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楚墓镇到了昂!

  • 楚墓镇
  • 王敬同
  • 4335字
  • 2022-02-16 22:13:35

“楚墓镇到了昂!楚墓镇到了昂!到站下车啦,下车啦!”女售票员看了下车外的大太阳,情绪有点焦躁。这个夏天是在不想离去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尾巴,拼命的散发着自己的热情。

“真热!”一个人说。

有人跟上一句,“是啊,这是想热死人吗?”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三十七度啊,真的要热死人啦!”

“这不是没热死嘛,再忍几天就立秋了。还是赶快回家凉快凉快吧!”

“车子走起来还好,这一停下来咋恁热啊!”车子上的乘客接连抱怨着,陆陆续续地下车了。

靠后临近的两个位子上,两个年轻的男女还坐在那里没动。

“车子等下都(就)开站里面啦,恁俩还不下车啊?”到站还不下车?女售票员好奇地看着这两个相貌出众的人,尤其那男的。

男的面孔很陌生,但却是在这小镇上少见的好看。好想凑近看清楚些,可是看到他没有表情的脸,冷冷样子让人望而却步。

他邻座的女孩二十出头的样子,女孩脸上表情除了有人凑过去给男地聊天时露过几分紧张外,一直都淡淡的。

对于别人凑过来聊天,雷启云没觉得烦,反倒是对这些人的直接感觉很好。没有应答,完全是因为王小叶地抢答,让他没话可说。

售票员巴巴地望着这个大帅哥,希望他能说句话。

一路上车上的人,虽然三三两两的在聊天。但注意力,还都悄悄的放在这对男女的身上。他们地相处模式,让人感到很奇怪。

对于别人凑过去聊天,每次都被那个女孩抢过话头回答。说得是普通话,也只是吝啬地答了几个字。

其他乘客都下车后,车厢里一下升高的温度让雷启云微微皱起了眉头,原本打算在车里等人,也热地坐不下去站了起来。

王小叶也跟着匆忙站起来,从行李架上取回自己的背包麻利地翻出一把伞递给了雷启云。

雷启云眼睛闪了闪,迟疑着还是接过伞,下车便撑开伞站在车门口等着王小叶。

“你们这是去哪儿的?有没有人接?这么热的天,要是路远就坐三轮车吧?”售票员站在车门处望着遮阳伞下的两个人热切地说:“我给恁俩找一个,绝对不会骗恁们的!”

雷启云打着伞看着王小叶有些慌乱地翻着背包,听着售票员的话转过头微微一笑说:“谢谢你,有人过来接我们。”车子载着还不想走地售票员进站。

这么大太阳,王小叶不想晒着,更不想让自己的上司给自己打伞。终于又翻出了一把伞,王小叶这才松了口气。悄悄打量着额头渗出汗水的雷启云,又从包里找出一瓶水,打开后递给雷启云。

雷启云脸上浮起几分笑意,接过水喝了一口又还给了王小叶。

王小叶赶忙接过收好放回包里。正要撑开手中的伞就听到雷启云低声说:“我们撑一把伞,让别人看到我一个大男人撑把伞站在这里——怪不好意思的。”

王小叶把松开的伞带又绑好,脸上平静无波心里却突突的紧张的不行,眼睛四处张望掩饰自己不自在的同时搜寻着先一步回来的朱副总过来了没。

“小叶,我的样子是不是很奇怪?”雷启云也在四处张望,只是没看到接自己的人。反倒是看到路边几个开三轮车的老头凑在一起,一边交头接耳的低语一边时不时地看过来。

王小叶不明白雷启云的意思,看了眼雷启云一眼说:“雷总,可能您没有穿得这么随意过才会觉得怪吧。”

两人聊了几句,燥热的空气中忽然一阵风吹来,两人顿觉凉爽不少。下一秒王小叶便闻到随风而来的酸腐的臭味儿,是不远处那个大垃圾箱散发出来的味道,看不见还不觉得有什么,看到了之后越来越觉得那味道分外刺鼻。

王小叶忍着呼吸用余光瞄向雷启云,雷启云并没有像王小叶想象中的用手捂着鼻子,一脸平静的像什么也没闻到一样站得笔直。

“你觉得我这样穿和以往有什么不同?”雷启云再次问得很认真。

王小叶紧张地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想着哪些话来形容才合适,“我觉得——您穿成这样,比正装看着容易接近些,让人觉得亲切,更显得您年轻,帅气!”

