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醒来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911字
  • 2022-05-07 08:00:00

陌生的天花板,一块块格子胶板纵横交错,网织成密不透风的蛛网,束缚着石今,也囚禁着他的心,让他有些难以呼吸。

石今重重地长舒一口气,脑子里一片混沌,什么也想不起来,拼命去回忆,也只闪过一张张画面,除了头痛外,想不起任何完整的东西。

身体上每一处都很痛,哪怕动一动手指,石今就感觉整个手臂上,连接大脑的神经刺痛难忍。

石今有些不安,一点一点地活动脖子,缓缓向四处张望。

房间不是很大,但收拾的很干净,空气中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刺鼻的味道使石今想要咳嗽。

右手边的蓝色柜台上,放着一台复杂的仪器,仪器连接密密麻麻的线,一头插在屏幕下面,另一头在被子里,石今能感觉到,有冰凉东西,贴在胸前。

左手从上面的卡扣出,垂着一面灰白色的布帘,将脚前刺眼的阳光阻挡在外面,也将旁边的人挡住。

石今艰难的撑起身子,半坐在床上,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耗费了很长时间,坐在床上短促的呼吸,低头看见白色被子上,绣着八个字。

靖市第一人民医院。

“你醒了?”阳光照射的蓝色垂帘那边,传来疲惫的声音。

大口喘气,头晕恶心,每次呼吸石今都感觉肺已排空,干瘪成脱水的葡萄干,圆润到装满水的气球,仪器的屏幕里数字飙升,又迅速回转;石今听出这是刘晓北的声音。这次刘晓北的声音,没有疯狂的韵味,只有无尽的懊恼与仇恨,声音消散,刘晓北的恐惧,仍旧环绕在石今身边。

蓝色垂帘突然被掀开,光芒炸裂,阳光闪的眼睛刺疼,石今双手遮挡,闭上眼睛也拦不住夺眶泪水。

“你终于醒了,抬头看看我。”

石今撤走双手,眼睛一点点睁开,慢慢适应着刺目的阳光,见到阳光下晃动的人影,很高,很瘦,火红与深黑的头发交错纵横,长发垂肩,憔悴的脸庞,长直的浓黑眉毛沉重地压在眼睛上,眼前的刘晓北与印象中相去甚远。

“刘晓北,你的头发……”

“一醒过来就是这种发色,不知道为什么,而且我们已经昏睡十多天了。”刘晓北揪一揪头发,坐在石今床边。

“那场火灾,是真实发生的?”

刘晓北低着头,没有回应,等他抬起头,眼神翻涌,神情复杂。

“施秀,施秀她有没有事吗?我看见她被火人抓着,有事吗,是不是就在隔壁病房?段丞丞他是不是可以变成机器人,他救下施秀没有!”石今回忆起很多东西。

“死了啊……”

刘晓北缓缓抬起头,双手压在石今双肩上,泪流满面。

“都死了!那些学生因为我们而死,是我!是我杀死了他们!”刘晓北越说越激动,口水泪水飞溅,身子微颤,“都是因为我!是我杀死了他们!”

这个答案难以相信,石今无法接受施秀死去,还是死亡在自己眼前。

他就这么看着,看着施秀被火焰人掐住脖子,然后自己昏死过去。

他就这么看着。

我为什么这么懦弱!

溺水般的窒息感,石今感觉无法呼吸,喘息加快,身体力气被抽空,整个人瘫软在床上,蜷缩着哭泣,声音很大,动作很小。

“为什么我不死啊,刘晓北……”

石今不停的抽泣,痛哭流涕,讲话也含糊不清。

“不,你救了我们。”刘晓北说,声音已不复刚才的激动,“火焰在我身上燃烧,疼痛时刻在我身上刻印文字,我控制不了自己,那个恶魔操纵着我,烧死了所有人,那些我不认识的学生们,那些与我擦肩而过的人们,是我杀了那些学生,我杀了所有人,我亲眼看着这个恶魔,掐着施秀的脖子,我无能为力,火焰控制着我的身体,我时刻盼望着段丞丞能杀死我,他失败了,是你!”

刘晓北再次扶起石今,脸上的表情,时而痛苦,时而狂笑,石今被按得心慌,呆呆地看着刘晓北不敢乱动。

“是你!从我的火焰中走出来,挥舞着深蓝色杀死我!石今啊……”

火红的头发下,刘晓北眼睛眯成细线,鼻翼皱起一层肉浪,嘴角一路延展到耳根,弯曲出悚然的弧度,洁白的牙齿排排咬合,肆意的狂笑!

