不过,才略微举了几个例子,就招来了王阳明这么多问题。

不只是王阳明、连带着严嵩、张璁、夏言脸上,都写了满问号。

朱厚照耐心地回答了很久,也为自己为何懂这么多,编了各种理由,什么梦中神仙授书之类的,硬是直拖到了下午,才摆脱了王阳明等人的追问,回到紫禁城听政。

但不管怎么样,朱厚照基本上每有空,就会亲自来,给京师大学唯一的两个学生,讲讲课。

而王阳明和严嵩这两个官员,也往往在一旁旁听。

当然,有时候,朱厚照也会鼓励他们和自己辩论,甚至,也鼓励他们互相辩论,使得京师大学的学术氛围,从一开始,就显得特别自由与开放。

朱厚照很喜欢,这样子的京师大学,也很看重京师大学。

在他看来,现在的京师大学,就是自己培养,将来可以革新大明的人才摇篮,是播撒种子的基地。

毕竟,在原本历史上的二十世纪,最终改变华夏,且让华夏重新崛起的新思想,也是从当时的几所大学里,开始萌发的。

可朱厚照毕竟是皇帝,他对京师大学的看重,也自然引起更多的人,对京师大学的关注。

而偏偏现在这个时代,还是儒家理学横行的时代。

因而,京师大学兼容并包的办学思想,是不被,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读书人,所容忍的。

尤其是企图通过利用理学体系,维护自己利益的清流官员们,他们不希望在儒学之外,还有其他学问被发扬光大,那样,他们将无法再通过儒学,来维护自己这个阶层的利益。

而恰在京师大学的独特办学方式,刚在士林间引起争议时,清流领袖王鳌进京了!

王鳌是探花出身,而且差一点,就是连中三元的人物,甚至还是孝宗皇帝的老师,也是朱厚照的老师,若非因为丁忧还家,如今也早已入阁。

朱厚照当太子时有很多个老师,刘健、李东阳、谢迁等内阁阁臣,虽也是老师,但很多时候就挂个名而言,真正教朱厚照的还是东宫属官,王鳌与杨廷和,而王鳌不但教太子,还要教皇帝,资历更在杨廷和之上,于清流中地位最为崇高。

而王鳌现在进京,则是因为他被廷推为了吏部左侍郎。

虽然不是入阁,但这个官职也意味着,他离入阁不远,也足以可见,王鳌虽丁忧在家许久,但在朝中还是有威望的,要不然也不会被廷推为吏部左侍郎。

当然,朱厚照没有阻止王鳌被廷推为吏部左侍郎,则是因为他对王鳌的印象只以为他是一个学术性的官员,犹如王华一样,对于这种官员,他是不反感的,因而也就没有拒绝百官廷推王鳌出任吏部左侍郎。

可事实上,王鳌进京,最高兴的就是朝中清流官员们。

毕竟自从刘健、李东阳、谢迁等清流重臣因为弑君案被诛后,还牵连了大批清流官员,因而使得清流官员们便成了一盘散沙,无法抵抗浊流官员,如今王鳌进京无疑让他们有了主心骨。

此时,同大多数,都赶到城门外来迎接王鳌进京的清流官员们一样,翰林院的颜编修也来到了城外迎接王鳌,且很是兴奋地说道:“王先生进京真是太好了!从此以后,我们清流们就再也不是群龙无首了!”

“是啊!如今浊流之臣充斥朝堂,我等清流官员皆被排挤!如今王先生进京,我等清流官员的困境必被打破啊!”

同来的庄中允也附和起来。

其他前来迎接王鳌的清流官员也都纷纷赞同。

彼时,王鳌一出现,一大帮清流官员便蜂拥过来,作揖拱手,无不恭敬非常。

连杨廷和也拱手道:“听闻王先生为少宰,吾等皆因此,涕泪横流,可见圣明之朝,果然不使贤才遗于野!王先生进京,必能使得朝堂焕然一新!”

“王某不才,得蒙陛下青睐,同僚推选,而忝为吏部左侍郎,如今也只有兢兢业业以奉上!”

王鳌说着就先进了城,且一进城就把杨廷和叫到了自己这里来,问道:“杨学士,你是陛下授业之师,你如实回答我,如今陛下可开经筵没有?”

“实不相瞒!王先生,陛下自即位以来,未曾开经筵!”

杨廷和回道。

“荒唐!这简直是荒唐!陛下年仅十五,虽已是人君,但到底学业未精,若不及时教以经世致用的学问,如何治理天下!杨学士,尔身为天子近臣,又是天子授业之师,为何不谏之!”

王鳌直接一拍桌子厉声呵斥起来。

“王先生息怒,下官如何不知经筵之重要,可当今陛下之脾性,你也知道!

而且最近发生这么多大事,又有马文升等浊流阁臣官,只重治民不重治君,才使得陛下学业荒废已久,如今,不但未得半点儒家正统教育,反而建了一个京师大学,与一帮商人、大夫、儒林之败类混在一起,搞什么百家争鸣,还说什么兼容并包,发扬百工之学!”

杨廷和说着就叹气道:“如此下去,陛下只注重于奇技淫巧,我等清流便再难控制陛下,使其遵循孔孟之道,圣人之理!我等士林之将来岌岌可危也,今日是浊流官员充斥于朝堂,日后怕是三教九流充斥于朝堂!”

“老夫也听说了这个京师大学!此等败坏学风、离经叛道之学校就不应该存在!就应拆掉!老夫此次进京,并没有打算和马文升他们斗,他们既然要改革吏治,便让他们去改,但陛下必须由我们清流来教导之!必须予以正统之学来教育之!”

王鳌是苏州人,江南士族出身,又是清流领袖,自然知道只有独尊儒术,倡导伦理,才能维护自己背后的江南士族和清流官员的利益,也知道自己这些清流官员,要想在政治上依旧能掌控实权,就必须把皇帝控制在自己的手里!而不能,让皇帝整天和浊流官员一起,甚至在京师大学和一旁奇技淫巧之徒待在一起。

因而,王鳌进京后想办的第一件事就是督促皇帝严格执行经筵制度。

而经筵,便就是他们这些清流官员借用儒家理论控制皇帝的一种方式。

何况,他也发现如果不控制皇帝,自己这些清流官员也无法斗得过浊流官员乃至宦官。

王鳌说后,杨廷和也不由得拱手道:“王先生是先帝之师,也是陛下之师,此事也只能是王先生来做,若真能让陛下开经筵,遵儒道,则天下幸甚!”

王鳌很快便上了一道奏疏,要求朱厚照重启经筵,而且要求朱厚照把原本十日一讲的经筵改为五日一讲!

同时,王鳌还上疏,希望朱厚照拆掉京师大学!以孔孟朱子等为正统,勿使异端之学贻害世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