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云之巅

“苏丽雅,罗哲,想我凌夕颜,自问待你们不薄,”凌夕颜一身简约的白衣,拎着她那柄从不离身的凌雪剑,悠闲的站在云之巅的崖边,“没想到,你们却想要我的命,还想要我身败名裂。”

她在笑,而且笑的依旧那么潇洒,仿佛此刻她只不过是在踏青。

众人看着她,想到的却是凌仙尊以前为大陆征战四方,打退魔族妖兽的热血时候,而今,他们却要讨伐她……

一时间,崖上安静的只有呼呼的风声。

“你血口喷人!”苏丽雅微微白了脸。

“呵呵~”凌夕颜笑了起来,原本就绝丽脱俗的容颜在大笑之下染上了几分绯色,看起来更为妩媚动人。

“你当本尊是傻的吗?”

“你都已经坠入魔道了,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备受尊崇的仙尊吗?!”苏丽雅疯狂的吼道。

凌夕颜歪了歪头,“你以为,我在乎?”

“你什么意思?”罗哲脸色难看的道。

“我说啊,你们做事,也是要动脑子的,留了那么多证据,让我都不好意思对付你们俩这弱智了。”凌夕颜失望的摇头。

一叠纸张被凌夕颜从空间里取了出来,手一抖,朝着众人飘落。

众人下意识的伸手接。

没一会儿,众人的脸色跟变色盘一样的精彩。

看向苏丽雅和罗哲两人的目光瞬间变得鄙夷起来。

什么大义灭亲!这两个人还能不能更恶心一点了?!

苏丽雅抢过边上一人手里的纸张,看到之后脸黑了,“这些都是假的假的!”

“胡说,这上面的印章绝对是真的!”

“对,这些证据都是真的!”

“没想到这两个人,用凌仙尊的名义做了这么多事,还联合起来陷害凌仙尊!太过分了!”

“就是!凌仙尊真是瞎了眼才会认识你们!”

“狗男女!凌仙尊哪里对不起你们了?!”

“闭嘴闭嘴!”苏丽雅疯了似的撕碎手里的证据,“她是仙尊,你们都尊崇她,可你们知道她曾经屠戮了她自己的整个家族吗?!”

“那又如何?”凌夕颜大方的承认,“那些所谓的家人,为了我身上的秘密而要我的命,难道要我束手就擒吗?”

“凌夕颜!今天,你逃不掉的!”罗哲眼中满是疯狂。

凌夕颜扫了眼这些前来围堵她的人,冷笑了一声,“你真的觉得这些人是我的对手?”

“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走火入魔,实力早已大不如前了!”罗哲恨恨的道。

作为一个男人,追了她那么久,别说双修亲吻了,连手都没牵过,还被她斥责不像样,让他极为难堪。

“哦?你怎么知道走火入魔后会实力大跌?”凌夕颜笑了。

“我早就给施琅试过了!”罗哲也不怕这里的人会说出去,毕竟,他早就做了准备!

“原来施琅道友走火入魔伤人事件是他做的!”

“果然是你!”施琅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可惜,因为她,他才会被陷害围攻而死,是她连累了他。

“都是你,是你害死了他!”

“如果只是为了我,你又何必牵连别人!”凌夕颜自问没有对不起过他。

“只要有你在,没有人看得到我的存在!”罗哲瞪着凌夕颜,“我追了你那么多年,陪你成长,可你呢,你看到过我的存在吗?”

凌夕颜挑眉,“你是说过喜欢我,可我也说过我可能不会喜欢你,我以为我们还能做朋友,所以你们用我的名义敛财,没有伤人性命的事情,我也都睁只眼闭只眼,不然你们以为会那么顺利吗?”

罗哲脸色铁青,到头来,还是因为她!

“凌仙尊真是好心喂狗了!”

“这对狗男女真该死!”

“就是!”

“哈哈哈!”罗哲忽然笑了起来,“你们骂吧,哈哈,你们的命都在手里,奴蛊的滋味,你们这些正道人士,还没尝试过吧啊!”

“奴蛊?罗哲啊罗哲,你可真是……”凌夕颜厌恶的看了他一眼。

“凌仙尊……”众人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涣散,直到变成只听令于罗哲的傀儡。

“给我杀了她!”罗哲命令道。

“杀!”

凌夕颜看着蜂拥而来的人,浅浅的笑了笑,身影如同轻烟般,穿梭在人群里。

上千号人,瞬间倒了四分之一。

凌夕颜一步步踩着血温尤热的尸体,手中的凌雪剑毫不犹豫的收割着已经变成傀儡的修仙者的性命。

不过片刻,罗哲和苏丽雅带来的人,全数倒下,鲜血汇聚成细小的溪流往下滑落。

云之巅一时间杀戮之气冲天,天道蠢蠢欲动,天色逐渐暗沉了下来。

凌夕颜却像不知道一样,一身染了多重血色的白衣,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一步步的朝着看着她屠戮的一对渣男贱女走去。

“你别过来!”苏丽雅恐惧的尖叫,她哪里见过这样残忍的场面,就算是战场之上,她也只是在后方帮忙,从未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

“呵!”凌夕颜挥剑,剑气直接断了苏丽雅的手脚筋,反手又断了罗哲的。

“啊啊~”两人痛苦的裹在地上嚎叫。

“为什么……为什么出不去了!”罗哲整张脸都疼的扭曲了,还想爬下云之巅。

“这可是托你的福啊,你没看到这化作实质的杀气吗?”凌夕颜一脚踩上罗哲的手,笑得很是甜美,配上她沾满血迹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下,尤为可怖。

“轰隆隆……”

云层中,天雷积蓄着力量。

凌夕颜恍若未闻。

“为什么你的实力没有跌!”罗哲不相信!她的实力,反而更强大了!

