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刘瑾升任钟鼓司掌印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688字
  • 2018-12-24 16:28:31

在朱厚照待在豹房内大搞工业生产时,朝堂上也并不平静。

自从朱厚照许诺将来让马文升当首辅后,马文升就已经开始利用自己是吏部尚书的机会在地方和六部安插自己的人。

除此之外,铆足了劲和内阁斗的马文升还实行了严厉的考核制度,把刘健等一派无能的官吏降级罢黜了不少,弄得内阁首辅刘健等人很是不爽。

正因为此,刘健等清流文官也就忽略了朱厚照,甚至也不敢太敢逼迫朱厚照,深怕皇帝朱厚照和马文升等站在一边,那样他就得不偿失。

所以,朱厚照也因此成功躲过了清流文官为他们安排的定期经筵,只以伤心过度需要静养为由取缔了。

除此之外,朱厚照造肥皂造玻璃搞这些奇技淫巧的事,刘健等清流朝臣也没闲情管他,何况他们本来打心底就希望皇帝不务正业不关心朝政为好,尽管表面上说陛下要做一个有德圣君。

马文升等一派浊流文官即非翰林出身且大多数有边镇地方经验的官员自然也更加不关心这些,他们现在更关心的是从清流手里夺权。

朝臣们似乎忘记了大明皇帝朱厚照的存在,而他们现在所知道的也只是朱厚照在豹房内夜夜笙歌,甚至还会夜宿秦楼楚馆,没事居然造肥皂玩,有胆子大的更是戏称朱厚照为工匠皇帝。

而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倒是恪守着事事向朱厚照禀报的习惯,但每每都会在朱厚照忙着工匠手艺的时候出现,朱厚照一开始也会提出一些疑问。

“缘何苏州的榷税又要蠲免?”比如这一日,朱厚照问起了此事,他知道榷税乃是商税,虽不是朝廷正税来源,却是自己內帑主要来源,毕竟这些商税都是归于內帑的,也就关系到自己的内帑收入,便不由得问了一句。

“内阁的意思是苏州今年有两个县发水灾,当免税惜民力”,王岳回道。

“那免田税不是更好吗,为何蠲免榷税,商人又不种田,水灾对其有何损害”,朱厚照问道。

“皇爷,眼下朝政未稳,还是听内阁票拟为好”,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这时候会建议道。

朱厚照这时候也明白这王岳明显就成了内阁文官的狗腿子,忙说道:“既然是爱惜民力,把今年苏州的榷税田税都免了!着内阁议定!”

“皇爷仁厚,内臣这就复旨去!”王岳向朱厚照行了一礼走了,内心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心想陛下还真是想的简单,榷税要是不免文官们能答应吗,江南士绅们不是白塞那么多银子了。

朱厚照心里想扳倒王岳的心自然是越来越重,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在掌控十二团营和禁兵即军权之前还不能大动干戈,因而,朱厚照很多时候干脆就直接装作对王岳对内阁很信任的样子。

有时候,司礼监掌印王岳来奏报政务,朱厚照就会装作不关心地说:“别拿这些事来烦朕!”

司礼监掌印王岳每每因此十分称意,内阁的刘健等人也十分称意,都巴不得朱厚照每次如此。

但这年八月小王子掠大同的边镇紧急军报传递进京后,朝臣不能不因此再次举行廷议,举行廷议自然不能没有皇帝朱厚照。

于是。

在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这一次没敢再趁着朱厚照研究工业制造的时候来奏事,而是当即找到了朱厚照。

朱厚照这次也没再假装对朝政漠不关心,便在司礼监掌印王岳陪同下来到了乾清宫正殿平台与内阁以及在京重要官员举行关于边镇小王子之祸廷议。

对于小王子这股鞑子,朱厚照也觉得很是恼火,在他记忆里,这个小王子好像就一直没安生过,屡次扣边,而强大的大明帝国对其竟毫无办法,但是银子倒是投进去了不少,弘治皇帝节俭一生攒下的银子有一半花在了边镇上面。

“小王子一直犯我大明边镇,杀我边军,掠我边镇百姓,诸位爱卿有何良策?”朱厚照一上来就直接问道。

边镇巡抚出身的吏部尚书马文升当即站出来提议道:“陛下,眼下军备废弛,兵不敢战,将又畏死,当练精兵选良将,剿灭之!”

