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让你李梦阳被天下人痛骂之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297字
  • 2018-12-29 07:55:06

马文升的确被李梦阳说的差点心脏病复发,万念俱灰了,而如今朱厚照恰巧出现拍了他肩膀一下后,倒也让他情绪稍微缓和下来:“陛下!”

不过,马文升此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因为他似乎也找不到答案说服自己为何要被背叛整个士林,同时他也迷茫起来,心想为天下苍生做主难道反而是错的吗,不然为何被人如此痛恨,甚至比弑君之臣还被人痛恨。

朱厚照也知道李梦阳此人的话彻底揭穿了士绅集团自私的本质,也可以说是人性的本质,也撼动了改革派文官与士林作对的信心和底气,而他现在必须给予这些改革派继续坚持下去的信心与动力。

朱厚照看向了一脸错愕的李梦阳:“你说当今天下读书人会骂马文升一辈子,甚至百年后乃至千年后的读书人都会马文升是奸臣是吧,而那些真正应该感谢马文升的天下庶民却会忘记马文升甚至不知道马文升是谁,对吧。”

“朕今日便告诉你,朕在生前要让全天下的庶民都变成读书人,你们士大夫不过是仗着愚弄百姓,掌有笔墨而操纵历史与当今之天下而已,但若朕让全民皆读书,从贩夫走卒到帝王将相,皆是读书人,朕就不相信全天下的百姓皆会瞎了眼,只听你们随意诬蔑而分不清是非!”

知识掌握在少数手里就会成为奴役别人的手段,而知识掌握在所有人手里就会成为维护人权的工具。

因而,朱厚照这个时代的文人们能如此嚣张无非就是仗着他们把控了话语权,与他们有利的则是好,与他们不利的则是坏,可这个时代的精英也许不会知道,将来有一天他们会在全民接受教育后接受全民监督,舆论不再成为他们这些精英的工具而是束缚他们享受特权的枷锁!舆论压力会让他们极为难受!他们将会十分痛恨舆论。

而马文升这样的英雄也将不会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背后会有一个阶层的人在为他呐喊助威!

李梦阳也明白朱厚照的意思,甚至还直接威胁朱厚照:“可是陛下,你这样做也会害了你自己!因为你要这样做,你不但被士林监督还会被全天下的人监督!”

“朕怕什么!尔等朕以为朕跟你们一样是贪权自私之辈?若天下能让你李梦阳这样的虚伪张狂之小人无法生存,朕不当这皇帝又如何!”

朱厚照这么一说,马文升吓得直接拱手道:“陛下万勿如此说,天下不可无君,国家不可无主!”

“朕不过这么一说,你怕什么”,朱厚照说道。

而这时候,李梦阳则直接笑了起来:“好,既然陛下如此坦然,臣不想再说什么,请陛下赐臣死罪!”

“这么快就着急要死?朕话还没说完呢”。

朱厚照说着又吩咐道:“回宫后,拟道旨意,朕百年之后,后世之君有敢为奸佞小人李梦阳平反者,天下臣民可诛之,如此之君不配继承朕之帝位!后世之臣有敢为奸佞小人李梦阳恢复名誉者,以谋反罪论处,如此之臣不配做大明之臣!”

李梦阳听见朱厚照这话犹如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一般,他现在的底气就是将来能有后世之君和后世之臣能为他恢复名誉追加谥号,而如今,朱厚照这样做等于断了他的念想。

李梦阳极为震撼,也很是不愿意:“陛下!你这是让臣死无葬身之地!臣不过弹劾奸臣耳,你何故如此对待臣!”

“另外,此圣旨放于奉天殿里,并刻于奉天殿金座上!只要我大明朝还未亡,他李梦阳就休想得忠烈之名!”

朱厚照一开始没有搭理李梦阳而继续吩咐起来,旋即才对李梦阳说道:“你甘为士绅之走狗,而骂朕之股肱之臣,意图绝朕改革大明之心,意图绝大明自新之路,是你想让朕的大明没有后退之路,朕便先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李梦阳这时候开始感到了恐惧,他没想到朱厚照会如此袒护马文升。

而此时,朱厚照继续吩咐道:“下旨,将李梦阳三族亲眷押解进京,并抄没其族谱,拆毁其祖坟,一并烧之,亲眷押解进京后必唾骂李梦阳且改姓流放东番岛,否则则以抗旨不遵为由杀之!

在此之前,先将李梦阳押解起来,令百官唾骂之,并表文骂之,所骂之文刻于碑上,题于京城各文庙!

诏令天下,可进骂李梦阳之文,优秀者可赏粮十石,全族免徭一年!皇明报择优秀者登载之!翰林院编纂成册,以留后世!但凡有同情李梦阳之文,抄之并烧之!”

李梦阳听后更为害怕,忙道:“陛下,你为何如此狠!为什么!”

“你想毁我大明万世之基业,朕便毁你李家万世之基业,让你流臭万年,朕就不相信,数百年后,天下人还真能觉得你李梦阳是忠臣”,说着,朱厚照又道:

“允许杜撰,不必追究真假,以内容可耻之程度为上,通奸、通敌、乱伦、乱国、谋财、害命、下贱能写的都写上!”

朱厚照笑说道。

李梦阳不由得气得发起抖来,哆嗦着:“陛下,你,你!”

“放心,朕会让你死的,而且不会让你活过今年!而且会让你死的够壮烈,满足你的心愿,乱棍打死、车裂、五马分尸还是凌迟,你自己选!朕给你选择的权利!”

朱厚照说着又道:“你不是还替马文升担心吗,担心他被天下读书人骂吗,朕现在下旨让天下的读书人夸他,下一道旨意诏令全国,凡生员以上皆须上表夸赞马公之贤!若有违背者革除功名!各地方官皆需于治衙之处为马公立生祠,天下有多少孔庙,就得有马公多少生祠!表文优秀者须列入作文者之族谱,毋得抗旨,并赐粮十石,全族免徭一年!”

“另外将马文升等之考成法之功之缘由写于石碑之上,列于文华殿与吏部正堂,让后世之君臣观之!从即日起,起居注需由朕审核之后才可留传,未过者通通烧掉!民间敢诋毁马公乃至新政者,有官位功名者革除功名,然后贬黜之,并流放三千里,平民亦流放三千里,举报者赏粮十石,免徭役一年!”

朱厚照说完,李梦阳真个人傻了,反而马文升不由得问道:“陛下,如此做岂不堵塞天下士民之口,将来会大兴文字之狱?”

“无碍!朕只是不准他们诋毁朕之忠臣耳,并非不准他们议论天下事,又不是让他们不参劾他人,也并未夺其性命,朕只是保护爱卿你的名誉,这是你应有的权利,这个叫名誉权,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整个大明所有的人都有名誉权,都不会让人随意诋毁诬蔑之!”

朱厚照说着便问向了李梦阳:“怎么样,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