“是吗?”雷启云淡淡地问道,“那他们怎么总是看我干什么?”

王小叶也看到了那几个老人家偷偷望过来又转开的目光,老人家做得那么明显让她也很无语。只是堂堂大老板什么场面没见过还介意别人看两眼吗?心里这样想嘴上还是解释道,“可能是……他们没见过您,见您比较面生觉得好奇。”

这么热的天和自己的老板站在太阳底下,最重要地是还站在同一把伞下,这滋味真是无法形容地煎熬!只是希望老板别在问自己问题,更希望朱副总快点过来。

“等了多久了?”雷启云可能热得受不了了。

王小叶抬起手腕看看了看表,说:“有十——三分钟了。雷总,要不——我们先找个凉快的地方歇一会。我再给朱副总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在哪儿。”

雷启云望着路上来往匆匆的人和各种川流不息地电动车辆,长出一口气说:“好,我们走吧,找到地方再给玉杰打个电话。”

实在不想被人当成稀有动物看来看去,虽然也想尝尝饱受阳光是什么感觉,但今天就算了,反正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走,来日方长。“你那么久没回来,还能清楚知道哪里可以歇会儿?”

征得雷启云同意,王小叶心里也欢喜起来。一是因为不用站在这里傻晒;二是不用再被人看来看去;三若是碰到认识自己的人,再添油加醋地给自己妈学上几句,不知道要解释多久。

王小叶心情好,连带着脸上笑意也生动了几分,“从这向北直走,前面过个十字路口没多远右手边有个超市,我们可以在那里等。”

雷启云听完行走的脚步顿了下,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这个丫头是装笨还是真傻,超市里的人不是更多吗?

王小叶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接着说道:“不用担心,超市存储柜那边有椅子。那里人少,我们可以坐那边歇会儿!我先前每次回家都坐那儿等我爸来接我的。”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超市门口。

雷启云从远到近还没来得及看清已经褪色的超市名字,就听到有人喊,“二哥·!二哥!”寻声望去就看到对面人群中挤过来一个年轻男子满头汗跑过来。到了近前停在二人身前,用手抹了把汗说:“二哥,你们俩这是去哪儿?”

“我们有的是时间,你跑什么?”雷启云看着王小叶自然顺手的给朱玉杰递过纸巾面含笑意,“住的地方找好了?”虽然嘴巴在问可心里并没希望有多好的地方住,这穷乡僻壤别什么都没有就好。

“地方找好了,只是还有些东西没置备齐。不过前台的人讲最迟明天给办齐,今天老板和管事的都不在。”朱玉杰呼吸平缓了些。

“小叶,”朱玉杰望向走在雷启云另一边的王小叶,笑着说:“你这下高兴了吧!可是你别认为这是回家里了就放松自己。”

“玉杰哥,小叶妹妹这声哥不是白叫了。要不你叫个启云哥哥听听,说不准我会放你大假。”雷启云开起玩笑。

王小叶窘红了脸,吱唔着说:“哪里会,不会的,我来的时候,接到的通知就是陪雷总和朱副总出差,只是没想到会来这里。”

“好啦,从今天起,不是——是从现在起,小叶你要准备好了。没有工作日常计划,也不需要分门别类整理资料等等,先前的工作方式都先抛开。你要做地就是跟着我或者朱副总,把一天发生的事罗列成一二三四五等等,一条条地写清楚,晚上九点之前交给我就行。待遇和以前一样。工作八个小时,超时算加班,朱副总给你记考勤。你要是不明白,可以私下找朱副总了解,我相信他会很愿意给你讲清楚说明白的。”

王小叶很认真的听完雷启云的吩咐,忍不住的腹诽:还说把先前的一切抛开,说起工作还不是一脸严肃的瘆人。

“当然,”雷启云突然语气一转,似笑非笑的说:“这儿毕竟是乡间小镇,你若是觉得称呼职称多有不便,也可以像叫玉杰那样叫我二哥,或者叫我一声雷哥哥,或者启云哥都可以。”

朱玉杰看着王小叶手足无措的样子一下子笑出声来,“好啦,好啦,你别把她吓傻了,以后她要做的事多着呢。走啦,走啦,热死了,回去凉快凉快。小叶想回家看看说一声就行,不过时间不能太久。放心好了,我们这次回来,一时半会走不了。回去再和你详谈。”朱玉杰带着两人向住处走去。

