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不是顾非

  • 鬼跟你说
  • 熊猫奶盖
  • 1687字
  • 2019-01-28 20:14:20

魏沐泽一人走在走廊间。

寂静得只有风在吹的声音,和他的脚步声。

而小镇后山这边。

石森跟着小胖走进了一片竹林里,绕了好几次弯道后,终于找到了石像。

石像被风雨侵蚀得有些痕迹了,从人物外形体态来看,是一位衣裳繁重华丽,妙龄女子的模样。

“顾非哥就是碰到了这个石像,回去路上告诉我了,说石像问了他问题,然后出的事。”小胖站在石森身后,一副不太敢接近石像的样子。

石森将手放到石像肩膀,闭眼感受了一下。便皱着眉头放开了“这石像是死物,没有残留怨气痕迹,应该不是石像的问题。”

小胖一愣,忙说“不对,我们进了后山之后,只有顾非哥接触过这个石像,其他人都没事啊!”

石森扶了扶眼镜“唔…这个先别提,我们或许该从本质的地方猜。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后山摆有这么个石像?”

“这个…我想想……哦对!”小胖猛得拍了一下脑袋“我记起来了!镇长儿子跟我们说过的一件小镇很久以前发生过的一件事!”

外院里突然搭起来的一座大架子戏台,让魏沐泽愣住了,这什么时候搭的?是明天节目拍摄用的吗?动作太迅速了吧。

下方摆着十几把木凳,像是观众席,只不过没坐人。

忽然台上传来敲锣声,随着一声阴阳怪调的“开场了~”

魏沐泽脚不受控制的往那观众席的方向走去,然后坐下了。身体虽然不受控制,内心早已经是MMP了,再不反应过来他就是傻子了,这明显是boss放大招了啊!

台上也开始了咿咿呀呀的曲声……l

然后一个衣着斯文,面容清秀的儒生戏子出来了。

魏沐泽楞了一下,顾非怎么出来了?

台上戏子也不管下方情况,只管自己唱着曲。

随着出场的戏子越来越多,虽然魏沐泽一个字没听懂,却大概看出了意思。

大概是在说,儒生模样的男子,天生一副女儿相,无父无母,自小受尽欺负,却还是没有长歪,健康成长了,脑袋瓜还很聪明,经商成功后娶了村花当老婆,日子过得美美满满,但是儒生不愿待在穷乡僻壤守着几点家当,于是捡起了自小的梦想,拜别岳父母,向妻子辞行后,要赴京去赶考……

魏沐泽正陷入情节里,忽然嘈杂的电话铃声响起,一恍神,外院一个人都没有,工作人员都不在。他正傻愣愣的坐在走廊扶手边上,裤兜里手机一直在震动,魏沐泽连忙接了起来“森哥…”

“沐泽…”

石森那头似乎在奔跑,气息有些不稳。

“你听我说,离开那个房间,不要跟顾非待在一个房间…他已经不是顾非了!”

魏沐泽要哭,大佬,你现在说这些都太晚了好吗“森哥,你们前脚刚走,顾非就醒了。”

“嗯…我挺久没出活了,没想到被这玩意儿摆了一道,可能要点时间才能回去…”

电话那头传来小胖的惊叫声!

“森哥!你们那头什么…”

“没事沐泽,我们都没事,长话短说,你马上联系老大,告诉他这边有状况让他过去你那边。老大送你的那个布偶拿好了,顾非暂时伤不了你…”

电话忽然被挂掉了。

魏沐泽立马拨通张陵的电话!

快接吧……快接啊!

“喂?”

魏沐泽绷紧的神经终于松了一下“陵哥…”

“泽泽?”

“陵哥!是我沐泽!我们这边出事了!”魏沐泽焦急的说着

“怎么不说话呀?想我了吗?”

魏沐泽要气死“不是!陵哥!森哥那边出事了!”

“喂?信号不好吗?”

‘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张陵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说明…“顾非”已经知道他想要求救了。所以屏蔽了这边的信号。

这座小镇,从现在开始,就算与世隔绝了。

“官人…你做什么还不来?”

明明离房间不近,可是魏沐泽还是清楚得听到了声音。

冷静冷静!魏沐泽把手机放回兜里,往顾非房间的方向走。现在还没有完!刚刚森哥要他拿住布偶…

布偶挂在背包上,而背包…就在房间里!

推开房门…

顾非身上穿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金红色的女戏服,头上梳着假发,别着金钗簪花,脸上不是花花绿绿了,而且正儿八经的女伶妆…

戏服都不能说是穿着,最多算披着,香肩半露,媚眼如丝的躺在床上…

“官人……”

面瘫二十几年如魏沐泽,也架不住的脸崩了一下。

对不起了老板,他可能要牺牲自己保存了二十几年的色相了。不小心挖了你的墙角真的是抱歉!狗屁好吗!这家伙长得再好看他也是男的啊!

“官人你可算回来了…”顾非翻身下床,脚步轻盈的靠近魏沐泽。

他款款牵起魏沐泽的手,将他拉至桌边坐下“官人你且等会,奴家去端菜…”

端菜!这四面见墙的小房间,你居然还能端菜!魏沐泽看着顾非转身,忙侧头看了一下…

他的双肩包,就在床头柜子那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