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陈桥兵变壮志消
  • 御龙乾坤行
  • 陆小庸
  • 2018字
  • 2019-10-21 12:22:56

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于陈桥驿黄袍加身发动兵变,后周年仅七岁幼主柴宗训被迫禅位,改元建隆,国号“大宋”,史称北宋。赵匡胤登基后册封柴宗训为郑王,赐丹书铁券,迁至房州,修建郑王府以示皇恩浩荡。

十三年后,房州郑王府。

时值三月,王府花园内已是百花盛开,蝶舞莺飞,一片阳春盛景。庭内也是徦山层叠陡立,曲径通幽,徦山中间一道小溪缓缓流过,溪水潺潺汇入前方清潭,溪水与山石上的青苔交辉相应。这样清新别致的园林小景,使得整个庭院既不失繁华又不失宁静,凉亭中的琴声更是衬托出府中主人的高雅脱俗。

凉亭一曲抚过,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青年男子端坐在琴台前望着远方的天空不觉陷入了沉思,俊俏的脸上愁眉紧锁,眼睛似有道不尽的忧伤。

“羽儿,在想什么呢?”一位四十左右,身着艳丽华服的中年美妇轻步穿过回廊向凉亭走来。

“母后!”青年起身对着中年美妇深深一作揖行礼,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青年的沉思,眼睛里的慌乱仅仅瞬间便消失不见,恢复如常。

突然出现的中年美妇正是郑王柴宗训的母亲周太后,即周世宗柴荣的第二任符皇后,史称小符皇后。柴宗训的亲生母亲是周太后的姐姐,虽然自己不是柴宗训的亲生母亲,但是这些年却一直与其相依为命,视如已出,无微不至的照料着姐姐的儿子。

“羽儿,天气寒凉,在外久了当心你的身体受了风寒。我命人做了些燕窝给你补补身子,快去趁热喝了吧!”周太后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近前将手里的披风轻轻的搭在其身上。

“是,羽儿让母后劳心了!”柴宗训搀扶着周太后手臂同周太后一起向内庭走去。

“羽儿,这些年你变得越发沉默寡言了,虽你不言,但我明白你心里的苦楚,也清楚你背负的国仇家恨。要知在这乱世朝代更迭不过是朝夕之事,母后只求你我二人可如今这般平淡度世,希望你可以做一个清闲自在的郑王度过一生。如此这般我也可瞑目去见先帝和姐姐了。”周太后不无伤感的说道,想起先帝和姐姐在世时的种种不禁潸然泪下。

“母后!儿臣让母后伤心了真是罪该万死!请母后责罚!儿臣日后必谨记母后教诲,侍奉母后于堂前,每日抚琴读书不为外物所累。”柴宗训惶恐的伏地而跪,看周太后如此悲痛,不觉也热泪盈眶,誓言不再为权利和仇恨所累,以宽慰周太后。

母子二人抱身痛苦过后,府中下人来报荀先生回来了,请见周太后和王爷。二人听后忙请下人请荀先生入内。

不多时,一位身长八尺,身着灰衫,透着刚毅的国字脸,长须髯的一个中年汉子步入堂内,只见来者龙行虎步,身体中散发放荡不羁的侠者风范。

入堂后,荀长风对着周太后俯身一揖:“拜见太后!”

周太后笑盈盈对着荀长风道:“荀师兄快快免礼,这几日羽儿还在不时叨念师兄何时归来呢,今日总算是把你盼来了。”

荀长风年轻时曾同与周太后和柴宗训的生母共同拜入天山派学艺,是为同门师兄妹,后来荀长风志在研习天下武学,遂征的师父天山掌门清须子首肯破门出山,遍寻天下高手对弈,历经十数载,荀长风在武学上终自成一派。后因柴宗训生母临终所托,遂收柴宗训为入室弟子。

“师父,您老人家终于回来了,当真是想煞徒儿了”柴宗训待向师父行礼过后高兴说道。

荀长风微微颔首,突然起身入前,双指成剑直取柴宗训胸前璇玑、中府二穴,柴宗训猝然受袭,忙侧身闪避,同时右手运掌成刀辟出一道凌厉掌风直取荀长风前臂太渊穴。

荀长风道一声好,不待柴宗训掌风而至,已数次变换身形,绕至柴宗训身后制住其风门穴。柴宗训顷刻身体一僵失去了反抗之力。

“不错,这些时日功夫大有长进,内力也增进不少。”荀长风解开徒弟的穴道,满意的笑道。

“多谢师父夸奖,徒儿还须勤加练习方是。”柴宗训心里更是暗道惭愧,拼尽全力竟不能接住师父一招。

其实,并非柴宗训习武不精之故,荀长风那一招已是用出七八成的力道,莫说是柴宗训这等未出江湖的小辈,换做江湖上寻常的一等好手遇此突袭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柴宗训能做到如此已是不易,故荀长风不禁对其赞叹。

“你们师徒两个见面就要考教功夫,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师兄一路鞍马劳顿,还是先去客房歇息吧。”刚刚师徒二人突然较量,让周太后惊得花容失色,虚惊过后对他们师徒二人也是无可奈何。

柴宗训正欲引荀长风去客房,未料刚刚走出便见下人来报,道有京师诏书传至。

话音刚落,便见大批京师禁军进入王府后列队分布四周,将整个王府团团围住,随后一个头戴五品冠冕,身着绿色公服,脚踏皂色官靴,宦官徐步进入王府。

面见柴宗训、周太后身子微微向前一俯行礼:“小人李福安拜见太后,郑王殿下。小的奉圣上之命前来宣读圣上旨意。”

柴宗训见来者宦官竟然如此无礼,心中虽甚为恼火,但面色仍如常一般冷静严肃,淡淡的说道:“中贵人免礼。还请中贵人先入客堂稍息片刻,待小王更衣后前来接旨。”

“殿下,陛下有命,此乃密旨只可宣读太后、郑王,还请殿下屏退左右。”李福安不疾不徐的说道。

“即是如此,中贵人在此等候便是,小王更衣后入内堂宣旨。荀先生招待几位将军入客堂奉茶”柴宗训面色一寒,拂袖离去。

李福安自是低头不敢再多言,静静站在原地等候柴宗训传令入内宣旨。荀长风便引几位禁军将领入客堂品尝歇息片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