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引
  • 苍龙破天
  • 宁城子
  • 3122字
  • 2013-12-27 23:49:41

“余乃中原散修,一生流离浪荡。北上雪域,南下南岭,东到东海之滨。西达蛮荒之地,所见之事,所遇之人,尽记此书之中。”

“南荒之森横跨在中原与南岭之间,内有蛮族。蛮族身坚力大,万年之前,雄视四方,后不知何故隐于南荒之森。”

“南荒之森的深处有蛮族部落,大小不一,大部落定建有战神殿。殿主皆为大能者!”

“遗憾未能踏足海外之地!”

海外之地?

这对沈风来说太过飘渺,他现在最渴望的能感悟到天地灵气,踏上修行之路。

沈风闲来无事时最喜欢拿出这本早已翻得书页卷缩发黄的来细心的读着。

七岁开始感悟天地灵气,但现在十五岁了,还是毫无进展,同村好友华守业,还有村中首富郭家郭永昌都已经修出灵气,踏入炼气境初期,只有自己原地踏步,毫无进展。

沈风站了起来,脸上失落之色闪现。

“守业和富二代现在都修出了气感,以气炼体,很快就会从内到外,全面提升,我所习练的蛮族炼体术在淬炼肉身方面的功效虽然不差,但我终究不是蛮族,没有蛮族血脉,蛮族炼体术不可能让我一直跟紧他们的脚步的,时间越长,与他们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灵气之感?!难道这个世间在排斥我?我这一世真的不能踏上修行之路?”

一声叹息,离开房间,走到院子中,舒展了一下手脚,收拾心情,按父亲六年前所传授的一套动作认真的练习起来。

这一套动作的姿势很不好看,但效果却是很好,沈风已经练了六年,越练身体就越强壮并明显的感到力量的增长。

灵修者,引天地灵气为己用,能人所不能!

以气炼体,刚猛勇武。以灵驱术,降魔伏妖!

正是这两句话,让沈风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坚持着,那怕坚持了这么多年连一点点的灵气之感都没有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一套动作下来,全身汗湿。沈风信步走出院子,外面风大,特别是暴风雨刚过,呼吸起来都让人觉得特别的畅快。

顺着村子中的小石路漫无目的地走着,沈风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村中的大广场上,此地是村民们用来办红白之事的场所,但更多的时候是年轻好胜者的比试之地。

沈风远远就看到华守业在与郭永昌比试。这两人都是炼气境的修为,修行境界中的基层,但这已经让两人远远胜过一般村民,甚至胜过一些普通武者。

华守业天生神力,惯用一把巨剑,挥动开来时,呼呼作响,威风凛凛。

郭永昌同样用剑,他所用之剑银白细长,宽如柳叶。

两人的对战因为动作太快,村民们看得不大清楚,只是看到两把各走极端的长剑在对抗着。一把外形巨大的幽黑巨剑,一把宽如柳叶的细长银剑,两剑的每一次对碰,都会发出‘叮’的一声清脆的响声,细长银剑在每一次的对碰中都不落下风,反而是华守业,在沈风刚看到时似乎威风八面,占尽上风,但越到后面,动作越显缓慢,郭永昌则越到后面越显得游刃有余。

“郭永昌的灵气修为似乎更高一些,手中长剑看上去也要比守业的要好,估计不是灵器也必定很接近了。”沈风看着两人的比试,心中想着,“这个富二代又想借守业来出风头?”

沈风望着郭永昌脸上哪种极为淡然的神色,心中不自觉的涌起了这些念头。他总觉得郭永昌脸上的淡然只是在掩饰着心中的骄傲。

“结束了。”两人对战了一会,郭永昌大喊一声,手中银剑急速挥出,连连攻向华守业,这一轮极为快速的攻势压得华守业不断的后退,一连后退了几步,站到广场边沿时,郭永昌之剑已经来到自己眼前几寸,郭永昌见华守业被长剑直指,没有动作时,长剑一收,背剑而立,气度不凡的回到场中。

“这个富二代还是这么有优越感。”沈风见到郭永昌又在卖弄,心中的想法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不过声音很低,一心一意在凑热闹的村民们并没有听到,但郭永昌却听到了,他毕竟是炼气境的修为了,耳目之灵,早已超越普通人许多了。横了沈风一眼,心中早已消失的感觉又升腾了起来。但横了沈风一眼后,却又有些高兴起来了。

“还是没有修出灵气?”郭永昌见沈风身上没有灵气波动,不禁暗暗自喜,嘴上却说:“沈风,看你样子还没有修出灵气,要不要我指点指点你?”

