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下旨选后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015字
  • 2019-07-22 10:40:59

享受在甜蜜爱情中的严嵩携妻进京了。

而大明的正德皇帝朱厚照也将要脱单了。

给事中唐仁上了一道建言朱厚照立即选后的奏疏。

这还是三阁臣案后,在大量科道言官被杀后,言官第一次开始议论朝政。

不过,这道奏疏一下子却得到了内阁首辅马文升与英国公张懋等几乎所有文武官员的赞同。

连带着司礼监刘瑾都跟着凑了次热闹。

朱厚照之前也不明白文官集团乃至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官员为何总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一些看上去不是很重要的事上。

比如什么太子出阁读书。

以及皇帝要多上无实际意义只有礼节意义的早朝。

还有皇帝娶老婆的事。

但现在朱厚照算是能理解了这个时代的特色,在这个以维系伦理秩序的社会里,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家天下,而皇帝代表了最大的家。

所以皇帝的结婚生子以及储位确定和子嗣培养那就是最大的事!

每个朝代的历史那就是一部家史。

朱厚照的大明此时也不例外,朱厚照现在还没法去和这个社会的伦理对抗,何况他自己也是受益者,因而朱厚照选择了接受。

毕竟,宫里的太后张氏也很期盼他尽早纳皇后,几乎每日都在念叨。

朱厚照便只得宣旨诏令天下,开始选后。

作为一个前世的资深单身狗,朱厚照也没想到自己在大明朝就要脱单了,而且要娶的还将只是十三四岁的小萝莉,甚至不只一个,还要三个!

朱厚照无法想象自己的妻子是个小女孩是什么样的场景。

虽然他现在在其他人看来也不过才十五岁。

但朱厚照内心年龄早已比实际上的年龄大了许多。

不过,朱厚照也还是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安排。

……

严冬冰雪天,柳儿披纱水盖棉。

当皇帝选妃的旨令下达已被天下百姓所知后,此时的都督府经历夏儒之女夏家姑娘现在并不知道她将来要和皇室产生联系。

此时的夏家姑娘每日只知道对着窗格观红梅。

而皇上,对于她而言是这辈子只听过没见过的人物。

而所谓夫君,更是她现在心里好奇期待却又不羞于启齿的人。

但这时候,一张面如傅粉的白脸不知何时出现窗前,还翘着兰花指,比夏家姑娘自己还女儿三分地说了一句:

“真美!只怕皇后非你莫属了,入选!”

夏家姑娘自己却是被吓得花容失色,慌忙转了身,心脏砰砰直跳起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家里以外的人,而偏偏见的第一个人还是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内宦,自然给这位豆蔻少女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而紧接着,其父便在这日告知她已被宫里的人选中,即将进京参选。

夏家姑娘从这时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嫁人了,也开始对当今的皇上朱厚照有了些更多的关注。

没多久,这位江南姑娘便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十四载的家乡金陵,乘舟北上。

大明选妃不选权贵之女,因而所选中的女孩皆是平民,即便不是平民也不过是家境殷实的寒门薄宦之家。

值得一提的是,古代的寒门与后世的寒门不是一个意思,古代的寒门差不多相当于中产阶级的意思。

因此,夏家姑娘虽与父同进京城,但并未包大船北上,也与其他选进京的女子们一同乘船进京。

因皆是带着同样的缘由进京,又差不多是同一阶层,自然共同话题也多。

夏家姑娘虽秉性文静,但也从其他较活泼的女孩中听到了不少新鲜的事,而这些新鲜事里更多的自然是关于皇上的事。

毕竟她们现在进京就是要被选为皇帝的女人。

有说宫廷规矩严,动不动就砍头的。

有说当今皇帝残忍的,什么杀人十族挖心掏肺的。

也有说当今皇帝自小便淫0乐无度,十分纨绔,以至于身体虚弱,甚至带有疾病的,一旦成为皇帝女人可能会被传染上疾病而不可能活着的。

还有说皇帝天天吃人肉,寝人皮的,直把朱厚照想象成了恐怖片里的人物。

总之,待选的这些女孩带着对家乡的不舍和对未来的恐惧,因而对神秘的宫廷也就没什么太好的印象。

夏家姑娘听后也是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她不希望自己嫁给这么一个杀人如麻、心狠手辣又好色无度的纨绔之徒。

……

此时,在乾清宫内的朱厚照不知道自己被那些待选的女孩想象成了恶魔。

至少,初登帝王且才十五岁的他在宫廷里还是很受宫女们暗恋的,毕竟诺大的紫禁城,也就他一个还算是有阳刚之气的少年。

如果朱厚照愿意,他可以随时采撷占有宫人为己。

但少年戒之在色,否则非长寿之命,朱厚照为了大明也为了自个的性命,也不得不先养身。

但对于未来的皇后,他还是颇为期待的。

甚至因此他昨晚还做了一场关于皇后的梦,还在梦中做了羞羞的事,但他没看清睡梦中皇后的脸。

朱厚照饶是曾经在后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此刻,他也依旧觉得有些尴尬。

朱厚照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的确开始有第二性征了。

太后张氏最终还是把大宫女如意给了朱厚照,目的自然也很明确,在朱厚照大婚前,教教朱厚照关于男女的事。

如意倒也尽心尽力,也愿意献身为朱厚照亲授敦伦之事。

不过,朱厚照哪里用的着人教,而且这事本来就是无师自通的,为了不使自己一旦破身就难免食骨知髓而陷入进去,那样即便禁起来也是伤身的,因而便也只让如意睡在外间,并不让她给自己暖床甚至是通房。

如意每日必定比朱厚照起得早,也都在洗漱后必定来服侍朱厚照更衣。

“以后来前记得先向朕请示!没朕允准,不得擅自进来!明白吗?”朱厚照问道。

如意点了点头:“奴婢明白!”

朱厚照嗯了一声,又说道:“先洗个澡!另外,叫当值的魏彬,让王守仁再等会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