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在兰秋二十一的晚上(三)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704字
  • 2022-06-26 22:42:25

网吧的休息室是一间正好放下小桌子和两张靠墙小床的狭小房间,房间前后两扇门,一道门连通网咖,一道门连通厕所。

打开门里面的一扇小床上,正好躺着一位蓄着胡须扎着辫子的大叔,拿着手机悠闲看着短视频。

“晚上好啊雷叔。”陈亚男向将眼睛卡在额头上,眯着眼睛看手机的大叔打招呼。

大叔目光离开手机,向门口的两位青年打量过去,笑眯眯地从床上下来说:“亚男小姐来我们网咖啦,这么晚来是要包宿吗?”

“没,路过一下,来看看您老。”陈亚男从悬在床上的柜子里,翻找出很多衣服认真挑选。

石今一身脏也不好坐在床上,不得已站在门边,尴尬的不知所从。

“嗨!”雷叔将额头上的眼睛戴好,看清了眼前两人的狼狈,惊讶地说,“你们这是咋弄的,这么脏。”

“这不高铁发生了事故嘛,咱两被甩出来了,万幸捡回一条命,人都被甩到林子里了。”陈亚男拿件衣服对光反复看。

雷叔听到这话一脸怀疑地问:“真的吗?”

“假的,这种话你也信,这不我哥他又要出任务嘛,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就想着提前过来这边找闫英她们玩儿,顺便找个打打零工,没想到路上下雨,骑单车摔了一跤,就这样咯。”

雷叔听完摇摇头,摘下眼镜准备出门,扫了一眼门口的石今:“哎呀,你真是,知道你喜欢骑自行车,但晚上下雨还骑自行车出来玩,干脆就在我们店休息一晚,大晚上女孩子出门不安全。”

“哎哟,雷叔你就别担心了,这么大年纪还瞎操心,明天我就回来,对了,网吧还要不要人,这个月我可就住这儿了。”陈亚男手里拿着几件亮色衣服,开始脱鞋。

“随时欢迎。”雷叔最后意味深长地看了石今一眼,从石今旁边侧身走过。

看着陈亚男口中的雷叔,石今总是隐约感觉到不舒服,也不知道是因为初初来到这种陌生的环境,还是给高铁上的事情让他有些混乱。

“还站着干嘛?赶紧找衣服,找好衣服出去找台机子,用我的身份证上网等我一下,等我好了再叫你。”陈亚男已经脱掉鞋子,露出洁白的小脚,走到石今旁边,伴随着一阵幽香,拿出一张身份证递给石今。

石今接过身份证,还没有来得及看上面的内容,就被推着出去,陈亚男顺手将门一关,被关在门外的石今愣住,看看后面的网吧又看看门,浑身很脏,石今实在是不好意思玩电脑,他担心弄脏椅子,干脆就站在角落里,看身份证上的内容。

陈亚男,XXXX年七月二十一出生,到现在粗略一算差不多二十岁,比石今大了三四岁,籍贯南国HX区未定市。

说起来,七月二十号……

石今走到一台正好在桌面的电脑后面,趁着顾客还没有打开其他界面,看了一一眼右下角时间,七月二十一号不就是明天吗?

银河机神考试每年都是七月三十一日举行,石今原本就是想提前十天参加邵阳给他安排的训练,他是要南市公安局报道的,结果蒋荔姐坐错了高铁,原计划在南市高铁站等她,结果遇上怪人袭击高铁。

石今怎么也想不到,短短不到一个半月时间,连续遭遇四次怪人袭击,现在他连自己在哪座城市都不知道,结果还跟着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陈亚男,进入了陌生的城市。

面前的顾客打开浏览器,漫无目的的翻阅着,正好被一篇新报道吸引目光,点进去里面内容讲的是最近才发生的高铁意外事件,石今看见新闻里面几个关键字眼,想要看清具体内容,顾客好像察觉到身后动静,朝背后正好看见石今逐渐凑近的身躯。