沈风听了,明白对方修出灵气后有点看不起自己了,这点小心机沈风两世为人又如何看不透?当下微微一笑,说:“好啊!你修出灵气,我还没有,我们来练一练。”

郭永昌听到沈风之言,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一个没有修出灵气的家伙真敢向自己叫板。

“好。我就指点指点你。”郭永昌指点两字故意提高了声音,他心中认为沈风不知天高地厚,没有搞清楚修出灵气与否的区别。

沈风站在了广场的左边,郭永昌则站在了右边,两人相对站立,脸色都是沉了下来。两人互不服气多年,郭永昌从小到大都习惯了高高在上,但沈风却经常对他露出一丝不屑,并称呼他为‘富二代”,郭永昌虽然不大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猜测这绝不是什么好的称呼。

这一次比试郭永昌虽然修出了灵气,但他知道沈风身体这几年变得越发的强壮,力量比华守业差不了多少,而且头脑却是极为灵活,当下不敢掉以轻心,气息运转,暗中准备着。

“开始!”华守业在一旁大喝一声,两人同时向前冲去。

郭永昌修出灵气后,有一段时间以气炼体,身体明显比以前要强上许多,以往两人对打他从不敢与沈风对拳。这一次,却是右手握拳,向着沈风一拳打出。

沈风还是跟以往一样,右手一拳击出,向着对方的拳头击去。

‘砰’的一声。

沈风倒退七八步,趔趄着差点摔倒,但终究是没有摔倒,一直退到广场边上的一颗树下才借大树依靠,停下脚步。

郭永昌见到沈风被自己一拳击得倒退数步远,还要借大树依靠才站稳,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看到了吗?这就是修出灵气和没有修出灵气的区别。光有身体而没有灵气,你这一世只能当个猎人。”说完转身离开,很有高人风范。

沈风微微一笑,心中惊叹:“灵气?果然神奇,刚才富二代的拳头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传出,估计就是所谓的灵气了吧?”

华守业这时走了过来问沈风有没有受伤,沈风摇头,表示自己并未受伤。

华守业扭头望着郭永昌的身影低声说:“如果不是郭老头有钱给他买了一些上好的药草来打下根基,这小子能这样嚣张?”

沈风笑骂一声:“你不也是吃了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果子后才修出灵气的?”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华守业摸了摸脑袋,有点不好意思的跟着笑了起来。

沈风经过这一次的比试后,又回到家中的院子中,再次修练着哪套奇怪的动作,这一次更加的认真。

沈风刚才与郭永昌的比试,有两个老者站在场边观看,其中一个就是沈风的爷爷沈烈阳。

“这么多年来,每一次迎来的都是失落,然后又能快速的收拾心情坚持着去完成蛮族的炼体之术。这一次更是被一个自己多年来都不曾服气过的小家伙一拳击退,但回来之后依然能收拾心情,继续坚持……风儿的坚韧在你我之上。”沈风的爷爷沈烈阳在自己的居室内对一个正在认真雕刻着一个木雕的老者说。“你有没有觉得风儿前几年哪种强大的气血之感在最近一年来似乎变弱了?”

一直在低头雕刻着的老者听到此话,抬起头,一笑,说:“你是想说内敛吧?!”老者说完,放下手中木雕,认真的说:“我也一直奇怪,沈风的经脉并无堵塞,为何一直不能练出气感?近两年来气血之感的内敛估计不是他有意为之,未能修炼灵气根本不可能让身上旺盛的气血内敛甚至隐藏起来。我估计这是蛮族炼体术的功劳。这样看来,似乎与你沈族传说中的哪位有点相似。估计就是这个原因,当年你才会让惜墨传他蛮族炼体术吧?”

沈族传说中的一位大能者,与沈风一样,气血旺盛,但修天地灵气毫无进展,不过在习练蛮族炼体术几年后,借助启灵丹开启灵气之感,成功踏出第一步,此后进步神速,最终修为有成,开创沈族千载辉煌,成就传奇。

“呵呵……”沈烈阳听到老者提起哪位传说中的人物,并且把沈风与之相比,心情极好,大笑起来,满脸的笑容,这情景只有眼前这老者才会见到,沈家后辈极少有机会看到此人如此的开怀大笑。

“你有几份把握?”老者问。

“八成。特别是这一年来的转变让我信心大增。我已经让老三,老四,老六去寻一颗启灵丹回来。我有没有猜错,启灵之时自有分晓。”

老者听着沈烈阳的话,没有再出声,低下头继续雕刻着手中未完成的木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