雷启云进入街道看着往来不是很多的人也没有刚刚那么拥挤。街边卖东西的人脸上洋着笑意吆喝着,买东西的人挑挑捡捡地选着。这些人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太阳晒的黝黑,笑起来的样子看着很真诚。

王小叶回家的欣喜随着步入街道渐渐平息下来,又怕遇到认识的人,走着走着就变得有些小心翼翼。

朱玉杰很理解地看了王小叶几眼无声地笑了,从王小叶肩上拿下背包自己背着。

雷启云虽然并没有刻意去看朱玉杰,朱玉杰动作也没有逃开他的眼睛.

“不用走多久吧。”雷启云把伞递收了递给王小叶,“不用打伞了。”

“晒晒阳光也好,补补钙。”朱玉杰扶了扶眼睛腿,“我们这儿现在变化好大,街道向四周扩建了好多,起了许多新楼。不过主街上的房子倒没怎么变,相比起来显得有些又矮又旧。”

“你是在委婉告诉我,不要对我们临时住宿环境抱有太大的希望吗?”雷启云的声音淡淡的。

王小叶跟在雷启云身侧一边左右观望,一边听着雷总与朱副总的谈话。

“也不是那么糟糕,环境总得来说算是干净整洁,就是缺了点东西,等到老板回来说说,让他们补齐就可以了。”

三人走着走着就看到前面一处水果摊位前的人都散开了,原本摊位前围着些人在买水果。只是此时那些人都放下手中挑拣的水果或匆忙付钱后走开了,围在摊位附近的人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王小叶有些吃惊地望着水果摊位前的孕妇,挺着圆圆的大肚子,正肆意地吃着水果摊位上的葡萄。

小摊主堆起一脸的笑,拿起别人捡好的装着葡萄塑料袋,想了想咬牙又装了一大串进去递给孕妇,“这葡萄不错,你拿些尝尝!尝尝!”

“尝尝多少钱啊!”孕妇并没有去接摊主给的袋子而是在摊位上的葡萄串上这串上拿一颗,那串上揪一颗地吃着。

摊主一脸心痛还是笑着应着,“不用钱,不用钱,尝尝就尝尝哪能要恁的钱呢。拿着吧,拿着吧。再给恁添一串,再添一串。”说着又拿起一串往小袋里放。

孕妇这才有些不情不愿似得接过装满满一袋的葡萄,故作纠结地说:“老板,看恁客气地拿內(那)么多。不过你的葡萄真甜!谢谢你啦。”

老板抹了一把汗扯着笑脸应道:“不用谢谢,不用谢。恁走好,小心脚下。”

看着孕妇转身离去,摊主再看着凌乱的摊位松了一口气,但愿“送”出了一点葡萄,没得罪这个女人,不然以后的生意摊位难摆了。

“现在还有这样的事?”雷启云看着那个孕妇走到其他的摊位前,摊主争向让她“尝”自己的水果。

朱玉杰的神色有些凝重,转头看了一眼悄无声息躲在两人身后的王小叶安慰道:“不用怕,我们走。”

雷启云望着神情有些紧张的王小叶询问道:“你们认识?”

王小叶神情凝重没了先前的欢快,情绪低落地点点头并没有解释。

“先回去。”朱玉杰牵起王小叶的手在前带路。

雷启云跟着,看着朱玉杰护着王小叶的样子脸上浮起了笑意,心想要不要帮帮老四。

王小叶看着孕妇离自己越来越近就越紧张,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看见我,不要看见我。眼看着就要从那个孕妇身边过去了,却因一辆疾驰而来电动自行车紧急刹车声和一声惊呼声而吓得停下了脚。

然后就听到一个尖酸地叫骂,是那孕妇的声音,“你他妈的不长眼啊,骑内(那么)快是赶着投胎啊!看不见我站在这里?下车,我让你下车!”一边骂一边用手拍着电动车的前壳,“啪啪”作响。

这下有好戏看了!行人自觉让出了一片空地留给这个两个人。

王小叶轻轻拉拉朱玉杰的手,两人稍向人群里站些。

雷启云没管他们俩而是抱着胳膊一副看戏的样子站的最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