顾客被突然出现的大脸吓得耳机都掉下来,石今也感觉到自己的冒失,赔笑着脸道歉,随后自己开了一台电脑,输入陈亚男的身份证打开电脑。

一千多的余额,石今内心一阵嘀咕,他以前只是听说过有些人的网吧余额有很多,但上千的余额,他真是第一次见。

打开电脑,在浏览器里搜索高铁事故有关字样,第一条就是石今所关心的内容。

“就在七月二十号的下午,进入南市南站的高铁列车1074次列车,在西城域西城街道路段遭遇不明事故,紧急停靠在临近市中心的区域,该列车在进入城区后停下,发生不明原因爆炸,在记者媒体赶到后,得知目前伤亡情况不明,经过救援人员的疏散和救援,在幸存者口中,口径统一说是满身电流的东西,袭击了该列车,澎拜新闻继续为大家追踪报道。”

往下看去,其余就是重复的内容和一起现场图片,横穿城区的铁路,1074次列车就停留在城区中间,与城区起到缓和作用的保护栏和缓坡,都堆满高铁残骸和垃圾,还有消防队员朝着着火的高铁冲去的背影。

还有一张石今最关心的照片,消防队员努力搜索高铁内部。

石今在网上四处搜寻相关事件,但因为发生时间太短,这件事情还没有发酵开来,只有一些新闻媒体加班赶出来的不完整文章,有关事件更完整的结论和视频,还没有制作出来,估计那些新闻公司,都还在为该事件,加班加点。

而这次事件的主人公之一,石今却正坐在电脑面前,看着相关的新闻报导。

这次事件网友们的讨论,画风却不太一样,在各大新闻报社抢着新闻时,一小段视频已经在各种论坛贴吧流传开来。

石今一直想要找到这种视频,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翻遍论坛和贴吧时,终于看到一个想要看到的标题。

“我住在XC区,今天下午被一阵特别吵的巨响吵醒,醒来就在窗口拍下这样的视频,大家一定要看看,不知道多久会被封。”

点开视频,视角正站在窗口的位置,博主在窗口底下打开了摄像,镜头一直晃动什么都看不清,博主似乎很慌乱,视角上台终于稳定下来,从这个位置望去,正好是在铁路旁边的一栋楼里。

视频正好拍摄下将要停止的高铁,从高铁顶部破洞处,一团火柱冲天而出,在火焰中一道战甲身影撤出,一边是蓝色电流电光绽放,一边是火焰焚天,两道战甲身影不断碰撞,最后电流战甲绕高铁跑了半圈,将博主的楼房撞了个开花,博主也被冲击撞开,视频在一阵翻滚之后停止。

这个视频发出的贴子还不是很火,但冲快速累积的点赞数和评论数来看,会吸引更多好事网友过来围观。

“我靠,拍电影呢,这个场景设计的牛X!我还没见过那个电影从帖子里宣传。”

“电影名呢?这个钱花的肯定值,最后摔这一下是灵魂。”

“希望人没事。”

“楼上老希望人了,我倒是觉得,这个跟前几天火灾的那些视频一样,不会这个世界要大变样吧。”

石今眯起眼睛,仔细盯着这条评论,在各个国家发布声明以后,那些视频虽然没有被删,但都神奇的没有引起任何讨论,作为常年冲浪的网虫石今的视角来看,这本来就不合理,有人像这样提起话题才正常,这些东西不是想封就能封住的。

“讲不好就是一部电影哦。”

“那些燃着火的人和这个浑身烧火的战甲,不会还有关系吧。”

后面紧跟着又是几条跟帖,但还没有任何深入,就又被海量其他话题的帖子淹没,没有一个人再提前六月火灾的事情。

“哟!看新闻呢?”正专注着帖子的石今,肩膀上被湿漉漉的手一拍,衣服留下水痕,往后一看发现陈亚男已经换好衣服,用毛巾抱着头发,看着屏幕,读出里面的内容,“南市西城域发生高铁爆炸事件,这不是我们遇到的事情吗?”

石今点点头,发现洗完澡的陈亚男尽管卸下了脸上的妆,但清澈的眼睛,大气秀美的素颜依然美丽动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