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封驳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203字
  • 2020-11-04 19:03:24

王阳明来找朱厚照自然还是为了筹建京师大学的钱的事。

朱厚照知道后便果断下旨召见了王华。

在王华向朱厚照行礼后,朱厚照便问道:“你这个户部尚书是怎么当的,连办个京师大学的钱都没有,那又花不了多少银子?”

“陛下,非臣不愿意给,实在是没有钱啊!自打修了乾清宫后,户部就没钱了”,王华回道。

“非是没有钱,是你这个户部尚书不会当,朕给你出个主意,你向皇家银行贷款!”

朱厚照给王华出了个主意。

王华点头称是。

朱厚照也知道王华这种书生不适合当户部尚书,但没办法的是,人家是通过廷推这种所谓的“民主”选官方式选出来的,是当时文官集团内部各方势力平衡后的结果。

朱厚照还真不能轻易罢免之,而且也是对他这个皇帝最有利的,毕竟朝内势力越平衡越好。

好在王华虽然不善于管理大明钱法,但却也不算顽固,对新鲜事物也能容忍,对叛逆的人也能容忍,要不然王阳明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这也是朱厚照还愿意让王华管着户部的原因,找不到一个称职的下属,找个听得进人话还不一根筋的下属也是不错的选择。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真正能成为帝国栋梁的人才也还得慢慢培养。

朱厚照有时候在想,或许京师大学就是一个契机,但他不知道的是,殿试恩科后,有多少文人进士愿意先来京师大学深造。

徐经最终和户部尚书王华确定了贷款最终的协议,且也得到了内阁焦芳票拟批准与朱厚照的批红批准。

而且,朱厚照没让户部只借贷建立京师大学的银钱,还借贷了一笔购买军粮的准备金。

这样,朱厚照便也不用担心粮食发下去会影响粮价。

当然,对于户部如何偿还这笔贷款,朱厚照也替王华想好了,自弘治时期户部尚书叶淇改盐制开中法为纳银代米后,户部便每年有一笔不下百万两的银子进入太仓库。

而这笔钱理论上来说则是户部购买军粮用来供应军队的。

当然,单单供应军需自然花不了这么多,尤其是在这种和平年代,因而很多时候,这笔钱就会被存下来。

成为中央朝廷一项重要收入。

将来户部自然也可以用这笔银子偿还贷款,而现在他就可以用从皇家银行贷款的钱在粮价较低的时候先购粮食充为军需,避免了等纳盐银到时因粮价被商人抬高而造成军需成本增加,同时也平衡了物价,避免粮价过高或过低。

朱厚照这么一搞,等于让大明中央财政的资金流转变得更为灵活起来。

……

搞定了户部缺钱的问题后,朱厚照便前往内阁与司礼监的值房,准备开始一天的政务工作。

但朱厚照刚一脚踏入内阁与司礼监值房,刘瑾就走到朱厚照面前来,神色凝重地道:

“陛下!吏科给事中左东修驳回了内阁下达的关于实施中央文官选官考试的钧旨,言其有悖祖宗成法!“

“陛下!大事不好,北镇抚司刚刚收到消息,吏部尚书王公于回家途中被歹人袭击!”这时候,锦衣卫都指挥佥事郭荣也突然出现在值房外,神色慌张地说道。

“陛下!内阁刚刚收到一封奏疏,乃是御史廖彝明弹劾文选司郎中赵博陶贪墨一事!以臣看来,这是他们在对中央文官选官考试表达不满!”

值班的内阁次辅焦芳也走到朱厚照面前来禀报道。

朱厚照听到这三件消息后,整个人倒也有些出神。

坦白讲,他是很看重中央文官选官考试的,甚至比所谓的恩科还看得重,因为这是他对大明选官制度改革的一个尝试,也是吏治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

虽然改吏部选官为考试选官只是针对官职较低的官员,但也正是这些官员组成了帝国官吏的大多数,也决定了大明吏治腐败的程度。

将吏部选官模式改为考试选官无疑能很大的遏制帝国基层吏治的腐败。

所以,朱厚照才会趁着这次铲除逆党后朝廷大量官吏缺额的机会实行文官选官考试的制度改革,而且他也考虑到可能引起文官势力的反弹,因而,他只在中央层面进行改革。

可朱厚照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是受到了阻碍!

首先,居然还是被吏科言官给封驳了!

其次,支持改革的吏部尚书王恕刚侥幸逃脱一死,如今到京城又被人刺杀,可见朝中的官吏有多么容不下他!

不得不承认,弘治皇帝让王恕致仕未尝没有保护他的意思。

而对于御史廖彝明弹劾文选司郎中赵博陶贪墨一事,犹如焦芳所言,这就是赵博陶在向朝廷的选官考试制度表达不满,因为一旦以考试来选官就会夺了他这个文选司郎中的权!

不然这廖彝明是吃饱了撑的不成,突然弹劾文选司郎中贪墨干嘛。

虽然文选司郎中这个官职是容易贪墨且有很多油水,可权力也不小,而且一般能成为文选司郎中的,后台也很硬。

这御史廖彝明肯定得到了赵博陶的准许才会弹劾他,因为只要赵博陶一被弹劾,这赵博陶就可以停职待问,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罢工,让朝廷选官考试的改革进行不下去。

而皇帝朱厚照甚至也拿捏不到赵博陶的错处,因为人家是被弹劾才导致无法工作的。

相当于,从表面上看,赵博陶是受害者。

对于吏科给事中左东修驳回朱厚照和内阁改革选官制度的旨意就更不用说了,因为这是太祖朱元璋赋予他的权力,六科廊言官有封驳的权力。

但也因此,即便朱厚照换一个文选司郎中也没用,因为改革的旨意都被人家吏科的言官驳回了!

而王恕被刺无疑也是在警告一些想改变选官制度的文官们。

“很好,很好!非常好!”

朱厚照此刻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改革的阻力,也确确实实很愤怒,他不由得问着郭荣:“王恕现在情况如何,可有大碍?”

“暂无大碍,只是右脚中了一弹,只怕一时间不能上朝参政了”,郭荣回道。

“这可如何是好,一旦王公养病,那这选官考试的改革就只能搁置了!”焦芳有些忧虑地说道。

“谁说的要搁置!朕没说搁置,那就没有搁置!传旨,将吏科给事中左东修和御史廖彝明打入诏狱,严加审讯!审讯其可有阴谋勾结之嫌,是否有意阻拦朝廷新政且抗旨不遵,故意为难吏部官员,甚至暗害朝廷重臣!”

朱厚照冷言吩咐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