“你真强大啊!再来杀死我吧,杀死我呀!”

空气中弥漫着燃烧的味道,阳光下刘晓北的火红头发,飘起丝缕烟雾,仿佛达到燃点。

狂笑中的刘晓北,徒然按住太阳穴面容痛苦,站起来离开病床,摇摇晃晃地向后倒去,直直撞在病床上,趴在地上,大口喘息。刘晓北和石今两人互相注视着,这样诡异的场景保持了足足十多秒,就见刘晓北勉强地冲石今微笑,熟悉的感觉终于出现。

石今瞬间放松,倚靠在冰凉的墙上,就见段丞丞倚靠在门口,手里提着两包黑色塑料袋。

刘晓北收起难看的笑容,对段丞丞说:“那个家伙又出现了。”

病房外跑进来一名护士,看见狼藉的病房,大惊失色,赶忙将刘晓北搀扶到床上,冲外面大喊,备电极片,接着又进来几个护士,一顿收拾,在石今身上又贴上各种东西,摆弄着边上的各种仪器,嘴里嘟嘟囔囔着,小心身体,不要乱来之类的话。

姨妈也来了,拿着纯白色手提包,站在床边,班主任和几个比较熟的同班同学,各自拿着东西,看着他,应该是来看望他的。

没有施秀,没有见到施秀,姨妈语气颤抖的让石今不要担心,施秀好好的,只是还没醒。

在班主任,同班同学的接连慰问后,石今才真切的知道,他确实昏迷很久了。同班同学控制不住情绪,在诉说中哭了起来,平日里严厉的班主任也流下热泪,对石今的苏醒,十分开心感动。

但石今只知道,施秀还徘徊在边缘,没有醒来,因为自己的懦弱,看着施秀受这般痛苦。

距离那场火灾,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月,火势异常凶猛,从发生到化作火海,仅仅用了数秒时间,数秒里就带走了无数条鲜活的生命,科主任、高三年级组长、很多老师以及一位令人尊重的副校长。火焰没有消防部队过来救火,消防部队人手严重不足,不仅仅是南国,全世界都是如此。

这样诡异且恐怖的火焰,同一时间,在世界各个角落发生,包括但不限于小餐厅、路边摊、五星级酒店、中大型超市等需要使用明火的地方。

每场火焰的发生,几乎都是在瞬间夺走无数人的生命,在各个家庭上演悲剧,使得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伤痛之中,而那些极少数从火焰中生存下来的幸存者,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各式各样的专家站出来解释和分析,这场全世界同时发生的火灾,其科学合理之处,结果是越解释越模糊,到最后专家们也被问的满口胡言乱语,当然,网络上也不乏一些不合理的声音,说是上天的惩罚,是对人类破坏生态环境过度的惩戒,呼吁人们更加重视对生态的保护。

有部分人在网络上匿名发言,声称自己在火焰外围看到有巨大的火焰怪物活动,但很快被各式各样的言论淹没,随着幸存者们的苏醒,统一且合理的口径,火焰杀人的言论渐渐才成为主流说法。

这一说法一时间让整个世界,陷入纷纷扰扰的争论中,但好像被某种力量深深地压了下去。

病房里的石今,也很快接受了警察的盘问,得到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而这答案,早已从隔壁床,刘晓北的口中得知,没有任何的价值,因为火焰人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没有任何官方的数据,留下火焰人存在的事实。

只靠网络里流传的视频,很难鉴定是否存在艺术加工成分,尽管能剔除一部分工艺,但网络上流传各种神奇的视频混淆视听,实在难以辨别真假,而幸存者们统一的口径,从各国浏览器的热榜渐渐降温。

这个世界,还有太多伤口等待抚平,也有更多新潮的事物兴起,盖过这场诡异致命的火焰。

关于变身机器人的事情,石今对警察绝口不提,其一的太过离奇,警察未必会相信,其二是网络上早已有很多关于火焰人的视频,早已在网络上传疯,当作茶后乐谈而已。

段丞丞也让阻止了石今,在警察到来之前,就将写满“不要提银河机神”纸条,传递到石今手上;而他们之间关于银河机神的谈话,是在石今身体快要痊愈,姨妈购买午餐时开展的。

一场无关紧要的对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