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朝堕落,终生是魔

  • 鬼跟你说
  • 熊猫奶盖
  • 1775字
  • 2019-01-28 20:16:36

魏沐泽抓着布偶,慌张得出了房门。

却在踏出房门瞬间,耳边响起了戏曲声…魏沐泽又止不住的脚步。

走到了那戏台底下的观众席…

魏沐泽简直是哭笑不得了,这玩意是不是表演欲望特别重,老是拉着他看戏!

戏台上似乎在接上之前没结束的内容…

儒生长途跋涉,终于入京了,连日夜灯挑读,可皇天还是负了有心人,儒生名落孙山。

离乡已有四五个月,加上名落孙山了,儒生越发的想念家里的妻子,于是收拾行囊准备离京,同他一同出发的,还有一黑衫和一白衫的书生,似乎也是落榜了,三人结伴离京。

行到中途,两名书生也向儒生告别了,还剩大半的路要赶。可是那夜间,却在林间遇到强盗,那强盗不由分说的抢走了儒生身上的钱财。

路费全没了,儒生只好往最近的村子去,也是饿晕了,但是好歹找到了一个小寨子,便晕倒在寨前了。

救他的居然是那个强盗,可是那晚黑灯瞎火,儒生并没有认出来。只知救他命便是恩人,感恩戴德。

强盗原来是一个戏班头子,手底下的戏子也都是会三两下功夫的,于是占山为王,对外也只是宣称戏班子,官府自然不会注意他们。

儒生也被蒙在其中,因经常陪妻子听戏,耳濡目染之下,儒生也会得几句。

强盗头子得知后,便怂恿他上台唱几句。

于是儒生化了女伶妆,披上红戏服,便上台唱了一段…

魏沐泽总算认出来了,这儒生…就是大boss阿!

而台上,儒生的灾难才正要开始……

儒生与强盗头子相处了十几日,自觉与他交好,便告知他家里就在不远的山里,虽然偏僻,可自己是经商之人,家里也算得上腰缠万贯,问强盗头子可否愿意与他一同回去演出。

强盗头子自那日看了儒生的女装扮相,早已对儒生虎视眈眈了,本就不打算放儒生走,可这会一听,可就更开心了,人财两得,岂不妙哉?

于是吩咐手下收拾家当,随着儒生,去了他的命殇之处…

强盗一行人,与儒生回到了村内。

当晚,便暴露了真面目。

强盗头子在儒生面前强占了他的妻子,又吩咐手下封锁了村子。

鸠占鹊巢了儒生的屋子,又控制了村民。

这个小村落,就真的被与世隔绝了,强盗头子则当起了土皇帝。

儒生因为带回了强盗一行人,被村民个个唾弃,辱骂…

魏沐泽看得头皮发麻,那儒生的眼神太可怕了,恨意仿佛可以杀死人…

儒生被逼唱戏供强盗们取乐,妻子也被当玩具般任意玩弄。儒生请求村民联合起来自救,却被村民们打骂后,报给了强盗头子。

强盗头子拿儒生的妻子逼着他穿上了戏服,代替了妻子的位置……

半月后,儒生被虐至死。

戏曲戛然而止。

戏台上所有人物烟消云散。

只留下了儒生一个人,他定定的看着魏沐泽。

魏沐泽已经不知是可恨这个儒生太白目,还是可恨这个强盗太没人性了,最终受害的,却只有儒生和他妻子而已。如今对上了顾子裘的双眼,却不觉得害怕了。

顾子裘坐在戏台上,仿佛透过了魏沐泽的双眼,在看着别的什么“在下从没想过自杀,只想着能救出在下的妻子,与她道歉,再与她相伴一生,也想村民们能过回朴实的日子,而不是跟着强盗做强盗买卖……在下没有做到,亦或是说,村民们不愿做。死得太凄惨,不甘心,愿将在下之魂魄良心,献给八方神魔,只求得一个复仇机会……”

魏沐泽看到了…看到了顾子裘死后化身复仇的厉鬼,屠杀凤溪村三百多人口,只有数十个无辜的妇女孩童逃跑了。

顾子裘吸食魂魄怨气大增,终于引来一行道士。

一场恶战之后,道士也收伏不下顾子裘,只得将其封印在石像中。

不知多少年过去,凤溪村改为凤溪镇,又渐渐有了人烟。

而那尊石像,则被岁月覆盖着。

那段惨痛的传说,也被流传着。

凤溪镇后山有一座石像,是根据一名女子雕刻的,女子博学多才,待人和善。却有一个性格柔弱的相公,但女子仍旧和相公相濡以沫,恩恩爱爱。忽然有天,一行强盗把持了村子,并抢走了女子,威胁相公交出所有钱财,相公照办后,强盗却贪恋女子美貌不肯放人。相公恳求村民与他一起反抗,村民不但拒绝了,还跑去告诉了强盗。于是相公被活活打死。妻子得知后,也绝望自杀了。死后怨念化身魔物,杀尽了负她夫妻之人。上苍神仙本欲收她,得知其如此悲痛的过往,便给了她一个机遇,令她附身石像中,得有缘人可问其,“你看我是佛还是魔阿?”

答“是佛。”便可原地飞升,从此享用人间烟火。

答“是魔。”神仙便会出现,将她消灭。

顾子裘继续说着“世人总爱用传说掩盖掉肮脏的事实,而事实久而久之也会被时间掩盖。”

从来没有是佛是魔这一说,顾子裘,一朝堕落,终生是魔。

魏沐泽看着顾子裘的眼睛,渐渐陷入了迷茫……

他想着。人类这么险恶……父母双亡,毫无牵挂的他,还有活着的意义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