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武门(门主师尊过世,武道大乱)

绍正十七年——

武道最高门府将武门传来遗讯,将武门门主武明道逝世,哀耗昭告天下,武门三界之事顿时陷入一片混沌,天地武符在老门主归天的那一刻起,便自行封印起来,只待新主诞生,方可解封。

老门主死的太过离奇,虽武明道已是不惑之年,可长期参悟武学之道,身体健壮无病无灾,更是一身正气了然,邪祟恶灵近身百步的距离便被这正义之气吓得闻风丧胆避之不及。

老门主的突然逝世在武道已掀起了轩然大波,而下一任继承人的人选至今未有传闻,武道四符久久不能够解禁,天下武道必然大乱。

武道四堂的堂主,自然为了自己师父的葬礼千里迢迢赶赴将武门祭拜吊孝,而各自心中却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吁!”一声勒马停车之令,气派的马车随即拉开了帷帐,

“曹堂主,将武堂已到。”

只见从车中之人并未急于下车,而是拉开了车窗的帘子,一张气宇轩昂,气度不凡的俊俏脸庞尽显,只见那锦缎素冠,愁眉不展却是跟这张英雄豪杰的脸完全不搭,曹云飞哀哀叹了一口气,心中更是愁云惨淡。

“终于到了,八郎你来扶我一下——”

说着,曹云飞被自己手下段八郎搀扶着下了车,一袭白衣而下,玉树临风,面若潘安,却在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坚毅和俊朗,披麻戴孝的礼数,曹云飞断然是不会怠慢半分,更是格外叮嘱自己身边的三个风云高手手下,到了此地收起来自己在驻地西疆喊打喊杀的本事,不管在此次有任何不安定的因素,都要安分守己,不可枉动。

段八郎不时翘嘴,一脸不屑道——

“堂主,你总是这样腔调合适吗?到底在你的眼里,我们哥三个在你眼里到底是多么难缠的主,是非缓急兄弟三个还是分得清楚的,这可是老门主的丧礼,即便心有诸多不满,也会忍气吞声下来的!”

曹云飞与其说是提醒身边的三个手下,实则是在针对性的提点段八郎!

自己身边的三人,各自身怀绝技,可是论其心性就属段八郎太过浮躁,一身绝技武艺傍身,虎背熊腰面目粗狂,横眉怒目宛然一个张飞在世,更是傲气十足,口无遮拦,若不是武功过人,曹云飞断然不会重用这样的莽夫之才。

段八郎嘴上说着挺好,心中各种的不服气,都知道武门聚会哪个不是要出来比划三五招式,以切磋武艺为由滋事斗殴更是家常便饭。

偏偏这段八郎又是个特别爱滋事生非的人,若是放在平日里,曹云飞不会说什么,而今非昔比,这可是自己恩师的灵堂,若是让这个一头热的混小子给搅了,自己颜面扫地是小,师父的在天之灵不得安宁为大。

更何况此时此刻的曹云飞心中疑虑颇深——毕竟自己手中的白虎符黯然失色死气沉沉,在这个节骨眼里,曹云飞不知道到底将武门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此次前来,真的滋事几大帮派打了起来,尚武堂未必会占上风。

曹云飞斜睨了一眼段八郎,心中无奈,却也懒得再多念几句,便抬头挺胸脚下稳健迈步,抬眼望去那九十九高阶的将武门府,当真是门庭若市,雪海如潮,哀嚎遍野。

曹云飞这方抬脚,不知何时现身一个体格略见瘦小的“狐狸脸”凑了上来,小声在曹云飞耳边嘟囔了几句。

“堂主,刚才我去打探了,这次老门主过世太多蹊跷在内了,现在不是我们这边的虎符没有解开封印,连修武门、精武门、和玄武门都一样,事实证明了新门主还未即位,或者是说新门主的人选还未有所定夺。”

凑上前来的狐狸脸,名叫锦瑞,别看他身材瘦小,一脸精明地痞之相,却是这天下武道中谁人不晓的飞毛腿,轻功相当了得的一顶一高手,更是曹云飞在外耳目的强手,这小道消息得来的快捷而又灵通,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近乎所有的消息已经打探的七七八八。

而后,曹云飞身后一个笔直纤长书生意气的男子走上起来,细细听过此二人之间的谈话,不是蹙眉思索片刻,便动了动嘴皮子道。

“武家有三子两女,老大武玄亮迂腐懦弱;老二武玄侯虽说聪明却是个戾气十足,太过刁滑血腥;老三武玄华,当真是人如其名华而不实浪荡公子哥,扶不起的阿斗,都说慈母都败儿,我若是老爷子的话也不知道该如何取舍,三个儿子各个不成器,这老爷子一手创立下来的基业,若是传到了这三个儿子手中,早早是要败光的——”

此人名为季无常,曹云飞身边的第一谋士,更是尚武门的智囊——

季无常可谓是诡计多端臣服极深,一脸猫相碧瞳邪魅嘴角,一手羽扇纶巾谈笑间,一副事不关己的甚高姿态,却未有几人能够看穿此人的心事半分。

“那若是瘸子挑将军,非得挑出来一人担当重任呢?季先生以为如何呢?”

曹云飞何尝不知道武家那档子关起来家门的窘事呢,只是权益利弊,老爷子已逝去,虽然自己心中悲痛异常,可是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选对了主人日后自己的帮派也要好过的多,免得被人明里暗里穿了小鞋,帮派威严受损,自己脸上自然也不好看几分。

“哎~武家的门风有时候挺怪异的,不知道到底是空穴来风的传闻,还是真有其事,说是将武令传男不传女,传嫡亲不传庶,若是非得让我选择的话,我倒是觉得武家庶女武玄月有几分英气和霸气可以担当重任。”

季无常一手忽扇,一边意味深长的嘴角微微扬起。

听到此,曹云飞眼中闪过一丝涟漪,颔首之间,嘴角轻微勾起了一丝勾勒,却以极快的速度掩饰了过去。

却在此时,有个弱弱的声音在曹云飞耳边响起——

“堂主,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刚才我还打探到了一件悚然的听闻,却是关系到您的小师妹武玄月的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锦瑞顿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听到这里,曹云飞似乎意识到了一丝不祥预感,眉宇之间微动,有些急切的喝道——

“有话直说——”

这一声冷喝而下,锦瑞瞬时打了一个寒战,战战兢兢地张口道——

“那个……那个……在老门主过世没多久,武家的妾室和庶女一同随了去,今天的灵堂之上还有他们的灵位在上……”

听到这里,曹云飞眼中浮起了一片血丝,样子也变得不再镇静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