“陛下,大兴兵事乃穷兵黩武之举,不利于养民之策”,而这时候,内阁次辅李东阳说道。

“鞑子都打到家门口了,发兵将其剿灭哪算是穷兵黩武,好比一人被打了难道他不该把欺负他的人打怕吗,我大明何时懦弱的如此地步,眼下不是刚收了夏税吗,如何没钱粮,没精兵就练呗,而且任由鞑子这么猖狂,反而不是养民而是害民。”

朱厚照说道。

“陛下!鞑子素来多是游骑,难以剿灭是事实,即便我大明花钱粮无数,养精兵百万,也难以尽剿之,不如修边墙以自守,寇若来犯不过三五日则自去也!”

说这话的是兵部尚书刘大夏,但朱厚照听了这话,觉得刘大夏很不适合当兵部尚书,兵部尚书就相当于国防部长,在大明是管军队的,一个管军队的说敌人来打我了不用管他自己会走,这种鸵鸟心态的人能适合当兵部尚书吗?

“如今太仓银根短缺,夏税还得补去年的亏空,而且眼下大行皇帝之陵寝与下葬还要花银子以及修乾清宫的银子还没拨,还有陛下您大婚,也要花钱,练精兵选良将剿鞑虏只能先拖着,大司马所言的确是老成持重之言啊!”

内阁首辅刘健此时说了话,而且还言外之意夸奖了刘大夏,然后其他大臣也跟着点头觉得刘大夏说得对。

朱厚照见这些高级文官里除马文升坚持练兵备战外都支持刘大夏,自然不能再说什么,只道:“既然首辅如此说,也就这样吧。”

“陛下英明!”

内阁首辅刘健等大臣忙捧了朱厚照一句,他们心里也很是高兴,毕竟自己又老成谋国了一回没让陛下去想着兴武事,以后青史留名自然是要夸赞自己一番的。

可朱厚照是不高兴的,因为他没想到一场关于国防的廷议就这么以一句“寇会自去”的结论而结束了。

朱厚照不想再等了,他不由得看了马文升、马文升和刘瑾等人一眼,然后待群臣离开后问着王岳:“内廷二十四衙门最近哪个衙门出缺?”

“回皇爷,钟鼓司出缺”,王岳注意到朱厚照刚才看刘瑾很久,知道他想给刘瑾升官,便只报了一个内廷比较冷的衙门。

“那让刘瑾掌钟鼓司”,朱厚照说后,王岳忙点头称是。

如此,刘瑾便成了钟鼓司太监,成为二十四衙门掌印太监之一。

但刘瑾还是有些失落的,他想要的不是钟鼓司的掌印太监,而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

朱厚照也看在了眼里,但他这样做就是让刘瑾知道,不跟着自己一起斗倒王岳等人,他根本就做不了实权太监。

一回到豹房,朱厚照秘密召见了刘瑾:“你也看见了,不是朕不想用你,是有人不想用你,你放心,朕迟早要让你升上去,现在不过是投石问路而已,眼下最重要的是军权没在我们手里,提督十二团营和兵部尚书这两个位置必须是我们的人!朕决定先除掉兵部尚书刘大夏,这货在兵部多一天,我大明军务就会更加糟糕!”

“无论如何,内臣刘瑾都得感激皇爷,没有皇爷,刘瑾连钟鼓司的掌印都轮不到”,刘瑾说道。

“你能明白就好,文官那边接触的如何,愿意和你结交的有哪些?”朱厚照问道。

刘瑾忙神色凝重地问道:“吏部左侍郎焦芳、兵部左侍郎许进以及文选司主事张彩等都愿意和奴婢结交,皇爷想要除掉刘大夏,少司马许进合适,他一直被刘大夏压着,颇有怨愤,可以让许进找人对付刘大夏。”

“那样太慢了,你问问许进想不想把兵部的椅子放到首位,如果他想,你就帮他一下,让他知道你的手段,谋杀这种事不只他文官们能干!”朱厚照笑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