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银河机神们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543字
  • 2022-05-08 21:00:00

“接下来我给你们说的事情,你们不要紧张。”

石今半卧在床上,内心有点紧张,旁边的刘晓北低头玩弄手指,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

段丞丞坐在中间的电视机下,背靠着墙,手下意识地伸进兜里,掏出两只香烟来。

“喂!那个小朋友,医院里不能抽烟!要抽出去抽……不对,未成年不准抽烟!!”

段丞丞讪讪一笑,把香烟按回香烟盒里,扇扇衣领,正襟危坐:“事情是这样的,那场火灾是火焰怪人诞生的仪式,火焰怪人寄生在刘晓北的身上,控制住刘晓北,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氛围陷入沉默中。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尽管问吧,能回答的,我会一一回答的。”

“后面的机器人……”石今身子前倾,好奇地问。

“银河战甲,我们都是这么叫它们,银河战甲比人类更早诞生,一部分人能借助特殊的途径,特殊的事物与银河战甲融为一体,成为银河机神,人类便是以此战胜怪人,驱逐怪人获得安生之地。”

石今嘴里念着这个名词,莫名地觉得熟悉,似乎很小的时候听过:“怪人和银河机神。”

“人类与自然斗争的历史悠长,与野兽相比人类天生身体孱弱,成群结伴才能得以生存,在古老的过去人类面对身形巨大,力量差距悬殊的野兽们,完全没有任何优势,人类只是万千物种中普普通通的生物,生存是人类族群中唯一的追求,依靠着动植物的血肉生存。”

“直到智慧的产生,依靠种植、制造工具、语言和文字传承,人类文明渐渐走向开辟的道路,利用身边所有的资源快速发展,从分散的部落走向聚集的王朝,愚昧的神话传说走向科技的昌明与发达。”

石今不知道为什么段丞丞,会突然说起人类的历史,这些东西翻阅历史书随便能查到,疑惑地看着他。

“这些都是历史书上写的是嘛?”段丞丞摇摇头,“远古的野兽确实强大,没有科技依靠的人类,的确难以单独战胜野兽,但就算野兽身体再增强,也不至于让擅长繁衍的人类,花费几千年走出部落时期。”

“是因为怪兽,古人们早早解决生存问题,猎杀野兽,战胜其他古人类,但永远无法走向聚集,身形巨大,力量差距悬殊的不是人类和野兽,而是怪兽。”

怪兽,怪人。

“古人依靠智慧战胜野兽,可刚刚发展的古人类们,毫无反抗怪兽的力量,传说是银河机神站出来对抗怪兽,为古人们在远古世纪获得喘息,这个机神就是石今现在你所拥有的,念机神。”

“隐藏在人类互相残杀的血肉历史之下,是一幅于怪兽爪牙下挣扎的漫长绘卷,正是因为传说中,念机神能将怪兽转化成银河机神,怪兽们才渐渐消声灭迹,历史慢慢由人类主导,逐步删去人类耻辱的时光。”

“古代怪兽的消失,替代而来的是近代的怪人,人类对怪人的认知越来越深入,慢慢总结出怪人产生的三大主要因素。”

“第一,最接近物质的所有元素;第二,人类巨大的情绪变化;第三,产生自怪人身上的怪人气息,也能使污染最严重的人类变成怪人,怪人都是失去人类记忆和智慧,只是残留着欲望和负面情绪的怪物,他们已经完全跟人类没关系了。

具备其中一条,在某些不可控的因素促成下,怪人就能有各式各样的诞生方式,当然,那种不可控的因素到底是什么,至今人类都没有查清楚。”

“怪人与银河机神一直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一直没有宣传出来,各个国家都隐瞒着这个目前不算威胁的危险,只是这次火焰怪人事件后,还想要继续藏,也藏不住了,迟早会公布银河机神和怪人的存在。”

“而我就是一名银河机神,万物战甲的驾驭者。因为之前发生过某些事情,导致我无法自己变身,只能借来其他战甲的力量完成变身;可惜,这种借来的力量,很难发挥全部实力,理所当然我败给了火焰怪人,只能被火烧,眼看着施秀受伤,看着刘晓北被火焰怪人控制,残杀同学。”

旁边传来刘晓北的啜泣声,石今看着这一幕,想说些什么安慰刘晓北,一想到自己的无能,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不是你的错,怪人们漫无目的残杀人类,一般怪人都只是按照本能行动,被怪人寄身还能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段丞丞手不自然的在嘴边晃动,似乎是没摸到什么,颓然的垂下。

“那火焰怪人呢?”刘晓北问。

“大概死了吧,被石今杀死了。”

石今不自信地指向自己:“我?”他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只记得做了场噩梦。

“你从火焰里走出来后,瞬间杀死了火焰怪人,还让刘晓北恢复原状,这让我相信传说不假。”段丞丞看向石今的眼睛,充满了欣赏和赞叹。

“什么传说?”石今心中有所猜想。

“念机神把链子拴在怪兽的脖子上,带领人类走出贫瘠之地。”

石今无法想象这股神奇的力量,就在自己手中,可欲戴皇冠必承其重,自己在那场战斗中,早已晕厥过去,怎么可能是自己做的呢?

那些都不是自己做的,石今心理清楚,但又能是谁呢?

“火焰怪人在我身体里,我能感觉到,我的头发或许跟它有关系。”沉默许久的刘晓北抬起头,正好与石今眼睛对上,眼神中诉说着恐惧,“我不知道石今到底做了什么,但我依稀记得昏睡前,石今让火焰再次收缩回我的身体里,我能感受到它,无时无刻。”

两个人都凝视着石今,似乎想要得到答案。

“我不知道……”石今说。

段丞丞长叹一口气,站起身来,郑重地说道:“总之,火焰怪人已经死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火焰怪人成为刘晓北的银河战甲,但可以肯定的是,石今,你很强大,你能单独杀死像火焰怪人这样强大的个体。”

“我的建议是,你们两个一起加入南国银河机神特种部队,在里面努力提升自己,学会掌控自己的力量,每年的七月底银河机神学校就会开始招生,集中化考核,按照排名由学校录取,等到报名那天我带你们过去,希望你们都能考入南华大学,这是最好的选择,如此强大的力量,会引来太多人窥觑,单独在外游历很危险,国家也不会放任不管。”

“南华大学?”在石今的认知中,这是所南国重点大学,出了很多社会精英,但这跟银河机神有甚么关系?

“随着银河机神觉醒的概率增加,在吃过依靠银河机神违法乱纪的苦果之后,人们已经充分认识到获得特殊力量的人群,如果思想与整个社会相背,造成的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而与怪兽战斗的过程,极其危险而训练又十分艰苦,所以从近代开始,国家就一直推进着银河机神思想教育的方针,将很多学校改变成了培养银河机神专用的学校,甚至有和普通学校混合在一起的。

因为银河机神变身的年龄基本上在十八至二十岁,所以银河机神学校只有极为稀少几所高校,和相对较多的银河机神大学,但每所学校基本上都是从原学校分出来的,其中南华大学是南国首都南市其下,最为优秀的银河机神培育大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