“你以为我仙尊的名号是白叫的嘛?”凌夕颜笑容不变。

虽然如今她坠入了魔道,却因祸得福,反而实力更上一层楼。之于她来说,是仙是魔都无所谓,她依然是她。

“成王败寇,你给我个痛快,杀了我吧!”罗哲是怕死,但是事到如今,他不认为自己还能逃过一劫!

凌夕颜归剑入鞘,巧笑嫣然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们了?”

罗哲眼前一亮,“你真的不杀我们?”

“我何曾骗过你们?”凌夕颜踩着遍地的尸体,踏上了云之巅的最高处。

罗哲看着她的背影,眼中划过复杂之色。

凌夕颜仰着头,看着越来越近的云层,天道,天雷,呵……

“轰!”

凌夕颜眯着眼,看着远处的那对渣男贱女,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不杀,是因为觉得死太便宜他们!而等待他们的将是这个世界的无止境的唾骂和厌弃!

一场天雷,笼罩了云之巅,待到散去的时候,地上只留下了凌夕颜的凌雪剑。

从这一天起,大陆第一的女尊主,凌仙尊,便不复存在。

而罪魁祸首罗哲和苏丽雅,被世人所唾弃,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凌夕颜大大咧咧的坐在阎王殿的王座上,喝着判官递上来的茶,扫了眼战战兢兢地站在下面的十大阎王,一声不吭。

“小祖宗诶,这事儿真的不能怨我们啊!”阎罗王哭丧着脸道。

“不怨你们,怨我啊?”凌夕颜白了他一眼。

她都好心的自己死了,前来阎王殿报道,结果呢,这些家伙给她找到投胎对象,没一个能活到她长大的!

比如第一次,她才刚出生没多久,村子里便来了邪修,屠戮了整个村,她也被父母压在身下给憋死了。

第二次,是个皇室公主,出生时,天象异动,天师说她是恶鬼投胎,结果她才出生不过一日,便被活活烧死了。

第三次,好歹是活了几年,家境也殷实,结果一夜遭到山贼杀人越货,她小胳膊小腿的,在那个没有灵气的世界,根本施展不开手脚,于是,再一次光荣的赴死。

第四次,给她投了一个妖胎,结果她还没被生出来,就被一个见妖就杀的道士给把母体虐杀了,自然她也是没活成。

……

接下来的她都不想回忆了!

“整整十次了,原本想安安稳稳去投胎消去戾气,现在好了,你们是想让我把地狱搅个天翻地覆吗?”凌夕颜没好气的道。

十世横死,戾气已经压不下了,换了其他人早把这阎王殿给拆了,看她多好,都没动手。

“我们也不想啊!我们知道你不想待在阎王殿,可是我们现在也没办法了……”阎罗王都想哭了好吗!她这一身冲天的戾气,哪个能承受得了!

没看到吗,整个地狱的恶鬼都安分了,就因为她身上的戾气太重,压得地狱都变得安静了。

“我不管,你们得给我个说法!”

“他们是没办法了,不如你跟我做个交易?”这时候,一人光芒万丈的出现在阎王殿门口,一身神圣的白袍,看起来确实有几分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什么交易?说来听听?”凌夕颜一点都没有起身迎接的意思,她根本不在乎这人是谁。

即便这人长得很好看,气息莫名有些熟悉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莫名有一种很想欺负的感觉。

啧啧,她这是仙尊当惯了吧!

“我可以帮你把戾气暂时封印住,你帮我阻止一个人作乱,任务完成后,我会给你一具不伤不灭的神躯,从此以后,不会再被戾气所坑。”来人笑着诱导道。

凌夕颜瞥了他一眼,然后看向颤巍巍的十殿阎王,“我看起来很像个傻的?这么好的条件,确实很诱人,不过,我不信。”

“确实,这不是一下就能完成的任务,”白衣男一点都不生气,“难度也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本事完成了。”

“杀了他不就完事了?”凌夕颜的想法很简单粗暴,一了百了嘛!

“如果真有这么简单,我还会来找你吗?”特么谁要杀他了?!

“为什么是我?”

“因为之前派出去做任务的人无一例外都被他杀了。”还是一点都不犹豫就弄死的那种!一个世界都没能做完的那种!他本想着,不让他和这个女人再接触,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那些女人一点怜惜都没有,丝毫不手软的直接杀了!他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得杀气那么重了!他也是没办法,只能让她来了!

“那你是让我去送死了?”不可否认的,凌夕颜心动了,不为那什么神躯,而是因为有挑战性。

她的日子太无聊,当初她明明能活下去的,却因为那个世界太无趣,自己把魂魄提了出来去阎王殿报道的。

“有可能是,所以,你接受不接受?”白袍男也不否认这个可能性。

“好,我接了!”反正大不了就是多死几次而已,她都习惯了。

于是,白袍男啥都没说直接挥了挥手,凌夕颜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