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改建豹房为大学
  • 正德大帝
  • 一夕秋月
  • 2147字
  • 2018-12-21 14:00:10

陕西巡按御吕仲和及其亲族,以及参与勾结鞑子害民一案的其他官员皆先后被押解进京。

而此时,曾经也假扮鞑子受李东阳指使屠戮村民的邵大侠也被杨一清擒获。

本来邵大侠一知道李东阳被下狱就立即躲避了起来,可无奈官府严查,且他自己也不甘心一直躲于深山老林当真正的山匪,因而当杨一清通过江湖人士联系到这邵大侠透露出自己有意愿将这邵大侠及其部众变成朝廷官兵时,这邵大侠倒也意动了。

甚至,这邵大侠还面见了杨一清:“抚台大人,不知道你为何有意帮助邵某?”

“就凭这个,李阁辅给本官的亲笔信,实不相瞒本官也想有个邵大侠这样的人将来帮本官做些本官做不到的事,如今既然朝廷查的严,通过本官的帮助让你们成为朝廷官兵无疑是最安全的,邵大侠以为如何?”

杨一清拿出了李东阳曾经给他的亲笔信,但也因此彻底说服了邵大侠。

而这邵大侠果然便带着自己所有部众来了西安府,不过这邵大侠刚一进西安城内城,杨一清便立即命令城门紧闭,早已埋伏于各处的官军从民房里冲了出来,一时箭镞如雨,铅弹肆虐,顷刻间,这邵大侠及其部众便被砍成了一堆烂泥。

而邵大侠本人也被活捉。

“杨一清,你个小人,你敢骗我,老子要杀了你!”

邵大侠被押到杨一清面前时是怒不可遏。

而杨一清倒是神色淡然地一边将李东阳的亲笔信折叠进奏疏中,一边笑得:“你这种朝廷要犯,本官怎敢留你,把你献给朝廷,倒可以洗刷掉和李东阳的关系,岂不更好?”

说着,杨一清又对一武官吩咐道:“务必小心,一定要把邵大侠安全送到京城,还有本官这封奏疏!”

……

昔日与鞑子一起戕害三原县百姓的一干官吏贼寇此时已全部归案。

朱厚照也没客气,直接吩咐道:“俗话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屠民自然与弑君亦是同罪,将吕仲和和那邵大侠亦诛十族,也算是给北方之官绅以震慑,别以为真的可以无法无天,一旦经朝廷发现与鞑子勾结还屠民害民,朝廷也不会轻饶!”

就这样,吕仲和和邵大侠等人也被处以极刑,被屠的三原县百姓此时于九泉之下也能得到安息了。

……

长达数月的弑君大案及其因此而发生的屠民大案如今算上彻底结束了。

此次大案中,受牵连的人达到上万人,已不逊于洪武时期的大案,朝野之内外为之一空,而朱厚照的帝王威严也达到小儿闻其名而止哭的地步。

不过,朱厚照依旧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很善良很仁厚的人,他并不是无情而嗜血之人。

更何况,朱厚照自己每每照镜子也看见他自己不过还是一个皮肤白皙,渐有胡茬的少年而已。

在正德元年的新年到来前夕,朱厚照主动召开了一次朝会,这一次他将帝国中央的各部堂官以及翰林院词臣以及都察院御史都召集到了乾清宫。

原因无他。

杀归杀,朱厚照还是得尽一个皇帝的职责,而且他也的确想把大明变成真正强大的帝国,而不是百年之后亡于异族之手。

朱厚照这一次开朝会明显觉得朝堂上的百官顺眼多了,因为他看得出来,现在这些朝臣对自己都是毕恭毕敬的,虽说未免有些太过小心翼翼,但总比藐视自己要好。

“虽说最近发生了弑君大案,牵连之人甚多,但这并非朕的本意,朕不过是为先帝复仇耳,为江山社稷正人伦而已,朕依旧希望诸公能与朕共同治理好大明江山,朕决意依旧秉承先帝遗志,延续弘治中兴之象,再开正德之盛世!成为千古大帝!”

朱厚照说着便把宽袖一挥,冠冕流苏随风一扬,顿时倒也呈现出帝王气度来。

“陛下有励精图治之心,大明幸甚,万民幸甚!”

内阁首辅马文升没想到自己这位皇上并没有因为先帝被弑之事而心灰意冷只顾享乐,心里也觉得十分欣慰,忙先向朱厚照行了大礼。

“陛下有励精图治之心,大明幸甚,万民幸甚!”

一时间,内阁阁臣焦芳、内阁阁臣许进以及礼部尚书张昇、户部尚书王华等皆行大礼参拜朱厚照,此时,还能留在朝堂上的虽说不上是众正盈朝,但务实且有政治抱负的大臣也不在少数,见朱厚照登基之后先除权臣再报父仇,现在还有望治天下之心,自然也都心里十分敬服与感动。

“诸爱卿能与朕同心,朕心甚慰,眼下既然奸臣已除,当重开新朝之善政,尔等可畅所欲言,朕不会怪罪尔等,非涉及弹劾诬陷进谗之言,朕不会治罪,政论只有高低对错之分,无罪过之议!”

朱厚照笑说着就站起了身,穿着衮服,虽能尽显威严,但一直端坐着的确太累,他必须得站起来走动走动,维持朝堂秩序的御史现在自然也不敢管朱厚照的举止是庄严还是随意。

马文升先站了出来:“启禀陛下,陛下欲做千古大帝,当应彰显图治天下之决心,以使天下臣民看见陛下治理天下之决心,臣建言陛下拆除豹房!”

“臣附议,当年陛下建豹房是为韬光养晦之计,如今朝中众正盈朝,天下皆只遗忠义之臣,且陛下已居于正宫,为表决心于天下,拆毁豹房无疑是收拢天下民心之举!”

内阁阁臣焦芳也附和了起来。

接着,一干大臣皆开始附议,且也都在以此试探朱厚照是不是真的要让天下大治。

朱厚照不由得笑了笑,他倒没想到自己刚表达一下想大治天下的决心,这些大臣便也真的不给面子,一来就出大招,要自己把豹房给拆了。

“尔等建议倒也有理,但朕认为豹房拆毁虽能彰显决心,但却有些暴殄天物之嫌,虽说这豹房不过是朕之别苑,但亦是耗费民力国财所建,拆之未免可惜,朕认为可作为建学之所用!”

朱厚照说着又道:“先帝被弑,昔日所谓君子视为大奸似忠之辈,朕每每想及此不得不感叹人心不古,又不得不感叹对群臣教化不够,而鞑子肆虐,百叶不兴,更是人无学习之机会所致,欲兴王化,要开德政,办学实为第一要务,因而,朕决意将豹房改建为大学,暂命为京师大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